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愛】

瀏覽: 2188
回覆: 1
共1頁
Mem378030
發文數:27
發表時間:2008-01-21 11:50:00
~幸福是一顆夢想的種子,用心選擇,有緣的人,會在生命中
最美的地方相遇~

※ ※ ※ ※ ※

在人來人往的新竹火車站,有一個女孩,不知所措地站在那
裡。

「您撥的電話現在沒有回應,嘟聲後開始留言…」
女孩把電話切掉了。
「我怎麼這麼呆啊!忘記沒人來接我,那我要怎麼去清大
啊?坐計程車又好貴哦!」

女孩才說完,忽然有個抱一堆資料的男生從她後面撞上。

「啊!是誰撞我?」女孩揉著摔疼的地方,大聲罵著。
「抱歉!抱歉!我沒有看到你!不好意思!」
他一邊說著,一邊低頭撿著掉在地上的資料。

女孩見他這樣手忙腳亂的,就蹲下來幫他撿,忽然,她看到
了…!

「啊!你是清大化學系的哦?!」
女孩驚訝的說著。怎會有那麼巧的事情啊!

「對…對啊!」她為何那麼驚訝啊?
「那…你現在是要回學校囉?」哈哈!我有救了!
「對啊!」她問我這幹麻?
「嗯…你剛剛撞到我對不對,我現在有個小小的要求,好心
的你一定會答應我的!」

女孩用水汪汪的大眼看著他。他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嗯…應該的,你說吧!」他一邊說著,心中滴著冷汗。
「載我去清大!」呼…原來是這樣,嚇死他了!
「哦!這到沒什麼問題!」真的沒什麼問題。

「YA!太好了!你真是好人!」
女孩像要到糖吃的小孩,高興的又叫又跳!

他看她一副天真的樣子,開始擔心今天如果不是遇到他,她
會不會被騙啊?女孩見他不動,就拉著他的手臂。

「走啦!快點!」
「好,走啦!我的車在那邊,先說,是機車哦!」
他順手摸摸她的頭。

「沒關係!沒關係!」女孩高興的跳著。

※ ※ ※ ※ ※

女孩一下車,就向他行個禮。

「謝謝你載我來!不然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沒關係!我剛好順路嘛!」他回她一記笑容。
「嗯…那我請你喝飲料好了!」不然總覺得欠他個人情。
「那你要喝什麼?」他反問她。
「咦?那不是我的臺詞嗎?」她搞糊塗了!
「但我是地主啊!如果你不趕時間,不如跟我一起去喝。」
沒錯啊!
「嗯…也對。好哇!看你喜歡哪家店,我們去喝!」

女孩高興的跳上他的車。
就這樣,他們到了家咖啡屋。

「哇!好有格調哦!看起來好棒哦!」
女孩一邊看,一邊說著。

「嗯…這是我最喜歡的一家咖啡屋哦!我常來這邊寫報告或
看書。對了!你要喝什麼?」
他忽然發現,他喜歡她身上的純真。
「那我要卡布奇諾!」女孩充滿期待。
「嗯!那你等我一下!」

男孩去櫃檯點咖啡,而女孩挑了一個靠窗的位子,坐了下
來。

「我可以問你的名字嗎?」男孩問她。
「我叫于晴晴,晴天的晴。你呢?」她大方的回答。
「我叫雷震雲,地震的震,雲朵的雲,綽號叫雷陣雨。」
他揶揄的介紹自己。
「哈哈!雷震雲,雷陣雨,還真的很像呢!」她感到新鮮。
「你是清大新生嗎?不然怎麼會來清大?」
雷震雲疑惑的問著。
「我是來找我乾弟的!我是政大服裝設計系的大二生。」

這時,咖啡來了。

「好香哦!」于晴晴一臉幸福的聞著。
「不只香,還很好喝哦!你喝看看吧!」他喜歡她的表情。
「哇!真的好好喝哦!你讓我挖到寶了!」
「怎麼說?畢竟這裡是新竹,不是台北啊。」他不解。
「沒關係!以後我沒課的時候就可以下來啦!然後再叫你來
載我就好了嘛!」晴晴一臉說定的表情。
「你就那麼相信我?」呵呵…表示還能見到她耶!
「當然啊!你是我的恩人耶!快!把手機號碼交出來!」
「我打啦!」他伸手把她的手機拿過來。
「好啦!還你!」晴晴接過來後,翻著電話簿。
「雷震雲…啊!叫震雲就好了啦!別那麼麻煩了!」
她直覺的相信他。

在這片笑鬧聲中,傳來一陣手機聲。
「喂。我是,你在哪裡?我…我在和朋友喝咖啡。好,我等
下過去。」晴晴說著。
「你要走了嗎?」雷震雲問著。
「再忙,也要和你喝杯咖啡!」
晴晴眨眨眼睛俏皮的對他說。

他們就這樣笑開了!

※ ※ ※ ※ ※

「到這裡就好了嗎?」他問著她。
「嗯!我和我弟約在這裡。」晴晴微笑著。
「那…要不要我陪你等?」他不太放心她。
「你如果不趕時間的話…可以嗎?」
人生地不熟的,她也會怕。

「當然可以。」有何不可呢!

聊著聊著…。

「晴姊!久等了!」蘇明弘匆匆跑來。
「學弟!是你哦!原來你就是晴晴的乾弟!」
雷震雲恍然大悟。
「咦?學長!你怎麼在這啊?」蘇明弘不解。
「喂!你們都忽略我了!老弟!你竟然給我遲到!要是是美
欣,你就完了!」美欣是他的女朋友。
「對不起啦!」蘇明弘連連道歉。
「那,我先走囉!」雷震雲說著。
「嗯!我會再打電話給你的!」晴晴和他道別。

※ ※ ※ ※ ※

「喂…我是晴兒,來接我,我在這等你哦!」
晴兒甜甜的說。
「好!你等我哦!」雷震雲應允道。

這是他們相遇的半年後,在晴晴常常下來的情形下,他們的
關係,有了些變化…。

就在晴晴要走出去等他的時候,她看到了雷震雲和一個女生
說說笑笑的模樣。過了一下,雷震雲過來了,卻看見一臉臭
臉的晴晴,往日等他時那甜甜的笑容不見了。

「怎麼了?心情不好?」他擔心的問她。
「呦!想到我了哦?美女呢?哼!」晴晴酸酸的說。
「怎麼?吃醋了?」原來是那件事情!
「哼!誰要吃你的醋啊!我…我才沒那立場吃醋咧!」
晴晴不高興的說著。

「那你想不想有那立場吃醋呢?」他試探性的問她。
「你…你在說什麼啊?」晴晴有點不知所措。
「我是說,我喜歡你,你願意和我在一起嗎?」
雷震雲很認真的說。

「我…我很任性耶!」
「沒關係!我喜歡!」
「我…我很無賴哦!」
「沒關係!我喜歡!」
「我…我很黏人哦!」
「沒關係!我喜歡!」
「我…。」

雷震雲不等她說完,就吻了下去,不讓她再說自己的不好
了。

今天,八月十七日,對他們而言,是一個有特殊意義,一個
很甜蜜的日子。

「等等!你還沒說,那個女生是誰?」晴晴忽然想到了。
「哦!那是我學姊啦!已經畢業了,我很久沒看到她了,所
以和她聊了兩句。」
「可是,我不是才打電話給你說我到了,你怎麼就在這裡
啦?」這才是問題的重點!
「因為你每次都在這個時候到啊!所以我就先到,想給你個
驚喜,騙你說我是飛來的,沒想到,被你看到啦!」

他吐吐舌頭笑笑的說。

「呵呵!誰叫你想騙我!」她得意的笑著。
「好啦!快上車啦!」他就是喜歡她這表情。
晴晴點點頭,就上車了。
「ㄟ!我還是很難想像…你會變我男朋友耶!」
晴晴的臉上有著幸福的笑容。
「我也很高興我終於追到你了!」
他喜歡她在背後的實在感。
「原來你早有預謀了!」她輕捶他的背,笑笑的罵他。
「沒辦法,誰叫我撞上了一個天使!」
他微微的笑著,想到了他撞上她的情形。

「對了,你生日幾號啊?」她忽然想到了。
「六月六日,你呢?」他也不知她的生日耶!
「啊!那不是過不久!為何不跟我說!不把我當朋友哦!」
她又捶了他一下。
「因為那時你剛好在準備考試,所以就沒和你說啊!你的生
日啦!」
「哦!我和你同一天,不過不同月,我是十一月六日的,小
你一歲哦!」
「原來如此!那我還來的及準備囉!」忽然心情大好!

他們就一路甜蜜的笑鬧,步入他們漫長的未來…。

※ ※ ※ ※ ※

「雲…我明天不下去哦!」晴晴有點虛弱。
「晴兒,你怎麼啦?好像很虛弱的感覺!」
他有點擔心的問她。
「我沒事!只是社團有點事情,不能下去。」她騙了他。
「真的嗎?你自己要小心,注意自己的身體哦!」
他溫柔的說。
「嗯!我會的!我好想你…想抱你耶…怎麼辦?」
她想依賴他。
「我也很想你!你要乖乖的等到我們下一次見面哦!」
他哄著她。

「嗯…你早點睡吧!時候不早了!」她的頭愈來愈痛了。
「嗯…Love you,晚安!」他輕輕的說。
「Love you,晚安!」
「晴晴學姊,你還好吧?你看起來很虛弱耶!」
和晴晴同室的炯妤擔心的問著。
「我沒事!我這裡畫完就睡。你先睡吧!」

這套衣服,只有在和他講完電話時,才畫的出來,她不能放
棄這段黃金時間!

「那你早點睡哦!」炯妤叮嚀著她。
「我會的。」晴晴答應她。

晴晴在畫完那套衣服後,昏昏沉沉的倒床就睡…。

隔天早上,門鈴響了,炯妤跑去開門,看見一個她陌生的男
子。

「請問于晴晴住這裡嗎?」雷震雲有禮的問著。
「請問你是…?」炯妤問著。
「我是她男朋友,雷震雲。」他介紹自己。
「哦!就是你讓晴姊墜入愛河的哦!先進來吧!」
炯妤招呼著他。
「謝謝!」他找了張沙發坐了下來。
「我去叫晴姊,她昨天好像不太舒服的樣子!嗯…乾脆你自
己進去看她好了!」

他猜的果然沒錯!晴兒身體不舒服,說社團有事是騙他的,
這個笨小孩!他向炯妤點個頭,就走進晴兒的房間。

她的房間給他一種自在的感覺,全是用深深淺淺不同的藍色
佈置成的。在窗邊的藍色大床上,有一個小小的身軀,捲在
那裡。

他坐在床邊,看著她蒼白的臉龐,好不心疼!

「晴兒!晴兒!是我,震雲啊!」他輕輕的搖著她。
「嗯…雲…雲…。」她含糊的叫著。

他覺得事情不太對勁,便伸手摸摸她的額頭,果然沒錯!她
發燒了!

「晴兒!醒醒啊!我是震雲啊!」他著急的想叫醒她。

晴晴終於幽幽轉醒,用迷濛的眼神看著他。

「你…真的是雲?」她有點不敢相信。
「是啊!是我!你怎麼不好好照顧你自己,還發燒了!」
他好心疼啊!
「呵呵…對不起啦!我下次不會這樣了!」她傻傻的笑著。
「你的手好冰哦!」可她這樣又不能帶她去看醫生…。
「雲…你抱我睡好不好?一下下就好了!你好暖和哦…。」
她輕輕的問著。

他想了一下,就睡進她的被窩裡,一手環抱著她的腰,一手
握住她冰冷的雙手。而她滿足的把頭放進她的胸膛裡,沉沉
的睡去…。

當晴晴睡醒時,已經中午了,雲正在玩弄著她的頭髮。

「現在…什麼時候了?」她輕輕的問著。
「已經中午了。你好點了嗎?」他摸摸她的頭,一臉寵溺。
「嗯!我好多了!」她甜甜的笑。
「那你要不要去吃午飯呢?餓不餓啊?」他不要她餓。
「不要!」她搖搖頭。
「還是要喝水?多喝點水對你比較好哦!」他不要她渴。
「不要!」她又搖搖頭。
「你怎麼了?」好像怪怪的。
「不要!」她只是一直搖頭。
「你到底怎麼了?」他把她的頭扶住,怕她搖昏了。
「人家…人家想這樣賴著你,不想動嘛!」
她把她的頭放在他懷裡。

「好…但只能讓你賴到一點,你就要跟我去吃飯哦!」
他拿她的撒嬌沒辦法。

「沒問題!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她高興的親了他一下。
「你現在才知道我最好了哦!好啦!你再睡一下啦!」
他親了她的額頭。

一直到一點多,他們才出房門。

「晴姊,你好點沒?」炯妤邊吃麵邊問著。
「你又現在才吃中餐!我不幫你帶午餐你都那麼晚吃!」
晴晴唸著她。
「姊,你今天不能罵我!因為你也還沒吃!」
炯妤賊賊的笑著。
「放心!我會帶她去吃的,那我們先走了!」
震雲笑笑的對炯妤說。

他們雙雙走出門外,讓炯妤看的有點羨慕。

※ ※ ※ ※ ※

這對他們而言,是個非常棒的下午,一起逛街,一起看電
影,雖然平凡,卻也幸福。

「晴兒,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是日子嗎?」他問著開心的她。
「知道知道!今天是我們在一起一年的紀念日哦!」
她甜甜的笑著。
「我有個禮物要送你哦!」他神祕的笑一笑。
「真的嗎?」她好期待哦!
「閉上眼睛。」他要給她個驚喜。
晴兒乖乖的閉上眼睛。他從口袋裡拿出個盒子。
「打開眼睛吧!」他也順手把盒子打開。
「哇!好漂亮的項鍊哦!」晴兒高興的把玩著。
「我幫你戴上。」震雲幫晴兒戴上。
「嗯!戴在你身上比我想的還適合!」他說著。

那是條垂吊式的項鍊,下面是個愛心,中間有顆小鑽石,看
起來很別緻,素素的,剛好適合晴兒。

「好漂亮哦!謝謝你!」晴兒高興的把玩著。

忽然,她像是想起什麼東西似的,拉著震雲就走。

「晴兒,你要去哪裡?」他被她拉著走。
「跟我來就對了!」她向他眨眨眼睛。

最後,他們來到一家店前。

「你等我一下哦!」晴兒走進店裡,他只能在外面等。
「久等了!」晴兒拿了個小袋子走出來。
「你去買什麼啊?」他看著她拆包裝。

晴兒把一條皮繩從袋子裡拿出來,然後取下她手上的尾戒,
作成墜子。

「這個給你!」晴兒替震雲戴上。
「這…不是你最喜歡的戒指嗎?真的要給我?」
他有點不敢相信的問。

「這個戒指我從國一就開始戴了,它跟我那麼多年了,現在
我把它給你,只要你想我,就可以摸摸它,這裡面有我的祝
福,想念,陪伴,和我的愛呦!」
晴兒緩緩的說著,臉上有著一抹好甜好甜的笑。

震雲聽了,好不激動,一把就把晴兒緊緊的抱住。

「晴兒,我會替你好好愛惜它的,放心吧!謝謝你的心
意!」他真的好感動。
「本來前幾天就要來買了,結果前幾天忙,就一直沒來
買。」她不好意思的笑一笑。
「沒關係!你有這份心,我真的很感動!謝謝你!」
他一遍又一遍的說著謝謝。

「你這樣一直說…我會不好意思耶…你…你知道我愛你就好
了!」晴兒小聲的說。

震雲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給晴兒深深的一吻,表現出他的感
動。

今天,又是一個浪漫幸福的八月十七日。

※ ※ ※ ※ ※

「學姊,穿那麼漂亮,去哪啊?」
炯妤看著心情很好的晴兒問著。
「今天是我生日哦!我要去找震雲,煮桌好菜給他吃,那,
這是他房間的鑰匙哦!」晴兒笑的好甜好開心。

「咦?你怎麼有他房間的鑰匙啊?他知不知道你要去啊?」
炯妤有許多疑問。

「那是他給我的禮物哦!我要給他個驚喜,所以你不能洩漏
我的行蹤哦!」晴兒向炯妤眨眨眼睛。
「Ok!Ok!沒有問題!姊,祝你順利哦!」
炯妤也向晴兒眨眨眼睛。

晴兒就踩著輕快的腳步出門了!

震雲今天晚上剛好有個飯局,因為他死黨生日,所以不能不
去。

「學長!一臉思春樣,在想學嫂啊?」
學長疼老婆的事情全系皆知。
「又有你的話了!因為…今天也是晴兒的生日。」
震雲並沒有忘。
「哦…那…你要先落跑嗎?」她好奇的看著學長。
「我晚上回去再給她個驚喜!」他臉上有著欣喜的表情。

美琪看看學長,不禁升起開他玩笑的念頭。

她偷偷的偷出學長的鑰匙,打算把他家冰箱都吃完,然後看
他那一臉翻青的表情,真是人生一大樂事!為何挑今天?因
為他一定忙於他的學嫂生日這件大事,大概唸她兩句就放行
了,所以此時不行動,更待何時!她偷出了震雲的鑰匙後,
就騎著車到震雲家,一開門,卻看見一個他不認識的女人。

「喂!你是誰?」
美琪有防備的問著,她要保護她的學嫂,不能讓這野女人入
侵。美琪卻忘記…她有可能就是她的學嫂。

「請問你是…?」
震雲的房間怎會有女人出入呢?晴兒糊塗了。

「我…我是她的女朋友!你是誰?想纏震雲的話,別費心思
了。」美琪心虛的說著。

「你…你是他女朋友?」晴兒幾乎不敢相信她所聽到的。

此時,震雲剛好回來了,他敲著門大喊。

「美琪,開門哪!我回來了!」
屋主竟然沒鑰匙能進去,真可悲…。

可是在晴兒聽來,卻像是他們在同居,當場傻在那邊。美琪
去幫震雲開門時,故意笑的好甜,然後還幫他整理整理衣服


「你今天怎麼了?對我特別好?」
震雲覺得不太對勁,但他學妹鬼靈精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也
就沒想那麼多,任由她弄著。

「你怎麼那麼晚回來?我等你好久哦!」美琪故作親密。
「到底怎麼了?你今天很怪哦!」
他笑笑的看著美琪,看她又再搞什麼花樣。

晴兒把一切都看在眼底,眼眶也紅了。

震雲忽然發現房裡還有一個人,竟然是晴兒!又發現現在和
美琪的情況很曖昧,看到晴兒眼底的淚,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晴兒不等他說話,走向前就給他一巴掌,眼淚也一直一直
的落在地上。

震雲看見如此,臉不痛,但看見晴兒的淚,心痛到不行…。

「晴兒,你聽我說…。」震雲急於解釋。
「不用了,我不想聽。」晴兒眼淚一邊掉,一邊說著。
「謝謝你的照顧。」只見晴兒向震雲深深的一鞠躬。

轉身,就出去了,震雲正想追上去,卻被美琪拉住。

「學長…那…那是學嫂哦!」她覺得大事不妙了…。
「這筆帳,我回來再和你算!」震雲急忙追出去。

但當震雲追出去時,晴兒早已不見蹤影了,他去了許多地方
,包括車站,但始終沒見到

晴兒的身影,他們就這樣錯開了…。

當震雲回來時,看見一桌冷掉的菜,知道晴兒是來和他一起
吃晚餐的,因為滿桌子全是他最愛的菜…,但他現在,只有
滿身的無力感和害怕失去晴兒的恐懼感…。

※ ※ ※ ※ ※

晴兒一回到住處,就把自己關在房間一直哭,讓炯妤在門外
不知所措。

忽然,房門打開了。

「炯妤,如果他打電話來,就說我搬走了,反正不管怎麼
說,就是不能說我的行蹤。」
說完,又把自己關在房門內,炯妤什麼也不能說。

隔天早上,晴兒卻像沒事一樣,就像往日的早晨。

「炯妤,我去見習了!三天後才會回來,記得我昨天說的話
哦!」晴兒說完就走了。

果不期然,過了不久,震雲就找上門來了。

「你學姊在不在?」他著急的問著炯妤。
「她…她昨晚就搬出去了。」她差點說溜嘴。
「怎麼可能!那你知不知道她去哪了?」他又問。
「不知道啊!倒是你,到底怎麼了,竟然讓晴姊哭成那樣,
你還是不是男人啊!」

想到晴姊哭成那樣,她就心疼。

「我…誤會啊!總之,我要先找到晴兒。」
他轉身就跑出去了。

來到政大校園,偏偏今天晴兒和學長姊出去見習了,所以任
由震雲再怎麼找也是徒勞無功,震雲只能無力的回到新竹。

但過了幾天,他接到了一通電話。

「喂!我是李炯妤,不好了!晴姊在去見習的期間昏倒了,
現在正在某某醫院!」

「我馬上過去!」他鑰匙一拿,就衝出去了。
到了醫院,只見晴兒滿臉蒼白的睡著,好憔悴。

「請問你是…?」晴兒的學姊問著他。
「我是她男朋友。」他輕輕的說著,怕吵醒晴兒。

「這樣啊!晴晴最近很拚命,沒日沒夜的畫設計圖,不然就
是一直看書,累壞了,才會昏倒的,對了!還有營養不良哦
!你要好好照顧她。」

學姊說完就走了。留下震雲一個人在那。

「晴兒…你好傻!為何不聽我說呢?就這樣累壞自己…。」
他憂傷的看著晴兒,過了一會兒,晴兒漸漸醒了。
「晴兒…你怎麼那麼傻!」
震雲輕撫她的臉頰,但晴兒卻好像看不到他似的。

「晴兒?」他搖搖她,但她還是如此。
「我知道你現在不相信我,沒關係,我會想辦法,把這些誤
會澄清的。」

他給了晴兒一個承諾,也給了自己一個信心,他相信,其實
晴兒聽得到的。他親了晴兒的額頭,就走出去了,就在當時
,晴兒的臉頰滑下幾滴淚…。

震雲這一走,就是三天,這三天裡,晴兒只有吃一點點,卻
一直睡,讓炯妤擔心得不得了,終於,在第三天的下午,震
雲出現了,而他身後還有蘇明弘,美欣和美琪。

「晴兒,我回來了!聽說你吃的都不多,為何要這樣對待自
己呢?」他真的好心疼。

但晴兒還是不說話,彷彿他們都不存在似的。

「學嫂…對不起!我以為你是其他那些想倒追學長的女人,
為了學長心愛的學嫂,所以想把你氣走,沒想到…你就是學
嫂!真是對不起!」美琪眼淚都掉下來了。

「晴姊,我妹妹不懂事,犯下這種錯誤,你就別怪震雲哥
了!」美欣快幫他求情。

「姊,美琪自己有男朋友了,這真的是誤會啊!」
蘇明弘趕緊補充。

這時晴兒才回頭看了他們一眼。

「真的嗎?」她狐疑的看著他們。
「真的!」他們全部都異口同聲的說。
「哇!」晴兒就這麼哭了出來。
「乖!我在!不哭不哭!」震雲趕緊把晴兒抱在懷裡。
「你知不知道,我過了一個多麼糟的生日,我那時才知道,
我多麼在乎你,多麼愛你,而你卻這樣對我,你…哇!」
晴兒一邊哭著,一邊說著。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知道這個誤會會傷你那麼
深…。」他一臉懊悔。

而晴兒就這樣一直哭著,直到漸漸沒有聲音。

「晴兒!晴兒!你怎麼了?」他緊張的問。
「放心啦!晴姊只是睡著了,我看你還是抱她睡好了,這幾
天雖然睡的多,卻睡不好。」

炯妤輕輕的說著,而大家都把空間留給他們,退出了病房。
就這樣,晴兒睡了這一星期以來最好的一覺…。

過幾天,你可以在這間病房裡看見這樣的畫面…。

「我不要吃了!」晴兒都著嘴說,現在她最大!
「乖!再吃一點,一點就好!」
他好聲好氣的哄著她,誰叫他惹她生氣呢?
「不要!」不吃就是不吃。
「乖啦!」他就是要她吃。

遠遠的,你就可以聽見他們的笑鬧聲,很幸福…很甜蜜!

酒醒之後 於 2015-05-25 17:07:01 修改文章內容


商業贊助
發文數:1
發表時間:2024-04-24 10:44:43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