飄邈神之旅 =已完成)此文章節以亂,我在重PO

瀏覽: 3455
回覆: 32
共3頁
Default sogi
發文數:385
發表時間:2008-08-09 08:42:00
飄邈神之旅 作者:百世經綸 (已完成)
縹緲(續)

續蕭大未完之旅程……

也許你會看到中華的延續也許你會看到不同的文明也許你會看到誘人的炫寶也許你滬看到神人的遺跡也許你會看到各種文化的延伸也許你會看到從未見過的異獸不用奇怪這就是縹緲(續)

告廣大書友:本書和蕭大的更新一樣,一個月一大集,本人文筆遠不及蕭大,劣者一定努力學習認真改進。每個月月初更新,如果有新稿,就會馬上發出,本作決不當太監,希望各位大大支持(第一集字數少了點,看下大家能接受不。如果大家都支持,第二集一定三萬字以上)。

百世經綸


第一集神人初境

第一章憶緣星

一道流光過後,李強瞬移來到了修真者遷移到的原界星球上,李強忽然打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剛才走得太急,居然忘了問慧蘅宮的所在地。」

雖然李強在原界是無所不能的,但是找一個不熟悉的人還是很麻煩的,化身千萬雖然是個尋找的好辦法,但是李強覺得沒必要。

李強有點後悔沒帶趙豪,納善他們來,省得這麼麻煩,但是想到這是自己的私人問題,應該自己來解決比較好。

李強落在這顆新型的修真星球上,這顆星球有個好聽的名字叫做憶緣星,為了懷念以前的封緣星而取的,離帕本他們的科技修真星球很近。

李強落在地面,天上飛劍的光華四處閃耀,李強有一種重返封緣星的感覺,整個星球崇山峻嶺,很少有平地,這裡如果不會飛行,那肯定要把人累死,當然也有少數的凡人居住在這裡,而且這裡的凡人世界顯得相當不錯,修真者和凡人的關係似乎很融洽,沒有出現侵犯的問題,凡人對天上飛的修真者已經習以為常了,林立的商舖,寬闊的街道,隨時也會有修真者飛下來買東西。

現在的憶緣星只有五大門派,因為李強幫助古劍院和重玄派找了更好的地方,所以沒有在一個星球上。但是門派排名已經把重玄派和古劍院分別名列第一、第二,不用說大家都知道,都是混世魔王的影響和聲望。現在的李強在修真界就像神一樣被人崇拜。他已經被列為一段傳奇,沒有人能超越的傳奇。

慧蘅宮現在僅次於前面的兩大門派,排在第三的位置,聖城的現在依然處在超然的地位,也許是大家已經習慣,再加上上次乾善庸對封緣星的保護,贏得了修真者的尊敬。

看見憶緣星的繁榮,李強心裡十分欣慰,勞師動眾地把大家遷移到原界來修煉,都是為了給大家更好的環境,看見現在大家安居樂業,自己非常的滿意。

李強也同時感到自己的擔子更重了,這些人的安全和幸福都落在自己的肩上。

「請問慧蘅宮在哪兒?」李強飛在空中,攔住了一個年輕的修真者。

第二章宏杉

年輕的修真者踏著飛劍仔細打量著李強,樸實的穿著,俊朗的外貌,深邃的眼神,似乎隱藏著巨大的神通。由於李強隱藏了自己的外貌和氣息,這位修真者什麼都沒看出來。

李強知道這位修真者在打量他,他倒是一眼就認出了這是位分神中期的修真者,頭髮盤在頭上,夾著發,濃眉大眼,臉上輪廓分明,有點像家鄉的滿族人,從表面上看來是一個性格溫和的人。他腳上踏了一把火性的飛劍,品質還不錯。現在能讓李強說不錯的東西太少了,他如果說可以,那在修真界就算得上是寶器級了。

「慧蘅宮就在這裡不遠的五嶽山了,我帶你去吧。」年輕的修真者說道。

「哦,那就麻煩兄台帶路了。」李強說道。其實李強想馬上瞬移過去的,但是他來到憶緣星後看見這裡的一切,心情大好,想慢慢的走走,看下周圍的風景。再說這個修真者給自己一種親切的感覺,具體那點自己也說不上來。

「晚輩不敢。」年輕的修真者客氣道,因為修真者都是達者為先,他看不出李強的修為,所以自稱晚輩,就像當初的趙豪一樣。

李強頜首,微微笑了一下,兩人就朝慧蘅宮的方向飛去。

一路上李強瞭解到年輕的修真者名叫宏杉,是一個家傳的修真者,恰巧他的雙修妻子正是慧蘅宮的弟子,宏杉以為李強要去找雙修的人,不斷的提醒李強雙修要自損百年功力的。

其實李強一路上一直在想怎麼處理和雲鈺的關係,雙修嗎?又覺得自己不合適,不可能自己上哪兒都要帶這個女人,不大方面,再說以自己現在的情況根本不可能雙修;如果自己只是去還個人情,又覺得愧疚。如果一直帶著愧疚修行,那以後就別想有寸進。當初雲鈺救自己的感覺還依然在心。

宏杉在路上一直沒閒著,對李強一直問這問那,修真經驗、煉器經驗,李強對這個人的感覺特別好,就給他講述了一些修真的功法、經驗。宏杉挺得如癡如醉,他覺得從修真一來就沒有聽過這麼精闢的理論,李強的閱歷更是他自己沒辦法比的,於是問得更起勁了。

第三章慧蘅宮

來到慧蘅宮門前,李強頓然眼前一亮,忽然記起了當時有人對他說要看金碧輝煌就去慧蘅宮,今日一見果然如此。

慧蘅宮坐落在五嶽山的山頂上,這裡靈氣聚集,山下有兩條靈脈,李強見了也不住稱好,這是憶緣星少有的福地之一,地勢險峻,幅員廣闊,群山圍繞,一切都生機盎然。

慧蘅宮的建築一切以金色為主,建勢雄偉但又不缺風雅別緻,李強感覺就像以前家鄉的皇宮一樣,金色的柱子林立,上面鳳凰匝繞,栩栩如生,陽光射下給人刺目的感覺。宮殿從山下一直到山上,連綿而上,極其奢華。

李強暗自想到:「如果不是雙修的關係,慧衡宮一定沒有現在得地位,太講究物質的修真者是很難突破的。」

慧蘅宮從裡到外有三層禁制,李強倒無所謂禁制,現在修真者的禁制在他面前猶如兒戲,但是這裡畢竟是女修真者地方,作為男性,李強還是知道不能隨便闖入的。

門口站著的兩位小姑娘有元嬰期的水平。她們看見李強兩人後,跑上前來行李道:「參見宏師兄。」

宏杉連忙說:「各位師妹,不用客氣。」來慧蘅宮的男性雙修這都是以師兄相稱。

李強笑道:「看不出來,宏兄在慧蘅宮人緣挺好的嘛。」

兩位小姑娘吱吱喳喳說道:「宏師兄對人特好,經常和我們聊天,教我們修真,雯姐姐對我們也好。」

宏杉滿臉通紅:「前輩你就別取笑我了。」

李強哈哈大笑,心裡想到「又是一個老實人。」

兩位姑娘這才反應過來,連忙對李強行禮道:「請問前輩是?」由於慧蘅宮的男性都是來雙修的,而雙修的男性修真者都是十分厲害的人,所以她們對李強特別客氣。

李強微笑著說道:「請姑娘幫在下向宮主通報一聲,就說有故人來訪。」說著,李強拿出兩顆歸元丹放在她們手中。

現在離李強煉丹已經過了快千年,年輕的弟子根本不認識歸元丹,但看李強氣度不凡,於是飛上去通報去了。

過了一會兒,慧蘅宮山門大開,兩邊站滿了慧蘅宮的弟子,剛才去通報的小姑娘氣喘吁吁地跑下來,臉上紅彤彤的,兩隻大眼睛崇拜地看著李強。

葉風鈴領著弟子們來到山門外,葉風鈴用很複雜的眼神看著李強,愛恨交織的情感立馬湧現出來。

李強看著葉風鈴帶著鳳冠,一件金色的鳳袍包裹著動人的身軀,衣著華麗,外貌依然那麼美麗,歲月的流逝只是給她更增添了幾分成熟的丰韻,再也不是以前的小鈴兒了。

宏杉心裡驚異著李強的身份,能讓全宮弟子迎接的是什麼人有這麼高的聲望和身份。

李強凝視著葉風鈴,曬笑了一聲,說道:「鈴兒,別來無恙吧?」

第四章雲鈺

葉風鈴身體微顫了一下,現在她畢竟是一宮之主,有了一定的定力,不再像以前那樣蠻橫。

葉風鈴聽到李強叫她鈴兒的時候就知道李強沒有變,還是以前的李強,笑說道:「虧你還有點良心,還記得我們姐妹。」

李強連忙嬉笑道:「小弟不敢,我怎麼會忘了當日拍桌子,打凳子,吃蘋果的小鈴兒呢?」

葉風鈴氣得滿臉通紅,後面的小姑娘們一個個笑出聲來,但又怕宮主訓斥,只好再使勁憋著。宏杉也屬於宮裡的人,把臉朝向一邊,嘴裡鼓著氣,他從來沒見過平日嚴肅的宮主被人調笑。

葉風鈴訓斥道:「你們笑什麼?還不參見前輩。」

女弟子們一齊施禮道:「參見混世魔王前輩。」接著嘻嘻哈哈笑成一片。

李強苦笑一下,心想:「這個混世魔王的稱號自己是帶定了,自己當時只是隨口說說而已,沒想到倒出名了。

李強叫起這些女弟子,從身上拿出許多法寶和飛劍送給她們,看著姑娘們崇拜的目光,李強暗自叫苦,看來這地方以後少來為妙。

葉風鈴領著李強來到慧蘅宮的後山禁地,對李強說道:「你進去吧,雲師妹在裡面等你。」

李強穿過禁制對直朝裡走去,葉風鈴看著李強的背影,眼裡的李強漸漸模糊起來,輕輕說了一句:「祝你們幸福。」

李強腳步緩了一下,又繼續向前,他心裡清楚葉風鈴對自己的感情,但是一個雲鈺現在他都處理不好,又哪有心思經營更多的感情。

現在李強的心裡極其複雜,強烈的情緒波動使體內的神奕力劇烈的波動,現在在的狀態相當的危險。

李強來到雲鈺的所在地,一個諾大的蓮花湖,遠處樹木林立,湖裡魚兒戲水,蓮花朵朵盛開,顯示著它的聖潔,湖中央屹立著一個小書亭,雲鈺站在亭裡,朦朧的背影,顯示著人與亭的孤單,簫音飛起,似有似無,與四周的景物互相融合,令人耳迷神蕩的動人簫音仿似在九天處翩翩而起。

李強差點忍不住衝上去,簫音驟然而止,雲鈺幽怨的眼光朝他看來,曾經思念的聲音又傳來:「你來了。」

李強來到雲鈺的身旁,之前的想法煙消雲散,輕輕的說了一聲:「鈺兒。」

李強本來對女人就有點感冒,沒修真時,他女朋友出賣了他,令他對女人一度站在了對立面,不敢再投入。

雲鈺上穿淡紫色的經羅長襖,香肩搭著色澤素雅的披肩,下配杏黃色的綾羅裙子,秀外慧中的面容透出憂鬱神情,李強呆呆的望著雲鈺,愧疚的心情上湧,如此美麗、純潔的女孩子等了無數的歲月就是為了自己。

雲鈺臉上羞得通紅,用細若蚊吶的聲音說了一句:「呆子,你……你在看什麼?」自從上次救李強回來後,雲鈺就一直沒和其他外界聯繫過,閉關潛修,再加上天資純陰,所以進境比葉風鈴快得多,現在葉風鈴才到合體初期,而她自己已快要渡劫了。

第五章 大寂滅。神之力

這一句「呆子」叫得李強心神一震,李強盤腿坐下,嘴裡嘮叨著:「呆子?呆……」望著平靜的湖面,聖潔的蓮花,一句無意間情感激發的話,讓他頓然進入了第二次的無意識的修煉。第一次是在心煉閣,傅山走的時候。

佛宗的大寂滅境界再一次的發生了。

其實李強這次來一直處於患得患失之間,他不知道怎麼處理自己和雲鈺之間的問題。得失之間,感情的歷練,愧疚的心理使他進入了可遇而不可求的大寂滅。

雲鈺在一旁驚得張大了粉紅色的小嘴,她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唯一肯定的是李強進入了某種境界,雲鈺這時是哭笑不得,本來請李強來幫自己渡劫,他自己卻修煉起來了。

為了心上人的安全,她布下了一個小小的禁制,而她就守在旁邊,靜靜地看著自己曾經魂牽夢縈的人。

不得不說李強每次的運氣實在很好,遇到這種情況的時候,每次都不會有人打擾,在這種情況下,就是一個普通人也可以讓他自爆,連入魔的機會也沒有。

慢慢地,無數輪金色的光芒從他身上升起,整個蓮花湖被照耀得一片通明,所有的建築都像鍍了一層金膜般閃閃發光。與上次不同的是,天上飄來五彩霞雲,竟然是天兆,滿天的五彩霞雲,雲內滾動著五彩的流光,飛到了李強的頭頂。

與李強修神開始的天兆不同的是,這次的天兆似乎蘊含著天地間最神秘的力量,五彩的霹靂劈在李強的身上,雲鈺早已承受不了如此巨大的壓力,飛到了山外,轟轟的雷聲和五彩祥雲驚動了整個憶緣星,乃至原界、仙界和修真界。

「他成功了?」這句話同時被三個驚覺的人說出。

慧蘅宮的禁制瞬間就崩潰了。五彩的霹靂和金色的光芒掩進李強體內,他的身影變得無限高大,時隱時現,經過無數次的閃現,李強依舊凝視著蓮花湖畔,彷彿周圍的一切都與他無關。

李強體內的神奕力已經不受限制的膨脹,幾乎要撐爆他的身體,但同時又有一股力量衝擊著神奕力,一種陌生的力量,李強從未沒有接觸過的力量。

當神奕力膨脹到頂點時,李強向天長嘯一聲,身上的衣物全部爆開,連小火精和衍咒神甲也飛了出去,依附在李強身上的九天神甲被炸得四分五裂。

良久,李強終於醒了過來,身體不再有一絲神奕力得表現,流動體內得是一種未知得神秘力量,黑乎乎的力量,金黃色的神眼也消失了,現在是一雙漆黑的眼睛,不能說是黑而是暗。

李強現在的境界連自己也無法解釋,因為誰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境界,李強現在也管不了那麼多,空中盤腿細細體悟著。

第六章神人初境

李強並不知道自己給這個星球帶來了多大的影響,他也不知道給外面帶來什麼樣的震撼。

慧蘅宮外已經人山人海,憶緣星的修真者幾乎都到了這裡,飛劍的光芒掩蓋了陽光的光芒照耀著整座五嶽山,剛才的金光和祥雲引來了這些修真者。剛才李強的嘯聲震倒了一片出竅期以下的修真者,還受了一點小傷。但是聽說是混世魔王李強在裡面,大家又嘩然,都想看一下這位傳奇人物的風采。

李強這次其實是真正的死裡逃生,在大寂滅裡渡神劫,可能他是第一人了,而且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那種,也是一種巧合。李強在修真時又和佛宗有極深的淵源,而這兩派平時又互補相干,而些有些敵對意識。所以幾乎沒人能在這種狀態下渡劫。

在大寂滅中渡神劫本來是必死無疑的,因為連用法寶防禦的意識都沒有,而恰好李強有大天兆的幫助,神劫還沒有降臨的時候他已經過了,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跡。

可憐的小鈺兒被這一切都嚇呆了,她趕緊飛往李強的身邊。李強感覺到鈺兒的氣息,站了起來,雲鈺一下子撲到了李強的懷裡,哭打著李強,說道:「呆子,我以為永遠也見不到你了,是我害了你。555555~~~」李強盡情地感受著雲鈺地真情流露。

在剛才李強渡劫地時候,他想通了一個道理,其實捨與得之間是統一的,有捨才有得,有得才有捨,捨得兩個字李強早就明白,只是以前在這個問題上太過執著。為什麼一定不要在一起?神就要絕情嗎?在一起就一定要雙修嗎?像傅大哥和花大姐,他們互相愛著對方,但不一定要雙修,只要心裡有對方就好。

感情也是修煉的課程,要想成為神人,就要通過自身和對周圍事務的共同感悟。修真講究人與自然,但現在的修真者對自然的感悟太多,本身的精神感悟太少。

李強終於明白天姑、青帝和博聚上人為什麼一直不能突破最後的境界,因為他們根本不可能經歷這些事物,在他們無盡的歲月中只會閉關修煉,無盡的修煉只會讓人的感情淡薄,對最後的修煉一點感悟不到,他們缺少了修煉中最關鍵的一環——對情的領悟。

李強參悟了「紅塵輪火煉白蓮」的境界,這是他飛快提升的主要原因。

李強擁著雲鈺的同時看見遠處的葉風鈴含淚望著自己,李強朝葉風鈴微笑了一下,葉風鈴看著李強,遠遠走開了。

雲鈺放開了李強,突然發出了90分貝的尖叫聲,李強看了一下自己,才發現身上空無一物,馬上幻化出一套衣服。慧蘅宮的姑娘們急急忙忙飛了進來:「雲師伯,出什麼事了?」

雲鈺的臉羞得通紅,連忙說道:「沒事,沒……事……」身體轉過去擋住了李強的身體。

這樣的小動作,令李強感觸頗多,覺得當時的選擇是正確的。李強對姑娘們說道:「沒什麼事,請你們宮主來一下。」現在慧蘅宮的弟子對李強崇拜得無以復加,剛才李強身上出現的情況已經超出了她們的認知,那不是修真者能夠做到的。

葉風鈴飛過來,劈頭就說道:「師弟,你終於想起你師姐我了!」李強笑道:「我怎麼也不能忘了我們的鈴兒吧?」

葉風鈴的神情忽然黯淡下去。

李強見情況不對,馬上轉移話題說道:「鈴兒,不好意思,把你們慧蘅宮的仙境弄成了這樣。」

葉風鈴緩緩地說道:「沒關係,你賠就是了。」

李強笑道:「沒問題,鈴兒要我怎麼賠呢?」

李強話還沒說完,天色忽然暗了下來,黑色的雲朵從天邊飄了過來,李強連忙叫雲鈺和葉風鈴過來,揮手布下了一道禁制,包圍著兩人。

雲鈺的天劫來了。

第七章天劫

李強從未經歷過修真者的天劫,上幾次渡劫一次是散仙,一次是修煉七集丹,還有就是在幻神殿裡的那次不知是否的神劫。

黑色的煞雲滾來,一道道漆黑的波紋在雲層裡遊走。

一道道霹靂從天而降,轟然砸在禁制上,霹靂的光芒照亮了整個天空,但他對李強的神之禁制構成不了任何威脅。

雲鈺坐在禁制的中間,雖然天劫傷害不了她,這天地之威仍然驚得她冷汗淋漓。

李強正暗自納悶,雖然自己似乎已經突破了九神天的境界,但是隨手的止禁制不可能強到天劫都打不動分毫。。

原來在李強突破九神天之時,李強的神弈力和大天兆的威力一部分注入了地底,剛才的時間太匆忙,沒有感覺到,現在才發覺周圍的靈氣逼人,而且都隱隱蘊含著神弈力,連坑周圍的樹木都長高了一米。想不到李強這無意之舉成就了將來造福修真界的渡劫聖地。

李強暗自驚歎著神的威能。

緊湊的霹靂不斷的落下,衝擊著禁制,但是霹靂落到一半就變瘦了一圈。

忽然四周的空氣發生了變化,李強喊到:「小心,這是無形煞魔!」他立即祭出金蓮寶座,放在雲鈺的腳底,以求萬無一失。其實他的擔心是多餘的,無形煞魔絕大多數都被漫布在這裡的神奕力擋在了外面,極少數衝近來也根本進不了他布的神之禁制。

李強看見天劫對雲鈺產生不了威脅,就放下心來觀察劫雲。他突然想到上次和羅天上仙德琉衡的比試中,自己也能召喚劫雲。

李強拿起落在地上的九衍鎏,運起神之力(李強對新能力的稱呼)發出對九衍鎏新領悟到的──────形變。

李強在閉關期間對九衍鎏和神陣以及禁制都有了質的飛昇,特別是九衍鎏,應用已經相當嫻熟,對神器的認識又有所提高。

九衍鎏在神之力的注入後,化身為暗色的金甲戰神,衝向劫雲。形變的金甲戰神和以前音攻幻化的金甲戰神有著本質的區別,一個是神器本身,一個是神器的媒介,不知道強了多少倍。

暗色的金甲戰神並沒有打散劫雲的意識,而是直接朝劫雲衝去,李強楞在哪兒傻傻的看著,和他預計的完全不一樣。

暗色的金甲戰神穿過劫雲,陽光照射下來,劫雲消失得無影無蹤。

「吞噬!!!」李強陷入了沉思,神之力帶來的震撼,超出了李強的認知。

李強聯想到了神罰之眼,幻神殿的總樞紐的神眼。難道幻神殿是由一個有莫大神通的神人留下的?如此大的手筆令人震驚,留下幻神殿的用意又何在呢?用神之力為陣眼布下幻神殿,這個神人的功力無人能比。

傳說的小強 於 2015-05-25 08:41:29 修改文章內容


商業贊助
發文數:1
發表時間:2020-09-29 01:08:25
Default sogi
發文數:385
發表時間:2008-08-09 10:25:00
第二集旅程起點

第一章預感

傅山笑著對李強說道:「有貴客來了,我特地等你出來。」

李強幾乎不假思索的接道:「是我的師尊,師伯和師姑吧。」

傅山詫異的看著李強道:「每次見到你都有不同的感覺,剛剛分開沒多久,你給我的感覺又不一樣了,你的神通越來越大了!」

其實這對李強來說並不難猜,現在對李強來說能稱貴客的少之又少,而且是傅山親自前來告訴他,說明肯定和仙界的人有關係,那除了那幾個老傢伙,還有誰跟自己有關係呢?更重要的是李強幾乎沒想過,而是一種直覺就直接說了出來,使傅山不得不佩服。

傅山心裡清楚,由自己帶出來的這個小兄弟,已經超過自己太多,地位也幾乎無人能比,連仙界至尊青帝都親自來找他,這和以前被動的收徒又不同,心裡感到無比的欣慰。

傅山感慨的說道:「收你做兄弟是我這輩子最大的驕傲,我傅山能有你這樣的兄弟,夠了!你究竟能夠達到什麼樣的境界真是讓人期待啊~~~。」

傅山接著仰天長笑起來,顫動的雙肩,臉頰上流下了兩行欣慰的淚水。此時的傅山看著李強,心中就像看這自己有出息的兒子一樣,心裡充滿了感慨。傅山也暗自好笑,自己從修真好像就沒有流過淚,沒想到今天還會流淚。

李強心裡已經是波濤洶湧,傅山的情緒感染了他,看著就像自己父親一樣的傅山,從修真到現在的回憶一幕幕的展現。可以說沒有傅山就沒有李強,他已是李強心中最重要的人了。

傅山握著李強的雙肩,笑著說道:「看我們兩人在這裡說什麼,又不是生離死別,過去吧,他們都在等你。」說完,傅山轉過身,向外走去。

李強眼眶濕潤的點了點頭,望著傅山的向外走的背影,心裡湧現出強烈的不安,神之心出現異常的跳動。李強還未反應過來,這種感覺馬上又消失了。

李強心裡一緊:「難道傅大哥會有危險?」上次侯老哥的情況又出現在李強腦海裡,上次若不是自己及時趕到,可能現在侯大哥早就遭逢不測了,自己趕到了都被打了個重傷。

李強現在對這種直覺深信不疑,他立即盤腿坐下,仔細的推算起來。雖然天姑以前教過他推算的方法,但是李強從沒試過,為了傅大哥只有冒險一試了。

李強閉上雙眼,盤膝而坐,雙手不停的掐動著神訣,手似蓮花,變換無方。隨著神訣的不斷變換,李強的身上升起一輪暗色的金光,圍繞著他。他掐動神訣的手越來越快,彷彿千手觀音似的在不停的舞動,到了最後已經看不清楚手,只覺得一朵暗金色的蓮花在不停的閃動。神之心在劇烈跳動著。

突然,一切都停止了,李強緩緩的睜開了雙眼,剎那間,李強的眼睛裡彷彿看見了過去與未來。

李強輕輕的歎息了一聲,雖然推算到了大概的時間、地點,但是具體的人和事物都無法算到,只知道三百年後在原界,傅大哥要遇到相當大的危險,其他的什麼就無從知曉了。

「可能是我功力不夠,看來神也是有局限的。」李強暗自想到,而且他還發現不能推算自己,看來等會有很多問題要向三個老傢伙請示。

李強在地上調息了一會,因為這種推算對本人的功力和精神力量消耗相大。

李強來到大殿,感覺氣氛還真熱鬧,除了慧衡宮的人,四周都站滿了熟人:乾善庸、黛南楓御、天真、魅兒、靈百慧、傅山、花媚娘、侯霹淨、俞鴻、趙豪、納善。

李強問道:「怎麼都過來了?」李強這句話問得很白癡,青帝,天姑既然來了那乾善庸肯定要來,黛南楓御和傅山,侯霹淨,俞鴻都是仙界的仙人,也要來。花媚娘是跟著傅山的,天真就更不用說了,博聚上人來了肯定少不了他,魅兒和靈百慧是來看李強的,由於以前的恩怨靈百慧本來不想來,是被魅兒硬拖來的。莫懷遠和琦君煞要忙著修煉就沒來,赤明受了李強的刺激,不知道跑哪兒潛修去了。

眾人聽到這句話大家都笑了起來,俞鴻走過來拍了拍李強的腦袋,笑道:「老弟你是修煉修糊塗了吧,哈哈~」

李強這才反映過來,一一和眾人打著招呼,看見靈百慧和慧衡宮的人僵持著,微笑著說道:「靈兒,你是慧衡宮的前輩了,有那麼大的仇恨嗎?」靈百慧見李強說話,就站在了一邊。

魅兒乖巧的跑過來對李強說:「才沒有呢?哥哥,靈兒姐姐不是那麼小氣的人。」

捏了捏魅兒的鼻子,李強笑了起來。黛南楓御走了過來笑著給李強說:「小子,聽說你的鈺兒渡劫了,怎麼不帶出來讓我們看看啊?」

李強的臉馬上熱了起來,說道:「仙子又開始調笑小子了。」說著拉過了雲鈺給大家介紹了一遍,魅兒跑過來,抱住雲鈺,甜甜的小嘴說道:「姐姐好漂亮啊,哥哥都沒給人家提起過有個這麼漂亮的姐姐。」

魅兒的親和力真是非凡,雲鈺抱著魅兒說道:「你也很漂亮啊!」

各位前輩都拿出了法寶送給雲鈺,雲鈺一一答謝著。

李強暗自笑道:「自己最擅長的法寶攻勢,看來大家都學會了。」

李強永遠搞不懂女人,才一會兒的工夫,雲鈺、葉風鈴、魅兒、花媚娘和黛南楓御都打成了一片,在魅兒的調解下,靈百慧也加入了其中。

天真一直看著李強,從李強離開到現在,又有了新的不同,天真一直沒懂李強到底是怎麼修煉的,簡直不是人,他衝到李強跟前堆著笑臉說道:「老弟,你媳婦兒也娶了,劫也過了,該跟我去幻神殿了吧!」

李強被天真的話弄得哭笑不得,大聲道:「不行!」

天真立馬哭了起來:「我好可……」沒喊完就被李強如有實質的目光嚇住了,現在李強的實力已經遠遠超過他,他再也不敢像以前那樣肆無忌憚了。

納善捂著嘴,憋紅了臉沒敢笑出來,心裡邊想著:「你也有今天,哈哈~~~~」

李強也沒太過分,立即對天真說道:「你不用急,等我再處理幾件事會來找你去幻神殿的。」天真自己走到一邊去慢慢計劃再次去幻神殿了。

納善走了出來,說道:「老大你找了個這麼漂亮的媳婦,我老納也要!」

李強笑著飛起一腳,把納善踢掛在了外面的樹上,說道:「我是專門來找媳婦的嗎?」

納善嘿嘿的笑著,從樹上爬了下來。葉風鈴從旁邊走過來說道:「如果你想雙修,慧衡宮的姑娘你隨便選。」

納善連忙後退道:「我是開玩笑的,我老納最怕的就是女人。」

哄堂大笑以後,傅山從身後走上來,在李強耳邊說道:「青帝他們就在後面等你,這裡沒事了,你快去。」

李強笑著點了點頭,瞬移到了天姑他們面前。

李強還沒站穩就聽見天姑的聲音:「李強,我們還是朋友嗎?」

第二章長談

李強立馬接道:「師姑怎麼會說這種話?」

李強頓了頓,又說道:「無論什麼時候你都是小子心中最漂亮的師姑啊~~」

李強在天姑面前從來就沒老實過。

天姑笑面如花,說道:「境界不同就是不一樣了,連師姑的玩笑你也敢開了。」

天姑轉過身去對青帝點了點頭,傳音到:「沒有變,還是以前的李強。」

後面傳來李強的聲音:「李強永遠是李強,不會變,李強的師尊永遠都是李強的師尊,也不會變。」

青帝三人臉上驚異了一下,沒想到李強居然能聽到他們的傳音,這說明李強已經超越了他們的境界。

其實天姑他們的做法也不是沒有道理,一個人隨著實力的上升,心態也會發生變化,誰知道李強突破了以後會不會有什麼其他的想法,再加上他是原界之主,現在原界的實力逐漸上升,這裡的修真者渡劫以後是可以選擇不飛昇仙界而留在原界,時間長了就會形成勢力。很多古仙人都加入了李強的陣營,包括波納的古仙人,七老這些有實力的古仙人,這個威脅就更大了。青帝的做法是為了以後的形勢考慮。

青帝站了起來和其他二人交換了眼神,笑著說道:「我果然沒有看錯人!哈哈~~~」

從此時開始李強才算是真正的加入了他們的三人集團,以前的那些只能算是利用而已。

李強再次體會到了實力的重要性,如果沒有現在的實力那麼這三個老傢伙也不會這樣看重自己。

青帝叫李強過來坐下,問前面發生天兆的事。李強簡單敘述了自己的經歷,並說出自己突破的感悟,李強在這些方面從來都不自私,正是這豁達的性格成就了現在的他。

青帝仔細的看著李強,現在連他也看不出李強的境界,轉頭向天姑問道:「元古,你看得出來他現在的境界嗎?」

天姑無奈的搖了搖頭,博聚上人坐在邊上也搖著頭。

李強看著青帝,問道:「師尊,你知道我現在的境界嗎?我自己也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反正不是九神天。」

博聚上人冥想著,問道:「能不能說下你現在體內的情況?」

李強簡單敘述了一下體內的神之力,以及那團黑球的狀況。

天姑三人聽了,異口同聲的說出:「神之心!」

天姑馬上追問到:「你能釋放一點在掌心讓我們看一下嗎?」

李強攤出手掌,一團暗金色的光球出現在掌心裡,說道:「這就是我所說的神之力!」

李強現在的氣勢和形象自然的表現出來,天姑三人暗暗吃驚,感到一股無形的壓力鋪天蓋地的施來,三人再次交換了眼色,慶幸著從開始對李強進行籠絡的決策是正確的。

青帝站起來嚴肅說道:「徒兒,這次你猜對了,根據我們得到神人的典籍來看,你現在的境界正是神人的初步境界,神之心的境界。而且你現在體內的這種能量正叫做神之力,但是你的神之力顏色有點奇怪,典籍裡描述的神之力是純黑的,你的神之力似乎帶點其他什麼東西。」

李強心裡暗暗高興著:「自己終於猜對一把。」李強才沒有管什麼顏色奇怪步奇怪,他也沒有把神之力的具有吞噬的功能說出來。李強不知道他現在的神之力和以前神人的神之力不一樣,他擁有的是暗神之力

李強把自己認為青帝三人為什麼沒有突破最後的原因說了出來,天姑聽了笑著搖頭道:「你說得有道理,但是也不全對,各人有各人的機緣,也就是每個人的修行之路不同,適合你的不一定適合我們,明白嗎?」

青帝在一旁笑道:「你師姑說得對,如果按你的方法,那你師姑不是還要去找個人雙修,現在找個和你師姑雙修的人可不容易啊,哈哈~~~~~~~~~」

博聚上人和青帝仰天大笑起來,李強這才發現,青帝他們成千上萬年都沒笑過,笑起來好難看,只是不敢說出來。

李強想了想也是這個道理,以天姑現在的實力,誰能和她雙修。其他的人對她尊敬都來不及,更不要說其他了。

天姑啐了他們一口,笑道:「你們想死啊,居然說這種話。」

李強從來沒看過天姑的這種神情,絕世的容貌讓李強看呆了。但是以李強神人的境界馬上又醒悟過來。心裡想道:「能和天姑雙修,不知道是誰上輩子燒香積德的福分。」

「師侄你在想什麼?」天姑美妙的聲音傳過來。

「想師姑。」李強想都沒想的接到。

「轟」的一聲,李強的頭被插在了山崖上。李強把頭拔出來,說道:「師姑,我只是隨便說說,你別生這麼大氣啊。」

天姑笑罵道:「誰讓你連師姑都隨便說,給你點教訓。」

天姑三人忽然覺得自己有所改變,在李強面前變得輕鬆了許多,難道是李強的境界在影響他們?三人都暗暗決心回去以後閉關修煉,突破最後的一關。

李強突然變嚴肅起來,向天姑問道:「師姑,為什麼我的推算推算不到準確的情況呢?」

天姑奇道:「你推算了什麼?」

李強把推算傅大哥的事情說了出來,並說出自己只推算出了大概的時間和地點。

青帝笑罵道:「傻徒兒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你知道我們平時的推算能算出什麼嗎?像上次鑫波的事,我們只能推算出大體,其他的都是自己推敲出來的,你算得那麼準確居然還說不行,真是……真是豈有此理。」

天姑補充道:「而且推算只能算比自己境界低的人,任何人都不能算自己,神都不可以。」

李強有氣無力的說道:「原來神也不是萬能的啊!我好可憐啊~~~」

天姑三人又哈哈大笑起來,被李強的語氣和神情樂壞了。

博聚上人止住笑,說道:「你學什麼不好,就知道學那畜生說話,等我呆會才出去才教訓他。」

李強暗自為天真祈禱著,希望他最好已經走了,不然免不了一頓訓斥。

李強忽然想到自己像快要飛昇的事,馬上向天姑三人提起。三人都各自搖了搖頭解釋不了這個問題,青帝緩緩說道:「可能是時機未到吧。」

既然這三個老傢伙都不知道,李強自己也懶得想了,他從來都是無所謂的態度。

青帝站起來,拍著李強的肩膀問道:「以後有什麼打算?」

李強想了想,說道「我想先安排這裡的一些事情,事情完了以後我去一趟鑫波,然後去修真界看下幾個朋友,再去師尊的仙界去逛逛,最後再去幻神殿碰碰運氣。」

天姑問道:「你還去鑫波幹什麼?」

李強答道:「我總覺得哪兒還有些什麼東西讓我疑惑,我想再去看看。」

青帝點點頭,說道:「你現在去哪兒都行,如果來仙界記得通知我,去幻神殿我們一起去。」

青帝的這翻話對李強的實力做出了進一步的肯定。

李強也點了點頭,說道:「一定不會忘了師尊、師伯、師姑的。」

青帝仰天大笑:「想不到我元木居然收了一個比自己厲害的徒弟,哈哈。」

轉身對天姑兩人說道:「你們兩個也不差,有比你們還厲害的師侄,你們應該感到高興,哈哈~」

天姑把自己的推算心得和上次鑫波得到的玉筒簡一起遞給了李強,博聚上人對李強說道:「記得叫天真哪個畜生回來見我。」

李強嘿嘿的笑著,連忙答道:「師伯,一定幫你轉達,沒問題,包在我身上。

青帝三人看著李強奇怪的表情離開了。

第三章渡劫聖地

李強盤膝坐下,看了一下天姑給的玉筒簡,裡面是九神天之後最後階段的修煉典籍,對自己現在似乎沒什麼用了,但是對赤明有用,以後留給赤明,那個傢伙修神修得太勉強了,一個不留神就要自爆,現在自己還能照顧他,如果以後自己真飛昇到神域誰來管他。

李強知道青帝都是看在自己的面上才認了赤明這個徒弟,如果自己不在這幾界了,他們才懶得幫赤明,看來自己要交代的事情很多啊。

李強收起玉筒簡,打開天姑的推算心得仔細研究了起來,因為這關係到傅山的性命危險,絕對不能馬虎。

在心得裡李強瞭解到原來推算是非常麻煩的事情,因為預知未來,是違背了天道循環,推算一次要損耗自身一半的功力,而且不可能把事情完全算清楚,推算只能是預算大概要發生的情況。

「怪不得剛才天姑他們說自己不知福,原來自己算出差不多的時間,地點,已經是突破極限了。」李強心裡想道。上面還說推算境界越高的人越麻煩,比如說自己現在算修真者的將來會容易得多,仙人就麻煩得多了。而且任何人都不能算自己。

李強忽然想到巫老,他們的推算方法是用祭祀的形勢,預測方面肯定十分有經驗,但是一定不能叫他們幫自己預測,李強見過一次以後再也不想看見那種用生命去換取知道未來的方法,太殘忍了。

李強放好東西,瞬移到了大殿上。現在只有天真、傅山、乾善庸、葉風鈴、趙豪和納善站在外面,侯霹淨和俞鴻因為要回去處理事情,提前走了。魅兒和雲鈺他們幾個女的待不住,出去「騮狗」去了。

傅山走過來,問道:「青帝他們走了?」

李強點點頭道:「嗯,走了。」

天真飛快得跑過來圍著李強問道:「我……我師祖也走了???」李強嘿嘿笑著,陰笑著點著頭。

天真沒有注意李強的表情,高興得跳了起來,喊道:「我終於自由啦,哈哈~~~」

李強又不慌不忙的說道:「博聚上人走之前叫我轉達你一句話。」

天真笑呵呵的問道:「反正他走了,有什麼話直接說吧。」

李強一字一句的說道:「他-叫-你-馬-上-回-去-見-他。」

天真一下從大喜變成了大悲,哭喊道:「我好可憐啊~~~~」

殿上立即被放倒了一大片,天真馬上消失不見了,因為李強正狠狠的盯著他。

乾善庸笑著前來說道:「天真這次回去又要吃板子了,哈哈~」

然後又問道:「青帝說些什麼沒有?」李強明白乾善庸的意思,搖了搖頭說道:「沒說什麼,就是說些修煉的事情。」

乾善庸露出失望的表情,李強繼續說道:「老乾想回仙界嗎?不願意住在原界?」

乾善庸一下明白了青帝的意思,他人本來就不笨,青帝不叫他回仙界意思是叫自己跟著李強,就像傅山他們一樣。所以一直保留著自己羅天上仙的名號,不過自己的身份就是李強的手下了。

傅山走了上來,說道:「老弟如果沒什麼事,我們就先回去了。」

李強馬上接道:「不行,傅大哥一會還有重要的事情和你商量。」

李強對葉風鈴說道:「鈴兒,跟我去後山,我有大禮要送,大家都一起來吧。」

葉風鈴這幾天是忙壞了,也樂壞了,可能慧衡宮自創派以來都沒有這麼風光過,從雲鈺渡劫成功後,來祝賀的人就絡繹不絕,簡直要把慧衡宮擠垮了,而且還來了這麼多仙人、古仙人前輩,最後連仙界至尊青帝都親自來了,慧衡宮在自己手上可以說光宗耀祖啊。葉風鈴這段時間做事都在傻笑,門下的弟子都覺得宮主變了一個人似的。

當然葉風鈴知道這些人都不是自己能請得動的,全依賴李強。她現在才真正體會到了李強和以前的不一樣,不但是修為、聲望和實力,就連現在交往的人不是一界至尊就是古仙人,可能唯一沒變的就是他的樣貌了。

看著自己所愛的人能夠做到現在的成就,心裡的愛意就越濃,葉風鈴自己知道,這份愛只能留在心裡。

李強帶著大家瞬移到了後山的坑前,大家都感到了這裡的靈氣異常。

乾善庸來到坑前說道:「我以前怎麼沒發現這麼好的地方?真是奇怪?」

傅山知道肯定和李強有關,問道:「老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李強沉默不語,微笑著走到坑的正中,身形一變,化身為六個李強,向六個不同的方向飛去,在六個不同的方位分別放下了一顆上品的仙石。李強又回到了坑中間,手裡放出一團暗金色的神之力,神之力分散開來,分別向六塊上品仙石射去,組成一個六芒星的形狀。

六顆上品仙石射出一道道神之力互相連接著,運行了一會兒以後,李強從手鐲中拿出一張圓形扇面,有一圈銀色的渡邊,扇面像是半透明的玻璃的神器放在了坑的中央,隨著李強雙手向下掐動神訣,一聲大喝:「定!」六塊上品仙石射出神之力集中在扇子一樣的神器上,反覆的循環。

佈置完善以後,李強閃身回到了大家身旁。

乾善庸驚訝的向李強問道:「這是聚能陣???」

李強欣賞地點著頭,佩服乾善庸的見識,不愧是羅天上仙。

乾善庸又問道:「為什麼要拿神器當陣眼?」

其實這件神器是李強在鑫波神藏幫孤心的時候得到的,李強還沒來得及研究這是什麼神器就用在這裡了。拿神器佈陣並不需要修煉神器,當然這也需要非凡的實力才行。

李強把自己在這裡發生的事情簡述了一遍,因為這裡的靈氣蘊含了神奕力所以必須要神器來壓制他,預防神奕力的流失。

大家都恍然大悟,傅山笑著走向葉風鈴說道:「以後還請葉宮主多多照顧重玄派和古劍院的弟子。」

葉風鈴還沒搞懂這個聚能陣能幹什麼,就聽見傅山的話,露出了茫然的神情。

乾善庸笑道:「看來以後修真界不少人都要來求葉宮主照顧啊,哈哈~」

李強微笑著解釋道:「那是肯定的,有了這個聚能陣,以後修真者渡劫可以事半功倍,因為聚能陣裡的神奕力能阻擋大部分天劫的威力,而且還能抵擋修真者最害怕的無形煞魔。如果說以前十個人裡只有兩個人能渡劫,那在聚能陣裡就有七個人能順利渡過。」

一直在旁沒說話的納善忽然跳了起來,高喊道:「那我老納終於可以安全渡劫了。」

還沒喊完,就飛了出去,一邊飛一邊喊道:「老大為什麼又打我,我好可憐啊~!」

李強笑罵道:「別以為這個是萬能的,修為不夠還是相當危險,難到你想成為那三個人中的一個,自己老老實實的修煉,才是正確的途徑。」

其實李強這樣做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以後渡劫的朋友很多,自己的弟子也很多,這樣做以後就不用麻煩自己經常跑來跑去,而且自己說不清楚哪天就飛昇了,這些朋友和弟子還需要照顧。

李強又惋惜道:「可惜這個聚能陣裡的神奕力只能堅持一千人渡劫,除非有人再次注入,不然就沒用了。」

李強現在已經沒有神奕力了,神之力不是修真者能承受的,所以感到有點遺憾。

傳說的小強 於 2008-08-09 10:25:00 修改文章內容


共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