烹三國

瀏覽: 39936
回覆: 25
共1頁
Default sogi
發文數:356
發表時間:2008-02-17 12:35:00
正文 第一章

  人為了自己的理想可以放棄一切,不知道這是人類的偉大還是人類的悲哀。當心愛的女友為了她所謂的科學而要嫁給一個學界太鬥時,龍健的心碎了。他難以想象這個世界除了金錢能俘虜愛情,象牙塔裏的人類聖潔的靈魂也扮演了強盜的角色。“shit”龍健憤怒的向地上吐了口痰,不過很快他就被電子警察拖到了路邊。 4F_6U34HI︿,XR`0Z
  “罰款500”電子警察張了張嘴,發出早已錄制好的女性甜美聲音。龍健不喜歡電子警察,從來都是,因為那是非自然的東西,卻還要模擬人類的身體,用金屬的嘴巴發出人類的聲音還要模擬人類生動的表情。“真不知道那群發明她們的人是怎麼想的,難道等她們下班以後,晚上還要給某些人一些特殊服務嗎?”想到這裏龍健感到一陣惡心,接著他想到了女友的事。“無論人類多麼自詡聖潔,都無法擺脫肉體的私欲,所以人們都喜歡說自己有純潔的靈魂,而沒有人敢說自己有純潔的肉體……” MdN4的iY\HWiKalSJX

  “請您快點交罰款”電子警察開始催促龍健。 kQ34ep5Oh1WpUcPhJ

  龍健歎了口氣伸出手,按在電子警察的額頭上,5秒過後,電子警察從衣袋裏掏出一張打印單,只見上面寫著“龍健,男,十八歲,黃種試管人,現住太陽佳境c125,罰款500信用幣,余額200信用幣,處罰日期公元5075年9月8日,處罰原因:隨地吐痰。” 。的OdHjICj4Qaggo3t

  “試管人”龍健冷笑一聲,人類自公元2000年以前就發明了試管嬰兒,然而直到3000年後的今日仍然與胎生人類區別對待,真不知道在今天胎生人類那可憐的生育能力面前,這種區別究竟是對誰的歧視。想起胎生人類現在那可憐的生育能力龍健不由感到一陣惡心,自3000年前的電子時代開始胎生人類的生育能力與日俱下,不知道究竟是人類文明的結果還是人類骨子裏的獸性在網絡中泛濫開來的結果。不管怎樣結果是試管人開始大批生產,而在這生產過程中,有人頭腦中靈光一閃,開始研究生產能滿足某些人特殊需要的新品種,盡管這種研究行為是為人們所不容許的。然而曆史證明沒有哪一種不為人們所容許的事情不照樣好好的存在著。龍健其實就是這種試管人,只不過生產者沒有料到生產出他的那對精子與卵子產生了怎樣的變異,使他在擁有了強健的體魄的同時也擁有了超強的記憶力。這種記憶力使他在三年的時間內閱讀完了一整部人類通史。他永遠不會忘記當他看完那部人類通史想要找人去炫耀時無意中看到的那幅情景,那個他喜歡的試管人姐姐為了100個信用幣在一個男人面前脫下了衣服,從電子書中他知道那什麼,也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在依靠這個生存。但是他不能接受,他沖了過去想與那個男人拼命,卻發現那個男人正是他的師父。他呆住了,而他的師父在完事之後問他要不要也試試。 e7FK4De`doUW0cQUV

  “為什麼”十歲的龍健看著女人赤裸的身體呆呆的問道。“因為再過幾年你也要學這件事情,而且一定要學的更好” A。N[Hj]U4ehjcHQ4a

  師父看著他說道。他以為龍健不懂,可惜他錯了,當一個人能把一部近萬年的曆史分析的頭頭是道的時候,那麼這個人怎麼還能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無知少年。 ︿60,qh6g7XEsJm`Um

  “怎麼不想要嗎?”師父問道。 8JVRb5g_dIRHc2boI

  “想,我憤怒地沖進來正是因為我心中有同樣的欲望”少年很快地分析出了自己的內心深處真實的想法。師父一愣,但旋即大笑而去。留下龍健一個人在那間屋裏。 WWkgVEfRtlbfR6sm2

  女人望著他,她完全相信像龍健這種產品能在十歲達到成熟,因為她看到了他的生理反應。她在等,等龍健。可龍健一動不動的看著她,良久又問了句問什麼。 aLUUHko7QA\VgFGkT

  “沒有為什麼,你將來會和我一樣”女人微笑地說道。 1dN︿Mc]a`,3J7CfAA

  “是嗎?”看到女人笑了,龍健也笑了,與女人不同,他笑的很平淡,仿佛剛才什麼也沒發生一樣地離開那間屋子。 dieWnbl,26YTflq8K

  從那以後龍健變了,他變得不愛說話,也不愛與人交流,只是悶著頭不知在幹些什麼,直到13歲那年他親手殺了師父。沒有人知道他是怎麼殺死師父的,只知道那天來了很多從來沒有見過的人,說是要解救他們。接著他們就糊裏糊塗的被解救了,後天才知道他們所在的地方不叫世界,只是一個試管工廠,一個生產了他們並要把他們賣掉的工廠。 0。EJ`J8PmP,。][oY

  龍健從回憶中清醒過來,然後把打印單放到嘴裏,打印單入口即化,還帶著陣陣的甜味。 L,p5的\MOVKtJW26si

  回到公寓裏已是晚5點,龍健為自己做了一頓清新的飯菜,自從試管工廠裏出來後他一直是自己做飯。即使有了女友以後也是,一方面是因為女友是一個工作狂,做飯會浪費她的時間。另一方面則是因為龍健喜歡自己做飯,他憑著自己超強的記憶力通過電子網絡學得了高超的廚藝,並經曆了入味—美食—營養—自然四境界,最終達到的效果是女友那超級拼命工作卻仍然健美的身體,可惜後者自始至終都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h。4BNbgG3jrM2。c︿0

  吃完飯之後,龍健休息了一會兒便在房間裏打起拳來,動作雖然大起大闔,但是卻沒有在地板上弄出一絲聲音,仿佛他根本就沒有重量。打拳是龍健的第二個習慣,雖然現在是電子時代,直接的身體對抗基本不存在了,但龍健永遠不會放棄這個習慣,因為正是這種古老的拳法讓他在他的“師父”發現他破譯了試管工廠的密碼後保住了性命。他永遠不會忘記他的“師父”臨死時的眼神。那是一種死都不會相信自己眼睛的眼神,因為在他看來一個只有13歲的少年是無論如何也打不贏自己這個地球衛士的,盡管自己是個被開除的地球衛士。他哪裏知道,自從龍健在11歲那年破譯了工廠的密碼後他就開始在全球網絡上搜索增強自己力量的方法,終于在1個月後攻破了地球衛士訓練基地的網絡,盡管網絡在10分鍾之後自動關閉了,但就在那10分鍾裏,他強行記住了自己要找的東西。再加上他本來就是為了一些特殊需要而被生產出來的產品,遺傳基因決定了他優秀甚至可以說是強大的身體素質,這些使他只用了兩年就使他超過了那個所謂的“師父”。龍健在破譯了試管工廠的密碼後自然知道自己到底是一個什麼人,自己被生產出來到底是為了什麼,所以直到現在他都不吃一種叫鴨的生物。 aoqqAbSFUsN`\Q︿M

  正在龍健沉醉在活動筋骨的快感中時,一陣敲門聲傳來,不用開門龍健也知道外面是誰,不知是遺傳還是後天的訓練,龍健的五感特別的敏銳,他早就聞到了門外女友,不,應該說是前任女友方雅身上的香氣,盡管她因為害怕浪費時間,從不噴香水, CJW6kV4OE`1gpcf8。

  龍健打開門,只見一個身材曼妙,面容清秀的女孩站在門口,正是方雅。她正一臉愕然地看著龍健。 sDq51OkcGESCN4Ykg

  “你還來幹什麼?”龍健淡淡地問。 nMr\qpfdEa3rXm`。r

  是啊,我來幹什麼,方雅也愣住了,原來她剛從研究所下班,自覺不自覺地走到了這裏,習慣性地按了門鈴,因為她從來不帶鑰匙,而龍健也總在家裏做好了飯菜等她。 YVht︿X。6g4M`3SF4d

  “我,我”不擅言辭的她不知道該說什麼。 UnKTkFFe8jIH2cIK[

  龍健看著她的樣子,不禁歎了口氣,“進來吧,飯菜在桌子上,餓了吧?”龍健的語氣還是那樣溫柔,仿佛什麼也沒有發生。 5ci,的6dnq2k的7b[h5

  “不,不了”龍健的溫柔讓方雅有些不知怎麼是好,禮節性地說了聲謝謝便要離開。 bFSAN5A。的]Bnkbd1j

  “等等”龍健叫住了她“你還在研究時空機是嗎?” ,0pViJ,RSRpkp7DR

  方雅嗯了一聲,但沒有回頭。她是那種想做一件事絕不回頭的人,一如她當時想和龍健在一起一樣。 KXdB`kJZbKRj。c5DM

  “別白費力氣了,你發現的那個方程式是錯的,按照那個方程式,平行空間中的事物根本不可能存在,因為它們將與時間發生不可避免的沖突。”龍健淡淡地說道。 cIQC2Vo8K\E的cr`b

  “你說什麼?”方雅回到頭來,迷惑地問道。 U。rdheJ。GdFdOsSYN

  龍健又重複了一遍。 的TJmng︿DeSJ[RlcX

  “你不懂,那個方程式是經過全球科學家驗證了的,不會錯。”方雅不相信地說道。 4Eoo64Xc,j。5dnXn_

  龍健並沒有和她爭論,只是問她這個世界上有什麼東西沒有錯過。方雅回答不出來,接著龍健拿出一個電子筆記本,“這個送給你”。方雅搖搖頭,不想要。 B5Y︿ILk5EeqCdnb。7

  “這裏面是正確的方程式,本打算在你生日那天給你一個驚喜,不過我看是沒機會了,既然你不想要,那麼。。。”龍健把那個電子筆記本扔向了天空,不一會只聽“啪”一聲,筆記本摔了下來,卻不如落在了哪裏。 `hR[alim]k8`4tV3K

  方雅不如所措的轉身想走,但她沒有邁出腳,因為緊接著龍健說出了她那個方程式中錯誤的原因。乍一聽,方雅就愣住了,那種感覺就像當初一個叫哥白尼的偉人說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一樣。一直纏繞在方雅心頭的疑問仿佛找到了頭緒,但又仿佛沒有。 dKLOkEcaNFUDD]\O。

  “你再說一遍”方雅猛然轉過身,她感覺自己的聲音在顫抖。 [5gl1sE3r5SE。BIT的

  沒有人回答她,那扇門已然關上。 VcPo1ZCW0的7T5`DIp

  她沒有絲毫猶豫地開始敲門。她以為這扇門她至少要敲一個世紀才能敲開。畢竟是自己對不起龍健。她沒有想到只敲了一下門就開了,結果不小心敲在了龍健結實的胸膛上。 8A\occ_KIhT6sUqBf

  龍健在她開口之前告訴她那個電子筆記本是合金材料,還沒有摔壞。 f_2abbK,0W1V`q4NV

  方雅一愣,急忙轉身去尋找那個筆記本,剛轉身,她便聽到了身後重重的關門聲。她愣了一下,咬了咬嘴唇,開始尋找那個筆記本。 1m的dJa[j。sINO︿的l

  關上門之後,龍健深吸口氣,平靜了一下心情,繼續練拳。這幾年他的拳術經曆了剛猛—純熟—圓潤—自然四個境界,其中自然境界中已不再是單純練拳,更重要的是修心,天有四時,人有無常,處無常之境,怡然自得。因此縱使有多大的痛苦龍健也能很快平複下來。也因此,女友事情並沒有讓他消沉,反而讓他看通了許多事情。 XE56HP77的的aMAL4sJ

  午夜,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打斷了龍健的睡眠。“誰啊”龍健邊喊著,邊去開門,剛走出幾步他便知道是誰了,是方雅。 Dc8h65F`1UlVYUa0

  龍健打開門時收回了本來要說的話,因為現在方雅現在臉色蒼白,雙眼通紅。 lqX76Q1shiqcfZD`a

  “怎麼了?”龍健急忙問道。 2LD。︿2n4B8UV。jfP

  “方程式”方雅剛說了一半便要倒在地上。龍健一把抱住她,踢上門,把她抱到了屋裏。 geWlKsnAS0[Ps。oq

  第二天,方雅大叫著方程式醒來,發現自己穿著睡衣躺在熟悉的床上。她愣了一下,旋即想起昨天的事,急忙去找龍健,終于在廚房發現了正在用飛刀做面條的龍健。 h_的p1A的cKMXle7L

  “醒了”龍健平靜地欣賞著她美麗的軀體。 Em2X[FL,PIGigYqLd

  沒有在意到龍健的目光,方雅急忙把關于方程式的問題說了出來。原來她要嫁的那位學術泰鬥在她的電腦裏安裝了監控器,當她把方程式輸入電腦時,那位泰鬥便先一步以自己的名義發表了那個方程式。 YYI7]IZ的pCM4drOI3

  聽完方雅的敘述,龍健“哦”了一聲,便接著做飯。 Qj0lj011gb7[3c`D]

  “你有沒有聽清我在說什麼”方雅難以至信地看著龍健那一副平靜的樣子。 49cCYsBCY0``rW1

  “當然聽清了,你不就是說那個家夥是學術界的敗類嗎?”龍健淡淡地說道。 f6aGPYR1AnoWHWVJ的

  “我真沒想到,他竟然是那樣的人”方雅痛苦地說道。 R1mr08oZ7bjA1gnP

  龍健冷笑了一聲:“難道你就不是那樣的人嗎?” kpa61L的f\Jh]kCjk]

  “你說什麼?”方雅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似的抬頭看著龍健,“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用自己的名義發表,你知道我不是那樣的人。” B5eGlj7sK\jf0\BFS

  “是啊,我以前不知道,不過我現在知道了。”龍健冷冷地說道。 hS0,a8ghja的CHo[q

  “你說什麼?”方雅茫然地看著龍健,她不知道龍健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j2E2BE]hp1ilDV7EE

  “你為什麼要嫁給一個快70的老家夥?”龍健又問了當初他問過的問題。 [d7E[。lAW5cfOjXpD

  “當然是為了能早日研究出時空機器來。”說這句話的時候方雅看起來很痛苦。 KXD`j`74lD。Q0p[j2

  “那麼你現在為什麼而痛苦呢?”龍健接著問她。 ]1]X5Y8Y2U。__SP``

  方雅不知道他要說什麼,只是重複了一遍她想不到那個人竟然會利用她來鞏固自己學術界的地位。 oPi`c4]DSEo的s6MlX

  龍健把飯菜端出去邊走邊對方雅說道:“你如果真的是為科學而獻身,那麼你應該為時空機的進展而高興而不會因為那個老家夥的這種行為而痛苦。”“而現在你痛苦多與高興,你說這是為什麼?”龍健為方雅搬了張椅子。 R。6[n[IY_IDtI。jt

  方雅機械地坐下:“為什麼”她不由自主地問道。 ]jL5Yaqn。[ClXBtpZ

  “有兩個原因”龍健接著說道:“一是你愛他,不能容忍他的背叛:二是你不愛他,但他觸犯了你的利益。” 7C2ReNEsDpG6OYM︿

  “你說是哪一個”龍健接著問方雅。 CCXLJHL98IaIB`GOQ

  方雅沒有回答。 m︿XnQI6K2q0EE3Dq

  “如果是前者,那就沒什麼可說的了,但如果是後者,那麼我在想他觸犯了你什麼利益。”龍健說道:“他阻止你為科學獻身了嗎?沒有,只不過他這麼做這功勞裏就沒你的份了罷了。他也只損害了你的這點利益,不是嗎?換句話說你口口聲聲說為科學獻身,其實只不過是為了滿足你的對名聲的追求而已。這個世界上有人能為100個信用幣出賣肉體,可人家做的是光明正大的交易。而你用自己的肉體去換取名聲,卻打著科學的旗號。那個老家夥也真不笨,知道你利用他,反過來也利用你,我猜他心裏一點內疚感也沒有。你知道你們這叫什麼嗎?當然以你的智商我想你應該能猜到,就是狗咬狗。不是嗎?” c2bT,LlqIbbskr的8

  方雅吃驚的看著龍健若無其事的吃著面條,心裏翻起了濤天巨浪,她一直以為自己為科學付出了太多,而且在內心深處雖然為這種付出痛苦,但卻也自豪,而今天卻被人貶得一無是處。她想反駁,可她無力反駁,因為龍健的邏輯很嚴密,而且她竟隱隱有種被人當眾脫光了的感覺,仿佛她真的是那樣的不堪。 \l6Oj`ZtYM6qm_︿Mb

  “這不怪你,吃飯,”龍健若無其事把一塊她最喜歡吃的合成肉放到她的碗裏,“熙熙攘攘,皆為利往,這是人的本性,也是人的本能,也許你剛開始追求的的確是科學但人在追求某種東西的過程中很容易摻雜上其他的東西,所以滾滾紅塵,失其本心,難避風塵。你還好,還沒嫁過去……” cI`DbZ\kIJUGhtA的b

  龍健還沒有說完,方雅便哭著要跑。龍健一個箭步,搶到了她的前面,任她怎麼掙紮就是不放開她,最後方雅無奈,伏在他的懷裏大哭起來。“好了,一切都過去了”龍健輕撫著方雅的秀發,“真是的,跑,這不明擺著承認自己錯了嗎?錯了就認錯,跑什麼?”龍健小聲嘟嚷了兩句,方雅聽到了哭得更凶了,龍健不再理會她,只是緊擁著她,直到她徹底平息下來。 eWd3hUZ5c4,h︿Mgjq

  等飯菜都冷了的時候,龍健聽到懷裏的方雅輕聲說了句對不起。“如果你向別人道歉,就應該讓對方聽到。”龍健說。方雅掐了他一下說她什麼也沒說。“既然你沒有道歉,那麼就應當用行動補償,因為你也承認自己錯了。”說完就把方雅抱起來向臥室走去。 kTSMpObeMm8_2JZ[0

  一個月後,龍健在廚房裏教方雅怎麼做菜,看著那雙玉手在靈巧地動作著,龍健心裏感到無比的幸福。自從龍健幫方雅分析了自己後,方雅開始放下從小就開始的做著的科學夢,雖然依舊在研究所裏工作,但不再像以前那麼拼命,這使她有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感覺,尤其是龍健,按她的話說,這是她真正的認識龍健,她曾問龍健,他那麼聰明為什麼要埋沒自己,龍健說3000多年前的愛因斯坦很聰明,他也沒有埋沒自己,結果第三次世界大戰雖然沒有要了我們的命,卻讓我們吃上了人造食品。不埋沒的同義詞是不甘心,不甘心得不到別人的尊敬,可就算是得到了別人的尊敬又能怎樣,萬物有榮必有枯,當一切成空,虛名卻又有何用。對于龍健的理念方雅並不是很贊同,可當她回望曆史,卻得出了同龍健一樣的感覺,那是一看透曆史的蒼桑,同時也是一種對當前生命與生活的珍惜。她說:“我們每個人在一步步走向死亡,所以無論現在如何,未來怎樣,我們最合算的生活方式是坦然。”坦然之下她說了一句讓龍健心驚肉跳的話,她說:“我們結婚吧” ]B]BTeeMY7P1L7c4

  結婚?這個早已過時的字眼幾乎已經從人類的字典裏刪除,在如今人類應用更多的字眼是:在一起。當龍健被方雅拖著去結婚的時候,他們出現他們竟是那一年裏唯一一對登記注冊的夫妻,而且結婚儀式也免了,一是教堂早已被科技與不婚同居所打敗,二是兩個人都是試管人,沒有什麼親戚可以通知。龍健是個無業游民,沒有什麼朋友,至于方雅,由于一心工作,同事有的她竟然叫不出名字。而且,那些同事也不會無聊到去參加什麼婚禮,畢竟不熱愛工作誰能進那個地球研究所。 `Z_mhomBXn8q。bTmI

  婚後,方雅與其說是一個科學研究者,不如說是一個家庭主婦。而龍健卻再也不能過那種無業游民的生活了,因為他要養家,雖然方雅的收入足以夠兩個人用,但是當他看到方雅熱火朝天的忙著做家務的時候,他可坐不住了,無奈之下只得申請去研究所工作,還能美其名曰跟上老婆節拍,共同進退。 s40h1Kh`l。Y的He5a

  地球研究所是一個很權威機構,而這種機構在龍健把現在時空研究中的另一個重大問題解決後很快向他敞開了大門。 I0VlHfVWR的Xdl4GiC

  公元5076年9月8日,全地球人都在關注著一場重大的實驗:時空穿越實驗。實驗的主持者叫龍健,一個年僅19歲的天才少年。休息室裏,方雅正跟龍健爭吵,因為龍健要親自穿越時空。 S8kpEE8FdSJA3j,hF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萬一失敗了怎麼辦”方雅婚後第一次向龍健吼了起來。 nj1`j的7X2\bs3LdGc

  “不會失敗,所有失敗的因素我都考慮過了,包括那個70多歲想占你便宜還想取得今天這種成果的人,我2個月前就把他氣死了,現在無論是人為的,還是客觀的失敗因素都不存在,等待我們的只有成功。”龍健輕擁著方雅柔聲說道。 5nW︿OJiTm5e66r_C

  “我不管,我不讓你去”方雅緊緊的抱住自己的男人,怎麼也不松手。 \1lZMINOi2RDm。HKk

  龍健歎了口氣,要不是什麼狗屁人權保護,做這麼凶險的實驗怎麼也輪不到他自己出馬。 mInf_,qPF。4KSW87J

  龍健輕輕掙脫了方雅,“有人說人生在世,總有一些事情是要冒險的,不過親愛的,我這次不是冒險,只是做一件對于我來說輕而易舉的事情,所以你不用擔心。”龍健說完走進了實驗室。 IEYAToC,5[OiWAFs

  其實龍健心裏也擔心,必竟這是一件從來沒有人做過的事情。不過心境坦然的他相信自己沒有錯,這種信念與平時的習慣使他順利的完成了時空機器的各項操作,唯一需要的只是能量,一種巨大的足以扭曲時空的能量,而這種能量只能在超新星爆炸的時候才有,所以他在等待著今晚那顆恒星的爆炸。 2GYV[OicOT。︿f8tBg

  公元5076年9月8日晚8點,一顆恒星結束了它的曆史,但它的能量卻開辟了另一個曆史,無論是對于當前的人類,還是對于以前的古人。 YdnoarIPgTIXlmNn

  龍健的確沒有錯,當他的身體在時空機器裏分解破碎虛空的時候,全世界的人類都歡呼了起來,這是人類新的曆史,它的意義足以與人類直立行走相媲美。然而龍健並沒有像預先計劃中的那樣,在淩晨7時回來,沒有人知道為什麼,人們只是在焦急的等待之後,像龍健那哭得死去活來的妻子方雅表示了深切的同情與慰問。而後者在經過了幾天的割心之痛後又恢複了以前的樣子,一個典型的工作狂,不過不同的是這一次她研究的是如何人為地引爆一顆恒星,目的是找回失去的愛。 X。1EZ\TpXiFTGmbP的

  龍健錯了,但那不是他一個人的錯,而是全人類的錯。那本人類通史在曆經千年的整理後早已失去了它本來的面目,包括曆史中的年代。這直接導致了龍健的曆史坐標失誤,這種失誤哪怕是錯了一分鍾,其結果便是龍健永遠找不到回家的路。可憐龍健還千辛萬苦的考證了所有的曆史。“人類所有的真理不過是人類自己的一場游戲而已”在發現自己錯誤的原因後龍健說道。


正文 第二章

  龍健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一陌生的世界裏,蔚藍的天空,郁綠的古樹,高高的青草,潮濕的泥土,還有時不時飄入鼻孔的花香,吹入耳中的鳥鳴。看著眼前的這一切龍健有種想哭的沖動,不是因為他的實驗成功了,而是因為這是人類曾經擁有,卻是自己那一代人所不敢夢想的世界。在他們的那個世界,天空被塗成了五顏六色,大地被冰冷的金屬覆蓋,人工培育的花木散發著令人作嘔的味道,一切一切給人的感覺是壓抑,一種令人緊張的壓抑。 44PkCtlh7ghqOGKH`
  龍健躺在草地上,久久不願意起來,他感到一種無比舒服的感覺在心中流淌著。 lXSl6Ic9YSh0ltQUD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正在龍健享受著那份清新與自然的時候,一股血腥之氣被清冷的風吹到了龍健敏銳的鼻孔裏。龍健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只見不遠處,一只白額虎正在匍匐著向他的方向走來,顯然那個家夥把他當做自己的美餐了。不知道老虎看到龍健時心裏是什麼感覺,不過龍健看到老虎時心裏卻是無比的興奮,他急忙掏出電子相機,啪啪的向老虎拍起了照片,而在老虎撲過來的一剎那,他按下了充滿巨大能量的相機上回家的按鍵。在按下按鍵的那一刻他仿佛看到了人們看到這種滅絕了的生物的照片時的表情。可是事實上是在他按下按鍵後他只看到了那只老虎的血盆大口。大驚之下,龍健用手掰住了老虎的大嘴,卻不想那畜生用前爪撕扯著他的胸膛,巨痛之下龍健猛然用力,竟生生地使老虎的嘴脫了臼。那老虎慘叫一聲掙出龍健的控制,仿佛不甘心似的看著龍健嗷嗷地叫了兩聲,便要倉皇離去。正在這時,只聽嗖地一聲,一只飛箭疾如流星地插入了那只老虎的脖梗,老虎再次慘叫,不過這次它倒在了地上,再也沒有站起來。“壯士無恙否”一個長相頗有幾分威嚴之氣的男子跑了過來,扶起龍健。不過龍健渾不知覺,他正呆呆地看著那部相機發愣,到底是哪裏錯了,他必須找到出錯的地方,否則一但過了返回期限,相機裏那足以穿梭時空的能量將實體化,即由能量變為物質,那樣在這個根本談不上科技的時代,他不可能再把相機裏的物質還原為能量,更不可能再次利用恒星爆炸的能量,所以那意味著他將永遠回不去了。“壯士?”在經過那人多次的呼喚之後,龍健終于有所覺察,抬起頭來,一由眼前一亮:“請問現在是公元185年嗎?”剛說完方才想起這個時候還沒有公元的概念,于是連忙改口:“請問現在可是中平二年。”那人一愣,對來人的奇言怪語頗感驚奇,但大概意思還是聽懂了,再仔細看了看龍健,只見他與自己年齡相仿,雖身穿異服,但容貌于中原人無異,一樣的黃皮膚,黑頭發,黑眼睛,身材也與自己相仿,身高八尺左右,只是面容中透著一股本不屬于這個年齡的平和之氣,但這種氣質在他身上卻又是那麼的自然與和諧,不由心中大奇。 UXAk5bgg7CdON[MOY

  卻說龍健見來人不回答自己的問題,只是看著自己出神,恍悟自己面前的這一個是個古人,于是說道:“敢問壯士,如今可是中平二年。”那個又一愣,料不到此人能說中原話,于是笑了笑說道:“壯士何以不知年月,如今是中平元年,並非中平二年。”“中平元年,不對啊,自己明明設的是公元185年。”龍健自語道。在問了那人一些問題之後,龍健突然明白他錯了,他太相信人類所記錄的曆史了,中平二年並不是曆史上說的公元185年,而是公元186年,而且這一年也根本沒有什麼黃巾的影子,黃巾起義還沒有發生。黃巾起義發不發生跟他沒有關系,但這種錯誤直接導致了時空機器上事件與時間的脫節,也就是說回家的路被錯亂的時空給阻斷了,而要打通這條路,則需要把時間與事件重新調整,而這個沒有一天時間是做不到的,而現在他只剩下不到3個小時了。龍健急了,他開始拼命擺弄那部相機,試圖把時間與事件調整,渾然不理會身邊的那人。那人見龍健不再理會自己,也不著惱,只是靜靜地看著他擺弄手中那個黃不溜鰍的東西。過了不久,他實在忍不住了,因為他看到龍健因為動作太大,身上的傷口始終在流血,他真擔心那人的血就這樣一直流下去,直到流完。見那人全神貫注的樣子,知道他在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但再重要,怎麼比自己的性命重要呢?想及此,他又開始和龍健說話,但龍健根本沒有聽到。後者現在滿腦子是修改這個機器的程序,如今正在拼命的輸出頭腦中的程序,之所以說拼命,是因為他也感覺到了自己的血已經流得太多了,但他停不下來,因為在他內心深處,始終有一張美麗的臉在看著他,等著他回去。 E`kQBcpiFq0MJ\4P

  正在龍健感到越來越不支時,只覺頭部一陣巨痛,接著便什麼也不知道了。原來是那個古人見他血流的太多,但他有生命危險,無奈之下把他打暈了。 p的c。F\。O3QPBoq,的1

  龍健做夢了,夢到了他的時空機修好了,他回到了方雅身邊,緊緊地擁抱著她,但當她想要親吻那令人迷醉的櫻唇時,他發現她的唇是那樣的冰冷,她是在怪自己嗎?他想看看方雅的眼睛,卻發現那雙眼睛已無神彩,如同死屍。龍健大驚:“雅兒”他失聲大叫。 ︿STWjnDNJW_gX0,W_

  龍健醒了,但他甯願不醒,因為他突然發現在沒有方雅的世界他是多麼的難過。也許人總在失去時才體會到珍惜吧?但他也知道如果時空能倒流,他還這麼做,因為他的確沒有錯。想到這裏龍健又想起了讓他回不去的原因,于是他又明白了一點那就是人類的曆史也不過是人類心靈的一場游戲罷了。龍健苦笑著沉沉睡去。 XWBfHF0E`的c2WBihP

  再次醒來時已是另一天的早晨,陣陣肉香,穿過那關著的屋門飄進龍健的鼻子裏開始挑逗他那本來很旺盛的食欲,更何況他已經近兩天沒有吃東西了。他勉力坐了起來,不禁開始打量這間屋子,這間屋子很小,四周的牆壁沒有任何的裝飾,裸露著劣質的磚塊,床邊的兩扇窗戶糊著粗糙的灰白色的紙,雖然擋住了外面明媚的春光,但卻絕沒有在50世紀時的那種壓抑感,大概是因為這裏的空氣吧,清新而令人舒暢。 ZRFFpll︿V︿OjNEAGm

  龍健推開門,看到一個與自己差不多的男子在院子中的火灶裏煮著一鍋肉,一張完整的虎皮正曬在院子一角的牆上。龍健整理了一下記憶,知道那個男子是自己在叢林裏遇到的獵戶,當然也知道正是他打暈了自己。 G`bAaqb23d3BHdc5h

  看到龍健醒了,那人似乎很高興,急忙幫龍健搬來一張石凳,順手遞過一塊熟肉。龍健用中原話道了聲謝,然後大嚼了起來,肉的味道有點酸,這使龍健想到了那張虎皮,這應該是虎肉,再加上那人的做飯技術並不怎麼樣,要在平時他是不會吃這樣的食物的,但他確實餓了,所以吃了很多。那人看著龍健吃完又給用竹筒給他盛了水,然後便說道:“昨日之事望壯士莫怪。”龍健一愣,旋即想起他所說是昨天打暈自己那件事,于是淡淡笑了笑:“某應謝壯士救命才是,如何能怪壯士,未請教壯士高姓大名。”那人見龍健說話隨意,也不以為怪,當即抱拳道:“某乃當地人氏,姓高名順,字文達,未請教壯士高名。”“高順”龍健覺得這個名字很熟悉,接著想起這是漢末,再過不久將是三國時代,記得三國第一戰將呂布手下有一個人也叫高順,不知此高順是否彼高順,當下也拱手道:“某乃地球人氏,姓龍名健,字一飛,再次感謝高兄相助之恩”。 8qAYYFnnrYYOgtCr

  “一飛兄不必如此客氣,想必地球不在中原,一飛兄也非中原中人?”高順笑道。 Bp5`B67sXlfb8DCnh

  龍健知道自己雖然熟知這個時代的曆史與習俗,但自己的言行一時難改當下便道:“文達兄所言不錯,地球的的確非中原之地,但吾祖藉洛陽,後先祖遇仙家點化舉家遷往昆侖學道兩代,後又遷往地球,至吾父代因思念故土,譴吾來歸根,不知此地離洛陽何如?”龍健迅速地編造了自己的身世,令高順深信不疑。 RFNr9SNIT_h`lo\1`

  “吾自第一眼看到一飛兄,便知兄非常人,果不出某所料,非仙家之術,安能有如此神采。”高順笑道:“此處不遠即燕門關距洛陽有一個月的腳程。”說完又道:“吾與一飛兄家況大致相同,吾本河內人氏,後先人因尋胡人報仇故而遷與此地。” B3,的Q14Ng_fK5AHtW

  正說著,只見一個年紀稍大容貌與高順頗為想像的男子走進院子,高順忙介紹到:“此乃吾兄高和字成武。”又對高和言道:“此乃地球人龍健,字一飛。”龍健高和相互見禮。原來高和夫婦與父母住在一起,高順因尚未成親,便一人住在這裏,今天高順煮虎肉,便請兄長取些去。高和比高順善言辭,交談了一會兒,取了虎肉自去。 ,SYOr7gGPY]︿]db\

  經過交流,龍健發現高順頗有武力,也有從軍的理想與抱負,不由有點相信這個高順可能就是呂布帳下的那員大將,于是想起了曆史上對他的描述,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忠義,接著就是他帶兵的才能。只不過跟錯了主子,落了個被殺的下場。 2TUrQiiWAUPKBlege

  高順今天特別高興,好久沒有人可以和他談得這麼來了,那些獵戶只知道一日三餐,完全不想男兒一世當做些什麼,以前和兄長也談到這些關于人生之事,但自兄長成親以來,兄長終日埋首于家事之中,這讓自己感到一種莫名的寂寞,自己時常想男兒志在四方,因此直到今日還未成親,這在當時是絕不多見的事情,但是自己又時常深感困惑,故而雖有四方之志,但直到今天還未出家門一步。今天面前這個人,雖然說話不多,但每一句或能道出自己心中所想,或能一語點醒自己多年以來的疑惑,這讓高順多年來的困惑竟然解決了。于是兩人一直聊到了天黑。其實不光高順有這種興奮的感覺,就連龍健心裏也感到自己竟然在某一刻忘記了自己的悲傷。很快龍健就明白這是因為50世紀的人根本沒有面前的高順這種真誠與坦白。那裏人人都戴著厚厚的面具,友情被一種精明的利用關系所支配。這裏,高順或許也在從自己這裏得到什麼東西,但那種感覺不一樣,龍健感到自己是心甘情願的向高順解說著自己所知道的東西,而且有時還擔心他聽不懂,不過他卻沒有主動的去解釋,因為他知道只有高順自己問了,他自己才會明白,主動去給的東西大多沒人珍惜,這是人類的共性。 N02j\BPSolsnLFKI

  大概已是午夜了吧,龍健因為有傷在身,開始發困,直到這時高順才發現他們在院子裏坐了一天,而且午飯晚飯都沒有吃,不由大罵自己該死,連忙扶著龍健進屋,自己去准備吃的,並親自侍奉龍健吃飯,龍健可不想讓高順侍奉,那讓人有種同性戀的感覺,但高順死活都要喂他,沒有辦法,龍健的確也是餓極了。 nkU[h︿R5SRHoLJk[

  侍奉龍健吃飯之後,高順方才進食,但思及方才所聞,卻是食不知味。 5H`NKKd9rBN``BXE4

  第二天一大早,龍健醒來時差點沒得心髒病,因為他看到高順雙眼通紅地跪在了他的床前。 LQ68gbSKLCI6AA3eX

  “文達兄何故如此?”龍健連忙下床問道。 \[O,,0hUBR8Z3oKHI

  “師父在上,請受文達一拜,”說著就要高順就要磕頭。 bc5jrK5o8,E8D_FVN

  龍健哪能讓他拜下去,一把就扶住了他,但高順哪裏肯聽硬要拜下去,卻不小心弄破了龍健的傷口。結果在龍健叫痛中,他終于沒有拜下去。高順一邊小心地幫龍健處理傷口,一邊道歉,接著說自己是實心想拜他為師,但如果他不想收他為徒的話,他也不勉強。 atQY。的C的G2PMqEVCA

  龍健苦笑一下:“文達兄欲拜我為師,但不知文達兄想學什麼。”龍健的意思是自己沒什麼可以教他的,畢竟昨天兩只是聊聊天而已。 X77\Q1o_B4q_0m8q4

  不過這句話到了高順那裏意思可擰了,高順以為龍健要收他為徒了,想問他學什麼,當下便又要拜下去,幸好想起龍健身上還有傷,萬一再出點事,拜師的事可就泡湯了,當下便說:“師父要收我,我要學會師父所有的本領。” 0slE2H`VjRMQClQ4Z

  高順一說這句話,龍健就明白高順誤解自己的意思了。但他沒有糾正,他知道依現在的形勢,那樣做只會讓高順失望,這可是自己人生中的第一個朋友啊。龍健看著高順等待自己答複的樣子,不由暗暗發怵,這哪是等自己答複啊,兩眼冒著光,擺明了一副要把自己吞下去的樣子。龍健暗暗發誓以後不可隨意與人聊天了。 0Q[5Ojfo]lOTFX`pL

  “這,這”猶豫之中龍健突然想到了一在三國裏很特別的人,劉備,那個在演義裏靠哭而有江山的人,他最初和關羽,張飛兩人結義。自己不如和高順結義算了,那樣也算有了一個真正的朋友。當下便向高順說拜師不行,但自己很想和他結為異姓兄弟,不知他肯不肯。 8em]igTHTBhiF。eW3

  高順愣了,他沒想到自己認定的“師父”肯和自己結拜,當下便想說自己高攀不起,但轉念一想“師父”這般鐵了心地不收自己為徒,不若結拜,早晚聆聽師父真言,也是一種福分。當下便一口答應,結果一說年齡,龍健才19歲,高順又犯難了,因為他已經27歲了,這樣豈不比師父還大。龍健見他神色有異,于是便問他怎麼了,高順很不好意思的說自己不想比他大,因為就見識而言龍健勝他萬倍。龍健一聽,這哪跟哪啊,不過細一想自己昨天的一番言語能讓這個平時極穩重的人做出如此“拜師”的事情來,不禁感歎曆史文化傳承的偉大,以及高順求知的渴望,當下便執高順的手在香案前拜為兄長。 Wg0ljgF\tZ1AC3fe

  結拜完畢後,龍健對高順坦言道自己只不過讀書多了一點而已,實不敢收什麼徒弟,他如果有什麼想學的話,自己可以把自己讀的書默寫下來。當下便讓高順感激不已,所以在知道龍健不會使用兵器時,當下要把自己家傳的槍法傾囊相授。龍健知道自己不能推辭,否則就是看不起自己這個大哥了,當下也愉快的答應了。不過當龍健把書默寫了一半時發現了一個大問題,那就是自己寫的是50世紀的文字,雖是漢文,卻與當時的文字頗有差別。無奈之下只得對高順說自己在地球時用的是文字與中原文字不同。高順說那不打緊,自己學就是了。龍健一聽也好,于是就開始教高順學習50世紀的文字。 VBMXApGEbRU1J7ZI`

  轉眼春來秋往,一年時光已過,這一年裏龍健高順兩人互為師徒,一個教識文斷字,一個教神槍無敵。至第二年春天時,高順已經掌握了50世紀的常用文字,並把自己學得第一本書爛熟于胸,那本書的名字叫《孫子兵法》。而龍健本來是為了應酬高順才學他的槍法的,但一學起來發現這種槍法裏大有文章,不由興趣大增,又見高順學習到了不要命的程度,每天只睡不到4上小時,也就是兩個時辰,心中不由也是佩服,于是日夜練武,由于他天生體能素質好,一年之內竟學得高順槍法的八成多。兩人都對彼此的進境歎服。尤其是高順,對龍健能在一年內達到自己十幾年的境界,不由對龍健習武的潛力感到十分震驚。但又一想龍健祖先曾隨仙家學道,自不可以常人度之。 s]DUL85C3ZH6k的KsM

  經過一年多的時間,龍健已沒有了初來這裏時的新奇,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種隨意,這一點從他的槍法中可以感受出來,雖然他的槍法是高喊教的,但正所謂槍是死的人是活的,龍健的槍法沒有高順的那種淩厲之氣,卻有一種自然之意,一種讓對手提不起鬥志來的氣勢,按高喊的說法則是兵者,凶器也,執兵者,必恨也,無恨則氣勢不足,而龍健的槍法卻偏偏讓人恨意全無。因此高順無有必要,從不輕易與龍健過招,那太讓人難過了。 ce1iXpgasb,0qVq[

  二月的春風給整個雁門地區帶來了一片花紅柳綠。這一日,高順對龍健說道:“今我學藝已一年有矣,愚兄雖熟讀兵書,但無實際之經驗,枉有一身本領。不若學古之賢士,周游天下,方不負我之所學。更可讓賢弟一展抱負,何如?” \ingKq,lqT[lqgSp

  龍健自無不可當下也說道:“當今天下大亂,正是我等救民于水火之時,大哥所言正合吾意。”既然高順想出去闖蕩,自己與其攔著免得他投錯了人,不如和他一塊去,順便點點他天下大勢。 [rGl[R8Lg505E58K3

  見龍健贊成,高順更是高興,無形中他越來越把龍健當做自己榜樣來看待,總感龍健做事異于常人,卻又無比明智,因此雖然他是大哥,卻事事都想要聽聽龍健的主意。當下兩人收拾行裝,辭別高順家人,出雁門而去
正文 第三章

  一路上龍健兩人一邊比較武藝一邊探討問題,不過總是高順向龍健請教一些兵書上他不懂的的問題。龍健見高順對兵法越來越著迷,不禁開始相信他就是曆史上呂布手下的那個高順。還是不要讓他跟了呂布,否則…… rVYXZGYME9A1E的n8g
  “賢弟,拍一下這裏的景色”高順打斷了拿著相機的龍健的思路。在龍健昏迷的時候高順把相機放在了龍健的床上,後來龍健于他結拜便他便問起了當時他為什麼一直擺弄著那麼一個東西連生命都不顧,龍健于是說那是他的家傳之寶,當時壞了覺得對不起家裏人,所以他要修好它。等龍健用相機給高順演示了一番後,高順連稱好寶貝。于是龍健就教了他照相之法,兩人並且照了多張合影,反正那裏面還有數十萬張的空間。 9sj8d6,t0JgA4。[qH

  龍健把相機遞給高順,剛想點點他天下事的時候,一陣喊殺聲傳入了他靈敏的耳朵。“走,去看看”龍健一把拉起高順便縱馬向聲音傳來的方向走去。說起騎馬,龍健並沒有騎過馬,當高順要教他騎馬時,龍健心中也有些雀躍,但當他看到那所謂的馬鞍和馬鐙時不禁傻眼,于是堅決不騎直到他自己設計出穩固而靈活的馬鞍和馬鐙時,放才試騎,而他的設計也著實讓高順贊歎不已。 \psY3qA1YdM0hoeke

  此時高順見龍健一臉小心的向東方馳去,他知道自己這位兄弟五感異常敏銳,當下也緊跟上。大約行了半柱香的時間喊殺聲已十分清晰了起來,當下兩人再不耽誤,急忙向來聲而去。又行出十幾裏許,兩人終于見到了那一片戰場,准確地說那只是一個人的戰場,只見一個高大魁梧的馬上將軍頂束發金冠,披百花戰袍,擐唐猊鎧甲,系獅蠻寶帶,縱馬挺戟,在一片胡人打扮的人群撕殺,而就在這個戰場的不遠處,也有一群漢兵,不過他們只是靜靜地看著,那表情像是在看一場表演,是的,這的確是一場表演,是那個將軍一個人的表演,雖然敵人有不下二十人,而且看樣子都是強壯的胡人騎兵,但沒有一個人能在他手下走到十合,每一個殺紅了眼沖過來找他拼命的人都在瞬間看到了自己身體的血狂噴而出,紅得仿佛遠處的夕陽。 oS。BDsCImVnb8dR

  “好功夫”高順看著那員大將,忍不住贊歎道。龍健從第一眼看到那個武將開始就知道他是誰了,除了那個人,誰能有如此神勇的功夫,就是自己也未必能在他手下走上十幾個回合,那個人是天生的武將,也是天生的女人心目中的英雄。想到女人,龍健又想到了自己的身世,自己雖是為了女人而生產出來的,但在今天來看科技的力量終究比不上造物主的神奇。想到這裏他有種很荒誕的想法,那就是如果把呂布弄到50世紀,不如那些有某種需要的人們看到他會是一個什麼樣子。 ZdZmpIdZn3\2Qrl

  轉眼呂布已經殺完了所有的胡人,只見他手執方天畫刊戟在夕陽下縱馬而立,高大威猛的形象讓龍健想起了一個在50世紀早已消失了的詞,那個詞就是神。的確,看他手下那群士兵的眼神,那就是一種對神的羨慕與敬畏。 F\Z0gHGr的qfC1sAHs

  “真英雄也”高順說完馳馬向呂布而去。龍健心中苦笑一下,看來自己的大哥的確就是呂布手下的高順了,他們的緣分真是不淺啊。于是也拍馬而出。 qi︿26FmY_gUefJ[G

  而此時的呂布正沉浸在一種複雜的情緒之中,他自十五歲那年父親去世便開始為縣吏效力,後來由于武力勇猛過人,箭法出眾,被人授與飛將的稱號,再後來受到刺史丁原常識,認自己為義子,又任自己為主簿,掌管文書簿籍及印鑒,他可謂一帆風順,但這些日子過得久了總有種不舒服的感覺,不知道為什麼他內心深處總有一種渴望,這種渴望在與那些不堪一擊的敵人作戰時更為強烈。 s5VFXT79︿A。1IA4B2

  他今年已經二十八歲了,卻還沒有成親,他常說男兒志在四方,豈能為妻室所累,但這並不說明他沒有女人,事實上除了義父丁原送給他的歌妓,他還在不久前又有了一次豔遇,那是一個富商的小妾,當那個女人不小心摔到他的懷裏的時候,他看到了她紅紅的雙頰。突然間他想征服那個女人,于是他第一次主動的去動女人的心思,而且很順利地在三天後睡在了那個女人的床上。那天他很興奮,尤其是當那個女人心甘情願地在他面前脫去所有的障礙的時候,他感到自己得到了一直渴望的東西。那一刻,在任何危險的情況下都能保持鎮定地的他,突然有一種想發抖的感覺,而且那一次也是他真正的在享受女人,而不是發泄。 iG2fld6RL的dSlLpQt

  不過,很快那種感覺並沒有持繼多久,在他第二次與那個女偷情的時候他就發現仿佛自己的激情在第一次已經用完,剩下的只是肉欲與一種更讓自己難受的渴望,自己到底在渴望什麼?他一直不停地在問自己。 ,ANVtb。3nTqYS3,s0

  不過,他不是那種喜歡想問題的人,所以很快他搖了搖頭,驅走了心中的雜念,正在這時,他注意到了高順與身後的龍健。但見兩人雖身穿漢服,但所騎坐騎的裝備即馬鞍與馬鐙頗為怪異。 RZj3clZP\LNjHXTq

  “汝等是何人?”呂布高聲問道。 0N3Qe︿8mnK3PY。Z,B

  “某乃雁門人氏姓高名順字文達,路經此地因見閣下武藝神勇,心中感佩,特此相見。”高順看著呂布,不由感到自己的聲音有些發抖。“真英雄也”他在心裏不斷的感歎道。 aW30GGgffD9sah8t

  呂布看著高順的目光點點頭,他看過太多這樣熾熱的眼神了。不過他很快注意到了高順身後趕來的龍健。“那是我的結拜兄弟姓龍名健字一飛。”高順看到呂布的目光,于是很快為龍健做了介紹。“敢為壯士尊姓大名?”高順最後問道。 qhU]DEsfpO7m的NLUQ

  “呂布”呂布收回看向龍健的目光,淡淡說道。 U的2的dKkjeNbeZ1`4

  高順不由失聲一叫,原來他早就聽到過呂布飛將的大名,只不過從來沒有見到罷了。“原來是飛將呂大人,怪不得如此神勇,高某失敬了。”高順連忙行禮。 [cr6G0WSZ的q3h︿sV[

  呂布淡淡一笑:“客氣了,吾觀汝也頗有武力,何不從軍以博個封妻蔭子。” [dK[J2o2cdtdDma

  “能投入大人帳下,實在是小人的福氣,”高順說完便下馬拜了下去,“拜見呂大人。”拜完後突然想起自己還有個結義兄弟在旁邊,不由暗怪自己一時頭熱,竟把這個良師益友給忘了,當下便向呂布說道:“吾之賢弟胸有不世之才,願一同跟隨將軍。”一句話把龍健也扔給了呂布。 1B,[spV]TpEnPKm1J

  呂布淡淡的看了龍健一眼,輕輕點了點頭,便自顧自往自己的士兵營馳去。而高順則上馬拉住龍健的手說:“此人有不世之勇,吾二人得名主矣。” BTs0AqbAkfj4C。mPt

  龍健本來是來阻止高順與呂布發生太多關系的,哪知這麼快高順就跟了呂布,還把自己給搭上了,不由開始感歎,也許這就是命運吧,當你不期然遇到一個人,這個人完全有可能改變你的命運,就像他當初遇到方雅,而來到了這個地方。而高順遇到呂布便注定了他英年早逝的命運。 。OfTokaJJP`chZO`j

  龍健知道既然自己來到了這裏,那麼曆史就有可能在這個時空改變,這是4世紀末方雅所在研究所的研究成果,但是任何改變都是以既定的曆史為前提的,這也許就是傳說中的宿命與緣分。看著本來成熟穩重的高順一副興奮得不知如何是好的樣子,龍健知道自己最好保持沉默。 jI︿JXAG[eDs3j5pRY

  高順見龍健不說話,也沒有在意,畢竟龍健本來就是這麼一副淡淡然的樣子。 QJk9jbnCW]LUk_Ra

  回到呂布的軍營,龍健就接到了一身士兵服,原來呂布讓高順當了一個小校,而自己小兵而已。也是,在這個時代出身很重要,自己與高順毫無背景,自然不會受到重用,這從劉備見人就說自己是漢室宗親,從而處處受到優待,可見一般。高順對自己能當上一個小校並不感到失望,反而有種想要從小校做起一展所學的抱負,只是對龍健當一名普通士兵頗有意見,于是想要去找呂布,想再次推薦龍健。然而一入軍營,隨便出入便難了,更何況是見呂布呢,再者兵營中的士兵見高順一來就當小校,多有不服,因此高順想找人為他傳話都不可能。于是向龍健道歉,並說以他們兩個人的才能一定會有出頭之日的。 ,0pCH6W6p8IgSf4的B

  “既然有出頭之日,大哥又何必道歉,安心表現就是了。”龍健不想讓高順太自責,于是對他說道。 _IFkb`nJ2pPD__ndZ

  在當時一匹馬的價格是最低也有100兩,龍健與高順的兩匹馬是用那張虎皮換來的,托這兩匹馬的福,龍健與高順被編入了騎兵。龍健知道曆史上說得沒錯呂布這個人的確是有勇無謀,除了對來投自己的人冷淡外,對自己設計的馬鞍與馬鐙也不聞不問,而且有其將必有其兵,就連他手下的那些騎兵也嘲笑兩人那奇怪的馬上裝備

北大叔 於 2015-05-25 08:36:10 修改文章內容


商業贊助
發文數:1
發表時間:2021-05-15 06:32:41
Default sogi
發文數:356
發表時間:2008-02-17 12:37:00
正文 第四章

  轉眼在呂布手下當小兵已經有三個多月了,這一個多月裏高順每天刻苦訓練,他的刻苦讓其他的士兵佩服,而且在高順與全小隊的人全部單挑完之後,高順的威信豎立了起來,再加上他為人忠信,因此開始逐漸受到士兵的愛戴與敬重。至于龍健他每天的工作便是單挑高順和與士兵們聊天,單挑高順是他自願的,但是與士兵們聊天則是被迫的。 deZqJIaBIBh︿O8URX
  記得那一天他看到一個士兵拿著家信來找高順,高順不在,便問他識不識字,其實在他教高順學50世紀字的時候,高順也這個時代的文字教給了龍健。兩種文字本是一脈,因此龍健學得也飛快,只是不顯露出來罷了。龍健接過信,便把信上的內容說了出來,原來那個士兵的相好想要嫁人了。龍健念完信,那小兵就急了,說著就要去砍了他相好的“奸夫”。本來他砍他的好了,可是龍健念及這個小兵平時與自己關系還可以,于是說不用砍,這個女人是唬他的,接著便指出了信中的多處漏洞,並做出結論,他這一陣一定是沒有去看過人家,人家這麼做其實只是讓他去看一看他。小兵當然不信,龍健說不然咱打賭,輸了你給我端一個月的洗腳水。小兵說賭就賭。結果他給龍健端了一個月的洗腳水。 3Z5Y︿rEB3PF的4JMk1

  不過,那小子不地道,輸了之後逢人便說龍健知道女人的心,是個色中高手。結果一大批處在某種生理期的士兵紛紛來向他取經。無奈之下,龍健成了那群士兵的顧問,當然顧問不是白當的,先是得給好處費,到後來便開始明碼標價,在成就了一批人平時只能想一想的春夢之後,龍健聲名大振。 V6FE7Eno\︿2Rng8SN

  龍健本來對錢財並沒有多大概念,之所以收費只是想讓纏著自己的人少一點,因此他發的那筆小財也多是救濟了家中有困難的士兵,因此在騎兵隊裏他與其他士兵的關系是最好的。直到發生了一件他怎麼也不會想到的事。 KA︿tSP6J9EGrcaiAI

  那次他幫一個士兵追到一個富商的小妾,本來他是從不想幫這種拆別人後牆的事情的,可是那個士兵整天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在訓練時還差點從馬上摔下來叫後面的馬隊踩死。再加上其他士兵在一邊求情,龍健不忍心了,心想那女人嫁這麼個癡心的漢子也好,省得做別人的小妾,整天獨守空房。于是他就告訴那個士兵像這種經常獨守空房的女人是很容易追的,但要想讓她跟你一輩子除了真心之外還必須經過一番轟轟烈烈的求愛之旅。在龍健的指導下,那個小兵的確轟轟烈烈了一回,因為他追的不僅僅是一個富商的小妾還是他們的神-呂布的情人,而更為可怕的是,那個女人竟真的要扔下自己的富貴以及與呂布的戀情要與那個士兵私奔。 3Fc,W[P_q31QLV5U1

  當呂布發現那個女人與自己手下的士兵偷情的時候,他感到了一種侮辱,這種侮辱使他毫不猶豫的砍向那個女人,但他沒有砍成,因為那個士兵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那鋒利的寶劍。呂布見狀沒有再砍下去,不是被他們之間的真情所打動,相反他要讓他們更痛苦的死去,他要一片的割下他們的肉,因為他的女人別人誰也不能碰,盡管他現在對那個女人已經沒有半分激情而且事實上那根本不是他的女人,充其量他只是和那個女人睡過幾晚罷了。 NGP_5Q的E︿sLRJ\YBq

  呂布的願望並沒有達成,因為有個叫龍健的人站了出來說事情是他教的,而且他提醒呂布這是那個士兵與富商之間的事,他太在意會讓天下人有所誤解。 pagbca,d2CRT5_的8m

  龍健的意思很明顯,你呂布睡了人家的老婆,現在卻又怒不可遏地想把另一個奸夫殺了,傳出去只會讓你成為人們的笑柄。 Po\Q6Z6LZ`Y7pojQ

  呂布看著龍健,他已經想不起到底在哪裏見過這麼一個人了,只覺得有一些眼熟。而那個人接著便說現在最好的出路是用錢把那個女人從富商手中買回來,送給那受傷的士兵。龍健的意思在場的聰明人都明白,如果呂布那樣做,那麼他將獲得全軍士兵的心,那是一種可以為他效死力的心。可惜呂布不明白,他不想成為人們的笑柄,但是讓他忍下這口氣那是不可能的,因為他覺得自己忍下這口氣才更會成為人們的笑柄。 BpI`51l5FGRLjABrc

  “事情是你教得,好,好,”呂布最後說道,他脖子裏的青筋突突得跳著,身邊的人都知道呂布要殺人了,而且被殺的人還是最可怕的死法,“汝若能在吾手下走過十招就成全了他們。”呂布咬牙切齒的說道。 lp64jdD\Dkje︿J_fl

  “求呂大人放過吾兄弟,吾兄弟也是為大人著想啊。”高順見事情不妙,急忙站出來說道。呂布倒是認得高順,但他可不買這個無名小卒的帳,當下冷哼一聲:“汝也要試試吾的戟嗎,那好兩個人一塊上吧”高順一愣,不知怎麼辦才好,一方面是自己的兄弟,一方面是自己認的主公。龍健見狀知道事情不能善了,當下走出去道:“願領教呂大人高招,不過望大人切莫失信。” nIb8i︿\rbME9Eds1q

  “汝以為吾為無信之徒否。”呂布怒道。 8kZasH0Q2HL]ftmNJ

  “賢弟”高順想要阻攔。 rLTU的b\XZIChgatG

  “莫昴,拉住吾大哥。”龍健對一個士兵說道。于是幾個人攔住了高順。 kt7,e8fE9iHfA4nqF

  “大哥,一人做事一人當,這是兄弟自己的事,與大哥無關”龍健對著高順說道。明眼人一看這是龍健為了不連累高順,都不禁佩服他的義氣。 `M`MjKkdW82dBIP。B

  “來吧,呂大人”龍健剛說完,呂布便大吼一聲,如厲雷,接著沖殺而來,似狂濤,如疾浪,眾人從心裏為龍健捏了過冷汗,明擺著,呂布想一擊必殺龍健。膽小的人已經閉上了眼睛,因為他們知道沒有人能挑戰神,得罪神的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W4RH。ZVqDAGXKo[。

  時間只是一瞬,但在一些人的心中仿佛過了千年,只聽噗的一聲,睜眼看時,只見龍健的左胳膊開了一道血口。“兄弟”高順大叫。 ebNjEaNTceq_[o_c。

  “為什麼不還手?”呂布冷冷看著龍健問道。 IlJ的p5JkM。SGETYcW

  龍健淡淡一笑:“吾為大人手下,這一戟是謝大人收容之恩。” Jln`YX︿r[Yib1F\]

  “哼”呂布冷哼一聲,“不要以為你不還手,本大人就不殺你,看招。”呂布又沖了過來。氣勢雖猛卻已不如剛才,而這正是龍健的目的,他知道呂布一生自負,必不肯殺不反抗的人,剛才呂布含憤而擊勢不可擋,自己要是動手,說不定早就死了。而現在他的怒氣已消去了一些,可以一搏,至于他胳膊上的傷,可以說根本無礙。 pjp11rM0B6H6781r

  龍健舉起長槍與呂布戰在了一起,不三合,龍健便大感吃不消,但憑著自己天生的素質,終于堅持住了第六回合。呂布對于龍健的表現也感到一些奇怪,暗想這個普通的士兵竟然能接住自己全力攻擊的六個回合。不過他也只是奇怪而已,想殺了龍健的心意並沒有變,當下手上加緊,想一戟把龍健刺死。 BXrPbEUbYSjme1sGn

  龍健見長戟如風,當下放棄防守,長槍抖出一片槍花直擊呂布要害,呂布冷哼一聲,只見戟光閃過,龍健的大腿上又被劃開了一道口子。傷口很深,巨大的痛苦讓龍健不知道自己下馬後還能不能走得動。第七招剛過,第八招就又來了,呂布知道龍健的傷勢,當下晃過一招虛招,改刺為砸,想把龍健砸下馬去,只聽一聲巨響,龍健的鐵槍被砸彎了,兩手虎口俱裂,血流了一手,但卻沒有下馬,那是他設計的馬鞍的功勞。但呂布這一砸,那匹馬卻受不了了,只見一縷鮮血從馬口裏流了出來。 dWCqITE的f︿︿[aNeb

  龍健看著呂布飛馳過來的第九招,知道自己如果再不做最後的努力便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當下也大吼一聲,縱馬馳向呂布,在接近時暗暗調整身體姿勢,就在呂布的戟光初露時便一扭身,在兩馬交錯之際把身體藏在了馬的另一側,鐵槍則從馬脖下穿出直擊呂布的馬身。卻說呂布早就看見龍健扭身的小動作但只當是他因傷痛所致,遂不以為意,這是見他竟藏身馬側出此怪招,心中不由一慌,長戟直向龍健馬的馬脖而去,但聽噗的兩聲,兩匹馬同時中槍,疾馳一斷後同時倒地。 0︿r2faeHsHHMCh3G

  眾人都為這種情景驚訝時,龍健從馬屍旁起身,大喝一聲便向呂布這邊殺來。他之所以大喝是為了不讓自己把注意為放到腿上的傷口上,但殺到呂布跟前時他愣住了。 khhk`的O[q3mPqj4Rr

  他本以為呂布一動不動是在等他殺過來,等他傷勢加重。沒想到呂布在馬屍一動不動是因為他的一只腳讓當時的那種馬鐙給夾住了。 D\MhXN,GbjbhQEIV8

  看到龍健殺過來,呂布連忙站起,不過卻是單腳站立,加上呂布一身威風凜凜的打扮,那樣子頗為滑稽。龍健可沒有心情笑,當下用那只被呂布砸彎的槍向呂布刺去,呂布隔擋,卻發現龍健的槍一絲力道也沒有。驚異間卻見龍健棄槍躬身行禮:“請大人守信。”方才醒悟十招已過。呂布一時羞憤難言,再看自己的心腹因為剛才不知道自己被馬鐙夾住了,離自己頗遠,倘這時龍健發難鹿死誰手也未可知。再觀龍健也正用眼看著他,于是只好說:“吾自不會失言。”聲音頗小,全然沒有了剛才打殺時的那種氣勢。龍健沒有再說什麼,殺呂布,他可是從來沒有想過,雖然他使出這一招就是為了讓呂布下馬,與他步戰,畢竟自己可是空手道高手。 OK。J233JIIk[m[tE

  看到這邊奇怪的情況,呂布的心腹跑了過來,七手人腳地把他從馬鐙上解了下來。而龍健也拱了拱手:“多有得罪,望大人恕罪。”呂布恨恨地哼了一聲也沒有說什麼,在眾人的簇擁中離開了校場。 NdTe,q[gKch_FLii6

  這場戰鬥的結果很快傳遍了整個軍營,引起了一場強烈的震動,因為呂布是他們的神,而今天他們看到了神也有屈從的時候,而讓神屈從的那個人的名字更是在人們知道這場事件的原委之後,傳到了每一個人的耳中。 Y33dqaK0PVSq`3t0F

  很久,軍營中暗暗流傳著這樣一個事實,那就是龍健搶了呂布的女人,而呂布卻殺不了他。這的確是一個簡化了的事實,但這個事實卻包含了不簡單的內容,那就是呂布一直是所有女人的偶像,但這個叫龍健的人憑著頭腦,便把呂布的魅力給淹沒了,而且淹沒的那樣徹底:一個富商的女人不跟呂布,卻偏偏跟一個小兵私奔。 W的YDpRl2f︿6Of]Z8O

  而且當神被人們貶下凡間的時候有人猜測,呂布不殺龍健,很可能是因為呂布殺不了他。試問,一般人都不能忍受這樣的恥辱,更何況他們心中的神。 7S0KC7Q[IbdKX_kEl

  不管怎樣,當那個受傷的小兵拉著他心中的女人跪在龍健床前時,在場所有的人感到他實在太幸運了,而當龍健說出那句主意是我出的,我自會負責到底,更何況你是我的兄弟,我怎麼能看著你去死時,在場的所有人又都震驚了。他們用一種異樣的眼光看著龍健,那種目光是那樣熾熱,以至于他們產生了一種幻覺那就是如果這個人是他們的神呂布那該多好。那個小兵流著熱淚對龍健說他這一生都誓死追隨龍健的時候,人們的那種幻覺就更加嚴重了,甚至有人也有種向龍健效忠的沖動。 fORe︿。\UNBSU\RG[a

  不過等冷靜下來的時候了,有心人便開始分析,龍健之所以敢為一個只共同了三個月人而去得罪神,只有三個理由,第一個理由是龍健的確是一個大信大義漢子。第二個理由則是龍健比呂布還要厲害,所以根本就沒有把呂布放在眼裏。第三個理由則是龍健那天吃錯藥了。第三個理由被那些只是聽過龍健的名字的所相信,他們大多數相信龍健那天是走了狗屎運,能得罪了他們的神而不死。至于第二個理由,雖然龍健受了重傷躺在床上,但呂布那天單腿而立的樣子是許多人都見到的,那麼龍健很可能早就想好了那一刺馬的招數,不信你看他為什麼有那麼奇怪的馬鞍與馬鐙,龍健的頭腦足以與呂布的武力抗衡,這一個理由被那些親身體體驗龍健的計策以及他們身邊的人所相信。至于第一個理由則為那些與龍健生活在一起以及一些親眼見過那個幸運的士兵張義向龍健效忠的人所相信。不管怎樣,龍健這個名字已經深深的印在了五千騎兵的心中,成為了他們閑余時間談話的主題
正文 第五章

  修養了兩個月後,龍健的傷好了,而且與他第一次受傷一樣,沒有留下任何傷痕,龍健知道這是那為某種目的而生產出的遺傳基因所導致的,試問一個破了相的男人還有什麼資格去做那種叫鴨的扁毛畜生。 ]的rddJntH6l1ac5PY
  在龍健受傷這些日子以來,高順與張義一直在照顧他,雖稱不上衣不解帶,但也可是無微不至。張義對龍健是感恩,而高順更多的是內疚,他怪自己沒有保護住龍健,因為不僅龍健是他的結義兄弟,更是他的良師。而且龍健並沒有怪他,反而好言相慰,這更他心裏不是滋味。 tOa[Y6UnD6[HtO_[e

  龍健傷好的第一件事就是和高順商議離開呂布兵營的事,高順頗為為難,他實在不想離開。這也不能怪高順,他進入軍營以來聽說了呂布的種種事跡,再加上聽說呂布與自己一般尚未成親,打心裏把他當作了偶像。因此呂布雖然傷了龍健,但高順認為在那種情況下也是人之常情。 sUe,2\hF。GAnOq_,

  正當龍健想要說服高順時,在外面把風的張義突然咳嗽了一聲。龍健知道有人來人,當下便和高順換了個話題,不一會張義進來,小聲說了句:是呂大人的人。 c6Eie1Cqc6]gRpTs`

  來人正是呂布手下的大將成廉。成廉看了看龍健,不冷不熱地問候了幾句,說呂布在丁刺史面前保奏他與高順為百人將,各統兵五百,然後皮笑肉不笑的恭賀了幾句。龍健與高順連忙稱謝。 GMimHAVCYqMWa[KCe

  成廉走後,高順長舒口氣頗有點興奮地對龍健說道:“賢弟多慮了,幾誤大事。” YqY_MXOm\EGpS53qR

  龍健看著高順長歎口氣:“吾等大禍不遠矣。” NLmsEL8a`LsXsiF5Q

  高順與張義兩人都很奇怪龍健升了官還這麼說。“賢弟何故如此?”高順不解地問。龍健看了看高順:“枉大哥熟讀兵法,豈不聞欲取之,必先予之。”說完不再言語,拂袖而去。龍健脾氣雖好,這回是真的生氣了,高順對呂布的崇拜讓他想到了人類某個在某個世紀對一種所謂的明星的崇拜,盲目而不自知,但是自己又不忍心他送了性命。“呂布,既然你想玩,我就陪你玩個夠。”龍健看著遠方的天空冷笑了幾聲。 NIR︿N1ShQJ]。SG6gG

  自此龍健開始日夜操練士兵,的確是不分日夜,士兵們開始很不滿龍健那奇特而難過的訓練方法,更對他不分日夜的訓練而抱怨。但當龍健親自帶頭訓練,親自為士兵按摩解除疲勞,並大力宣傳今天多一分訓練,來日在戰場上就多一分與家人團聚的希望時,五百騎兵很快都心甘情願的接受了他的訓練。 MdIkMiHT[DVATYcU[

  當然龍健對士兵做的第一件事是換掉那老套的馬上裝備。可惜資金不允許,不然一定也要給馬釘上掌,那樣馬才會在奔跑中不易受傷。至于高順,他也是對士兵進行了嚴格的訓練,並且虛心向龍健學習,把龍健那一套綜合了多個國家,數千年的訓練騎兵的方式也應用到了自己的訓練中,一個月後這一千騎兵的素質都得到了大幅提升。兩個月後,高順有種感覺那就是這一千騎兵就是一柄呆在鞘中的寶劍,而且是柄可靈活運用的寶劍,只要那個劍手不犯錯誤,那麼這支騎兵隊沒有打不贏的戰鬥。 YRmLD[pMs`tG7Fd3t

  這柄寶劍出鞘的機會在高順的期盼中到來了,原來,有一支五百人的胡人騎兵隊在雁門關附近到處搶掠,平時都是呂布親自出兵征討,這次為了檢驗龍健與高順的統兵能力,要便任龍健為主將,高順為副將一起出兵。 R3_iJjsO]Z。2hs,rb

  接到命令的高順自然是十分興奮,終于有證明與檢驗自己的機會了,至于失敗他可沒想過,也是,一千兵馬打五百,要是輸了,那還是人嗎? Jp︿jI。Ddh[WJ4tq1

  龍健在得到命令後,心說終于來了。他從沒有想過呂布會放過自己,因此傾盡所有心力用盡所有辦法訓練這批士兵,這次呂布終于出招了,他可不相信讓自己出征僅僅是因為那五百名胡人騎兵。不過他並沒有把自己心中的想法告訴高順,因為即使告訴了,高順也不信。 KCXrh0`bTkqqF2jn︿

  當時丁原任騎都尉,屯兵河內。于是龍健帶著一千騎兵,從河內出發,直撲雁門。 YVqYm4CJ1`8NSB,mg

  公元186年,中平二年秋,龍健開始了自己來古代後的第一次征程。 tlRr,aiBS7pqOUpj_

  龍健的隊伍剛開始走得很快可以說是日夜不停,但當接近壺關的時候,他放慢了速度,不是慢,而是特別的慢,按他的說法,他們正在太行山脈裏,要小心謹慎。 sXs︿l5Jfip_CZj\n

  高順不解,他們離雁門關還遠要小心什麼。龍健沒有回答他,只是反問他雁門關離河內那麼遠,值得為五百胡人騎兵而動用他們嗎?晉陽城的兵是吃幹飯的嗎?高順還是不明白龍健是什麼意思,難道不是因為呂大人想檢驗他們的統兵能力嗎?他把這個疑問說了出來。龍健輕歎口氣:“想檢驗統兵能力自有很多方法,為什麼要用這種最費力的方法?”高順還是不明白龍健的意思。他說呂大人這麼安排自己他的道理,我們只管打好仗就行了。龍健心說照你這麼做到時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會知道,當下也不與他爭辯,依舊帶兵慢行。高順沒有辦法,誰讓龍健是主將呢。 MSFdjdobnd0iW7V7c

  又過了幾日,龍健他們漸漸出了太行山,到了樂平。龍健長舒口氣,但接著又陷入深思,按照他的想法呂布很可能會派人在壺關至樂平這一帶伏擊自己,畢竟呂布從來都不是一個有肚量的人。可現在讓自己出了太行山,那麼要幹掉自己就不那麼容易了。畢竟以後的路上地域開闊,正利于騎兵,縱使遇襲也能很快跑掉。難道自己錯了,太小看呂布了,難道呂布並不是曆史上說的那樣是個輕狡小人。當下也不理高順的埋怨,恢複了正常的行軍速度。 nF。D8SjpL[4b2Rpe[

  “報大人,前方發現敵兵。”剛出白馬,探子便發現了敵人的蹤影。 AF[2的_Z。nlNJ\QeB

  “有多少人”高順精神一振問道。 \BC0I_ZE,\SchS4NI

  “不足一百。”探了回答。 NIk3TamWD6AmBOTpP

  “傳我軍令,出擊,不許放走一人。”龍健下令道。 8NlE0IcHBJ2L9U1Df

  這是一場沒有絲毫懸念的戰鬥,龍健的隊伍很快把敵人合圍了起來,在沖殺了一陣後,一百名胡人已傷亡大半,並且在見識了龍健騎兵的厲害之後,剩下的人便投降了。而且由于龍健的訓練更多的是注重保護士兵的生命,因此這一役只有幾人輕傷。 n1p]Y\`A4AX[dr8ta

  出去打探的士兵很快回來了,而帶來的消息更讓人驚訝,原來,雁門大部分地區遭受了胡人的洗劫。龍健聽著士兵的報告不禁皺眉,這麼大範圍的洗劫不像一個只有五百人的隊伍造成的。于是,開始審問那十幾名俘虜,一問之下,不由大驚,原來就在月內胡人各部落聯合發動了大約八萬人的大規模的入侵中原行動,不過就是前天,由于大肆搶掠了一番引發了分贓的內哄,結果各族之間互相猜忌,入侵行動被迫終止了,八萬大軍剛剛回返。而他們則是因為想多得點好處,開了開小差,不想被龍健碰上了。 WmF6cUcl\7_aJ5bm

  聽完俘虜的敘述,龍健等人倒吸了口冷氣,八萬大軍,幸虧沒有遇上,否則後果不堪設想。“五百胡人騎兵”龍健冷笑一聲,他現在終于明白呂布打的是什麼主意了,原來是想借胡人的手把他們除去,只不過由于他中途放慢了行軍速度,因此才沒有與胡人遇上。龍健看了看高順,只見他皺著眉頭,一言不發。 VrMbdpJ8sDCpk,mS。

  “大哥怎麼看?”龍健對他說道。高順看了看龍健的樣子,他現在終于明白了,他一直以為龍健拼命訓練士兵是因為龍健自己覺得錯怪了呂布,想以此作為補償。哪知,根本不是那麼回事,龍健一直在防著呂布。而這一次,讓他們來打胡人,龍健一路上防的正是那個自己心中的英雄呂布。現在呂布的情報有錯誤,正好讓龍健抓住了理。當下便說:“看來情報有誤。” kZdPJf4RU5W的VtOr。

  龍健看高順如此,知道他心裏還在偏袒呂布,當下也不說什麼。 j2d5OOBkShbGFaj

  “傳我軍令,追擊,但是絕不能讓敵人發現我們的行蹤,違令者斬。”龍健傳下軍令。 H\Z。,8B6ON︿2[83hg

  “賢弟,我軍雖訓練有素,但敵百倍于我,恐難以取勝。”高順勸道。 8f`mf9BaO\q76rs]n

  龍健看著遠方的天空淡淡地說道:“大哥,你可別忘了,我們可是下了軍令狀的。” mJaA77j[r。s]6Ib

  原來來之前,成廉曾說這一仗打不贏怎麼辦,當時高順一時意氣說甘願下軍令狀,想不要現在竟是這麼一種情況。 jmc`QKfac6jDWe\R

  “咦,賢弟今時不同往日,現在是呂大人的情報有誤,縱使不出擊,相信呂大人也不會怪罪。”高順不以為然地說道。 9cq\L75]foOGFVpn

  “大哥,你以為呂布是傻子嗎?”在這裏呆得久了,龍健經常不自覺的用上了未來語。而與龍健呆得久了,高順等人不僅習慣了,而且也學了不少。 g︿9aVYcEmLfnC5XA

  “呂大人自然不是傻子,賢弟怎麼能如此說話。”高順說道,語氣中頗為不悅。 qVUg9teWlYD,q8D`t

  “既然這樣這倒要問問,胡人八萬大軍入侵中原,這麼大的事,呂布怎能不知?”龍健盯著高順問道,“就算他不知道,那麼晉陽城的人是幹飯的嗎?出了太行山我們又見到了幾個老百姓,那些老百姓去哪兒了,老百姓都逃了,呂布會不知道嗎?” jG7JbQ︿M1Yp1COTYU

  高順讓龍健說的說不出話來。龍健接著說道:“幸虧我們來得晚了些,不然遇到了那八萬大軍,我們能撤嗎?別忘了,呂布訓練士兵時最常用的一句話:臨戰,退者,死!”龍健頓了頓又接著說道,“我們可以戰死,但不可以被自己人害死。” 0UDPJA4Vrh9XEnRkK

  “那,賢弟,我們現在縱使守在這裏也沒有什麼錯,為何要冒然出擊,那樣……” Eb`︿G9qPUOO\pekH5

  “大哥”龍健打斷了高順的話“你跟我來。” a\W的HM`的g1USmbT]8

  說完與高順出了營帳,往不遠處一個村落走去,村落裏已經沒有人,有得只是屍體,一具具被人砍過,燒過,**過的屍體,那些屍體有老人,有小孩,有男人也有女人,他們都失去了往日的色彩變得冰冷,還散發著陣陣讓人作嘔的氣味。其實龍健遠遠地就聞到了這裏的氣味,他自然知道這是什麼,雖然他並不喜歡人類這個種族,即使他也是人,但自從他來到這個世界裏,他越來越發現這裏的很多人是那麼的純樸,那麼的有人味,不知不覺中他感到自己正在被這裏同化著,因此當他聞到那股氣味時當即下了追擊的命令。 BcNQY7︿1f4gdnDn[的

  “八萬人,我若能讓他們活著回去我就不姓龍。”龍健冷冷地說道。他的話讓高順感到一陣寒氣,高順感到自己越來越看不透這個兄弟了。 JLkHgn[lM7OjBtjf1

  不一會,探子來報,發現敵人大隊人馬,並且對方沒有發現他們,接著在一張草圖上畫出了敵人的位置。“大人,我已經按照平時的訓練那樣,派人去調查敵人前方百裏之地形,估計今晚即回。”龍健點點頭,看來這三個月的訓練沒有白費。 ︿4n35bg13Kd]Oe]l

  “幹得好,程風。”龍健稱贊了那個探子幾句。 SKWeq4s[LbgUY的]h5

  傍晚,去勘查地形的探子回來了,龍健看著那張草圖,他知道所有人的性命都在那張草圖上。 `bNpasG的AjkU7TTYg

  “高順” JR8b24sX1\E4rbETO

  “末將在” _Fm0qhiV16U︿AIR31

  “張義” LSVHUthjK07K8dW0`

  “末將在” `N\]HRN\DB\T]kaOV

  …… iJj445︿QLFGt\BsK_

  …… t]K6Vf6g30kfe4kh1

  營帳裏,龍健在傳著令。 mh7HMNNAbXsgLUZ4
正文 第六章

  雁門關內,綿延的營帳在夜色下安祥地靜臥著,偶爾傳來一陣打呼聲,和著秋蟲的鳴叫,讓人難以想像這樣安甯的營帳裏正住著一群沾滿了血腥的屠夫。在這一片營帳中有一個營帳的燈還不曾熄滅,一個高大的身影正在裏面人徘徊,他正是這次入侵行動的組織者,鮮卑族的首領和連,他曾以為這一次趁著漢朝的衰落,可以一舉入侵中原,就算不能完成他們幾輩人稱霸中原的夢想,至少也可以滿載而歸,讓那些認為他只是靠著父親的威名當上首領的人對他另想相看。哪知那些沒見過大世面的部族在剛剛得到一點好處之後便開始相互算計,真是一群沒有見過世面的鄉巴佬,無奈之下,自己只能這樣回去。還好,自己手也不慢也搶到了不少東西,畢竟是自己率先攻入晉陽城的。想到這裏,他搖頭笑了笑,接著便向床上走去,那裏正躺著一個他從漢人那裏搶來的女人。 mVaWpSMQHdlK30Tlo
  正當他在那個女人身上頗感得趣時,一陣殺聲如驚雷般在傳入了他的耳朵。他不由一呆,本能地從那個女人身上一躍而起,不想一陣快感傳遍全身,接著一股洪流噴出。而就在這一瞬間,一支火箭穿透了他的營帳,不偏不倚落在了他的分身上。他大叫一聲,不知是痛苦還是快感。等他沖出營帳時,營帳外已是一片火海。 3qqtYbOrgFCiOV[kE

  “內哄”,不像,是敵襲。 AeRl7T\cJIboVE2_Y

  “敵襲”有人已經喊了出來。 GF3C\Dr,S,m2c2r︿。

  曾經有一剎那,他想組織防守,但當他看到那亂的如同一鍋粥的軍營時,他放棄了。同時心中暗暗咒罵那幾個無知的部族首領,他們真是一群飯桶,搶女人與東西的時候跟誰都能急眼,現在卻一個個的爭著逃命,甚至他們還沒有看到敵人和影子。沒辦法,自己也逃吧,不然就算不讓自己人踩死,也會讓突襲的敵人給殺了,誰讓自己的營帳靠邊呢。 OMUOJWhNsat0FI7p7

  于是兵敗如山。 ODQRK9KX的SCgtR,︿M

  “還好,自己的隊伍由于平時訓練有素沒有損失多少”和連心想,“不過這次回去免不了要遭受那些元老們們的恥笑了,不過也是,誰讓父王檀石槐死後自己急于證明自己的力量,現在他們不恥笑自己,自己都覺得過意不去。” hrbenqX5Io9SeEPK4

  當時鮮卑族一代首領檀石槐去世以後,鮮卑由其兒子和連統領,這次他組織侵漢正是為了證明自己,提升自己的威望,以此讓其它幾個部落順服。哪知現在偷雞不成失把米。 r\1NpqrHF8D。l6]h,

  卻說和連在大軍的掩護下一直敗退,而敵人似乎到處都是,因為當他以為已經逃得很遠時,霍地,前方總是一陣梆子響又殺出不少人馬,于是大隊便又轉變方向奪路而逃。 ,iNC︿A_BGknX0AVrG

  終于跑不動了,和連聽著後面沒有了喊殺聲,不由長出口氣,伸手去拿水袋,卻發現自己的水袋不知何時丟在了路上。于是他搶過手下一名士兵的水袋,發現也是空的。正要發火,只見前面一陣騷亂,心中不由一緊,他們以前本來就讓的漢朝打怕了,這次侵漢也一直心中惴惴,是以今天雖不知對方有多少人馬,逃命要緊。和連看到前面騷亂以為前面也來了敵人,心想這回逃不掉了,不如一戰,說著就要指揮手下應戰。 e6h[2h︿RY1S4Jl_iQ

  哪知待沖過去一看,原來前面有一個大水池,士兵們跑了大半夜,多數人為逃命忘了帶水,現在已是渴極,于是爭相擁擠著喝水。步度根看著士兵們爭相喝水,喉嚨裏也不由一陣發癢,當下也不猶豫,指揮士兵為自己沖出一條路,直往水池而去。從馬上下來時,他感到自己的雙腿一陣發軟,于是再也顧不得什麼了,一頭紮進了水裏,其他部族的首領自然也不甘落後,紛紛仿效和連。 0]B14k︿[_M]MKaVj4

  喝飽之後的和連感到十分的舒服,繃緊的神經稍稍松弛,突然他開始感到有點不對勁,因為半路上攔住他們的敵人好像根本就沒有怎麼和他們接觸,與其說是追殺他們不如說是驅趕他們,于是環顧四周發現四周擠滿了士兵,而在士兵的腳下則是一些枯樹枝與枯草,這裏哪來的那麼多放倒的枯樹,想到這裏,他仿佛聞到了一股淡淡的異味,不由大叫一聲不好,是火油。 g。PnFAZIgQND︿_CRY

  正在這時只聽嗖嗖幾聲,四周飛來無數火箭,一時間火光四起,和連臉色慘白,想往回跑,可是被士兵擋住了。他沒有絲毫猶豫地抽出佩劍開始砍殺起來,不管眼前的是自己的人,還是其他部族的人。他知道自己出不去就是死,而且是一種很殘忍的死法,被火活活燒死。 liRCZi,ldHOkrVn[4

  當和連殺出人群的時候他絕望了,因為,四周一片火海,他們被火給包圍了。許多士兵撕喊著舍了命地沖向火海,希望沖出一條路,但他們讓人看到的都是一個個火人,一個個在經曆了劇烈的手舞足蹈之後倒下的火人。在這種情況下,更多的人開始向水池沖出,因為雖然被火包圍了,他們還有一個火燒不到的地方,即使那個地方不知能不能經曆住這場火的考驗。和連當然也想到了這一點,所以他又開始往回殺。。。。 KS,ZeYIJfc[aSP4],

  不知過了多久,和連知道自己錯了,被大火圍著的水池很快就變得熾熱起來,池邊的士兵有的不堪忍受被生煮,于是開始往裏擠,擠不進去就用自己的武器開路,于是這裏也是一場撕殺,先是不同部族之間,接著不管是誰,只要擋路就殺。和連不知自己殺了多久,只知道自己一定要活著。 8hn8DhoQj\FSl1`N,

  在大火周圍,那些曾經因為沒有搶到水喝而抱怨的士兵現在除了感到自己是多麼幸運之外也被裏面的慘叫聲嚇得心膽俱裂。因此當一群威風凜凜的漢人出現在他們面前讓他們投降的時候,他們降了,因為那些人說只要投降就不用死。 NH_cF8BK4hJMZLsGQ

  火場外,高順看著那場大火,心中久久不能平靜,不知為什麼他想到了龍健在那群屍體旁說過的話。本來他以為龍健說的是氣話,畢竟自己只有一千人馬,就是訓練的再厲害也不能與八萬大軍相對抗。而現在一千人馬光是收降就降了不到三萬,其余的大都在這個火場裏。不由地他想到了龍健的計劃,先是讓自己繞過敵兵在這個大水坑廣置引火之物,然後只身帶五百人于第二天夜裏突襲,並讓提前埋伏在路上的不到百人廣置疑兵,把敵人引來此處,然後自己等人放箭。 j的AH︿P6oRADLR6CV

  記得自己來這裏布置之前曾問過他,他怎麼會認為胡人會經過這裏。當時他說這是機密,說出來就不靈了。誰曾想他竟只身帶著五百人殺向了敵人的大營,那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膽氣,而五百人無一傷亡,那又是一種怎麼樣的統兵之策。自己剛聽說這件事時以為這是一個奇跡,而當他看到龍健臉上那平靜的表情時卻又懷疑這本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自己曾問他為什麼事先不和自己說一聲。他說如果說了,自己就不會讓他這麼去做。是的,他說得不錯,如果自己知道了,那麼甯可自己帶人去闖營,也不會讓他冒險,因為那是他的兄弟,他已經對不起過他一次了。不過反過來想一想自己之所以不會讓他去,除了關心他外,更重要的是自己不會相信那樣能成功,而他卻相信。 ]ETWHaWmY0e9WP]

  非大智大勇之人不能成此功!高順最後得出了結論,不過這個結論在龍健說自己的神經經受不住火場中那些人的慘叫聲而退避三十裏時,變成了高順臉上的苦笑。 55S_U7lJOFapb2M,

  和連在天亮時睜開了自己眼睛,他本以為自己到了老人經常談論的那個陌生的世界,但胯下的疼痛讓他最終明白他沒有死。是的他沒有死,士兵的屍體把他埋住了,因此保住了他的命。當他從屍體堆裏爬出來的時候,一群漢軍服飾的人在打掃戰場,更准確地說是在收為他們的人收屍。 lmWsTL01T0mlqY。S

  他想裝死,但害怕如果那樣他就真死了,因為他已經完全虛脫了,于是鼓足力氣哼哼了兩聲。很快便讓收屍的士兵發現了他。 F7eqtIgoI[tGnGp,m

  當從俘兵口裏得知和連的身份的時候,高順樂壞了;而當和連看到打敗他們的只有一千士兵的時候,他昏了過去,不過他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見這支漢軍的將軍。 mlB5BjpMO82GLJVCW

  龍健看著和連,他知道曆史上有這麼一個人,就是這個人在侵略漢朝的時候被亂箭給射死了,真是想不到自己現在算是救了他一命,雖然他現在變成了太監。 PPGTMec。0dnTP4QN

  “汝有何言。”在外人面前龍健又用上了“官方語”。 QGs[XOqaEnT︿tY,a

  步度根哼哼了兩聲,翻譯的耳朵貼上了他的嘴巴才聽清他是想問龍健怎麼把他打敗的。 eR8UodhXg2qI4Rh

  龍健也不隱瞞,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步度根沉默良久,最後說了一句:早知有公在,吾等焉敢反乎。當然這是翻譯過來的官方語。但這句話被在場的所有人都記了下來,並自然地開始演義。 EDndoKiNITq3c[V2Q

  

北大叔 於 2008-02-17 12:37:00 修改文章內容


Default sogi
發文數:356
發表時間:2008-02-17 12:38:00
正文 第七章

  當龍健帶著近三萬俘虜到達晉陽的時候,呂布正帶著五萬士兵趕奔雁門,他正做著打敗胡人數萬大軍揚名天下而且順便除去龍健的美夢。 672Uj6QYtS8r3n2T2
  他要除去龍健除了龍健不知好歹敢和他作對外,還有就是他不喜歡龍健,從第一眼開始就看這個人不順眼。盡管他並不知道為什麼。 P0AZ8k6fAWnH的gc\

  當龍健回到河內見到丁原時,呂布看著龍健曾經戰鬥過的地方發呆,他已經問過了大約二十個人,但每個人說的都是一樣的,那就是這裏在幾天前發生了激戰,漢軍以一千之眾,擊敗胡人八萬,領軍的人叫龍健。 ChAMh0f6ltF\FA`j

  呂布沉默良久,最後仰天大叫。 liAJKVrtOdD2hV9,

  丁原見到龍健時以為他是呂布派回來的,在龍健說了事情的經過之後,一臉的不信,但當從那近那三萬俘虜以及和連口中證實了龍健說的是真的後,他的不信變成了震驚,最後仰天大笑,曰:“先有奉先,後有一飛,此大漢之福也。”當下起草奏章上報朝庭。 \,ehficR]kA2q4BT

  呂布回來時龍健已經被丁原認命為參軍,當即氣得哇哇大叫。屬下魏續說:“龍健既然繞道而回說明他已有所覺,現在不宜與之沖突,且緩圖之。”呂布也知現在龍健已得丁原賞識不宜與他起沖突,當下也只能忍下這口氣。 AFoEf5Q2jY`eaGh

  呂布的神話剛被人挑戰,另一個神話在軍中傳誦開來,一千人打八萬,結果是完勝,而且沒有一個人陣亡,這不用神話來解釋外,還能用什麼。而這個神話的締造者理所當然的成了軍中新的神,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名字叫龍健。而當這個神又開始做起他的老行當:為士兵指點姻緣時,龍健發了,發大了,不光騎兵營,甚至步兵營也慕名而來,而且還得預約,還得提前三個月預約。 bSCaH5fqjPD7M`_[e

  其實並不是每個士兵都是為姻緣而來的,相當一部分人都是想調到他的手下,因為每個士兵最關心的是自己的生命。本來打仗就要死人,這無可厚非,但偏偏龍健打破了這一點,不管這是不是一個偶然,它對士兵的誘惑是致命的。 WZo_dIBhE`asSsW︿

  而龍健,自從與呂布對上之後,早就有擴兵的主意,只不過這不是能明著做的事情,于是當下不答應也不拒絕。只是教他們如何訓練才能在戰場上有更大的活命機會以及一些簡單的自救方式,士兵們對龍健的指導奉若神諭,而對他的耐心講解感動不已。 fp8C`]rL]OKjGfaO

  當呂布知道了龍健在士兵中做的事情時,暴跳如雷,指著魏續的鼻子問他為什麼不告訴他。魏續心說呂布你整天只知道喝酒從不去軍營,怎麼能怪別人。不過這些話只能在肚子裏說說,當下便說龍健住在軍營裏,士兵大多與他一條心,他這也是偶然才發現的。呂布聞言便要下令將自己手那些與龍健關系密切的士兵殺了。正在這時,朝庭的旨意到了。 \Yh],tlCR1ca的n。_d

  中平二年冬也就是公元186年,朝庭下旨丁原因與胡人作戰有功右遷中郎將,其屬呂布龍健兩人皆為別部司馬,高順為牙門將。同年黃巾起義終于爆發了。這讓龍健再一次不敢相信那所謂的曆史。 8HjUrGak51pE76X,

  在收到任命的時候,呂布的怒火也爆發了,在他眼裏龍健與他同等官職,那是對他的汙辱。他的怒火發泄到了他手下那些與龍健關系密切的士兵上,在殺了數人,打了數十人之後,軍營裏陷入了一種恐懼的氣氛之中,至少呂布軍中如此。 OpWI0LM59C8Vj_O3I

  至于龍健軍,氣氛就有些不同,因為龍健向他們承諾過他會向所有兄弟的生命負責,無論在戰場上與否。至于高順,他仍然認為呂布是英雄,但對自己兄弟龍健升任別部司馬還是只統兵一千頗感不滿。他曾建議龍健向丁原審請征兵,但被龍健拒絕了,龍健說:兵是用來殺人的,征兵只會使從事生產的人變少,而殺人的人變多,那時對國家不利。這句話讓高順品味了很久。 bj,EAeHIJ︿YGgrg的2

  曆史上說張角是一個不第秀才,因入山采藥,遇一老人,碧眼童顏,手執藜杖。老人喚角至一洞中,以天書三卷授之,曰:“《此名太平要術》,汝得之,當代天宣化,普救世人;若萌異心,必獲惡報。”角拜問姓名。老人曰:“吾乃南華老仙也。”言訖,化陣清風而去。角得此書,曉夜攻習,能呼風喚雨,號為“太平道人”。 lcG︿DJW的s7Qi5nhn

  龍健曾對這段描述玩味了一番,最後做出結論,張角一定是因為自己落第,對朝庭心生恨意,再加上自己懂一些醫術,不過一直拉不下臉來當個江湖郎中,于是特意把自己神化一番。本來只是想換個神仙的招牌混口飯吃,哪知這個神仙的招牌對許多人起到了暗示的作用,竟治好了不少人的病,這樣莫名其妙地得了民心,加上當時朝庭腐敗,對朝庭的恨意便又萌發了出來,便也想學當初劉邦那樣得天下,于是忽悠了一下自己的兩個兄弟及其弟子便拉竿子起義了。 ,PJilOks1ed7V2tk

  龍健的想法在現在得到了佐證,那就是黃巾起義時根本就沒有說那句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歲在甲子,天下大吉。有的只是一群群的流匪襲擊各郡縣的消息,大多是:想要活命就留下糧食,不然屠殺全城。 _的hf8O3EPb8Ja0eoi

  公元188年也就是中平四年春,正是一年中青黃不接的時候,張角軍中缺糧,于是便一聲不吭的把大軍開往幽州“借糧”,這引起了幽州太守劉焉的極大恐慌,于是急忙下令招兵,以抗擊黃巾軍。 4。H5的。1eMGmhqWZT

  在丁原軍中的龍健知道天下英雄出場的序幕已經開始了,不過在他所記的曆史上,劉焉現在應該是冀州太守,他壓根就沒當過幽州太守,于是不禁暗暗摸了把冷汗,心道幸虧時間地點人物的錯誤只能導致時空機的不可返回性,而不是實驗者的毀滅,不然恐怕自己已不在人世了。 PV\dKVVj[oRH1D945

  龍健心想這是一個避開呂布的好時機,于是便對丁原說,今黃巾進犯幽州,為天下蒼生計,他願領兵前往救援。丁原剛要答應,一旁的呂布忙說不可:“今黃巾進犯幽州,此幽州事,吾等自有吾等之責,安可輕動兵馬,況並州亦有匪類,豈可不顧已而顧他人耶。” ZCOiAdBamJlV,WW0a

  龍健知道呂布不想讓他出去一是不想讓自己立功,二是怕自己借此機會跑了,他可是一直在找機會報複自己。當下便爭辯道黃巾進犯幽州乃天下事,非一人,一州之事。並州有匪但有他呂布一人足矣。 J[A29BjjKECrLW,b7

  “難道呂大人害怕那些區區匪類嗎?”龍健最後激道。呂布一聽就火了,不過礙于丁原在面前也不敢過分放肆。不過仍是苦勸丁原不讓龍健出兵。 THWQ5snDd]3k]EDLa

  這一年中丁原也耳聞了不少呂布與龍健不和的事情,他也知道自己這個義子心高氣傲,受不得委屈,自然不服龍健立了那麼大的功勞並且與他平職。雖然呂布這麼顯得有點小器,但一來他在自己手下最久,二來他是自己的義子,正所謂疏不間親,于是也就由著他了,也因此龍健至今手下還是只有一千騎兵。今天龍健與呂布的鬥爭已經開始白熱化了,丁原考慮了一下便對說龍健說呂布說得有道理,己尚不自顧,安能顧他。 8I7T`[tSlCeN\lq3A

  龍健一看丁原向著呂布,當下也不言語,退了回去。 EcneTLla的f7oXDlcq

  是啊還說什麼,丁原注定是最信任呂布的,不然也不會輕易的讓呂布給殺了。 RnZRW︿E2m,的\TZFDG

  是夜龍健叫來高順,開門見山的說自己今天要走。高順一愣不知如何是好,這一年裏他也看到了龍健與呂布的鬥爭,而且自打他知道那次呂布讓他們與胡人作戰時,呂布在他們剛出發沒幾天便開始整頓大批人馬,他就懷疑那次很可能就如龍健所言呂布想借胡人的手除去他們。不過他心裏雖懷疑,但是還不敢肯定,總覺得呂布那樣的英雄不會那樣的卑鄙無恥,這裏面很可能存在誤會。為此他還找過呂布,但呂布那不冷不熱的態度又讓他茫然。今天聽龍健說他要走,當下便呆了。他不知道龍健到底要幹什麼,離開了這裏他們會去哪裏。 5KegbHpSVcOHNsXf

  龍健看出了高順的疑惑,于是說他要領兵去抗擊黃巾軍。高順一聽緩了口氣,自己想什麼呢,原來是龍健奉命去抗擊黃巾軍。剛要說龍健嚇死他了時,又聽龍健說他並沒有得到丁原的命令,而是自己要把隊伍拉出去。高順的笑容僵在了臉上,這豈不是兵變。高順忙道不可,並用龍健的習慣語勸道:“賢弟,你這麼做豈不是如同叛變,大丈夫怎麼能這麼做,不怕壞了一生的名潔嗎?”龍健一聽,笑了笑便對高順說道:“我叛變,大哥你說話真奇怪,請問大哥我叛變了誰,丁刺史還是呂大人。這支隊伍是他們的嗎?不是,這是朝庭的隊伍,我帶著朝庭的隊伍為朝庭效力,怎麼能說我叛變。”高順無言以對。龍健接著說道:“大哥,我知道你的心思,你以為呂布是個英雄,你想追隨這樣一個英雄,可大哥你知道嗎,呂布在我的眼裏,他只是一個莽夫而已。” 6LnEVWU\Z9Kn8o\3t

  看著高順臉上複雜的表情,龍健問道:“請問大哥,何謂英雄?” cL]2oiJTZ[86M]Cd1

  高順一時回答不出。 kQXekX_cqUAmg81

  “我來替大哥回答,大哥心目中的英雄是一種天下無人能敵的神勇,只是如此,不知道大哥認為我說得對不對。”龍健不等高順回答接著說道,“無人能敵的神勇?大哥難道不知道嗎,當年項羽稱霸王,卻最終不敵出身低微的劉邦;呂布稱飛將,那天卻差點栽在了一支馬鐙上。這些難道是真正的英雄嗎?” TGU`P3__9djO4cPeq

  高順無言。 Sg,MH9esa6GRj[_61

  “夫英雄者大智,大勇,大仁,大信,大禮,大義,不以己私而廢公,不以己欲而妄加于人”,龍健說道,“呂布勾引有夫之婦,在那婦人與張義私奔時不知因勢利導掌握軍心,是為不智;手中長戟天下無敵,但脾氣暴躁,一激即狂,有錯不認,何能稱勇;殺罰士兵,不得其心,是為不仁;喜怒無常,行事由性,何能有信;待人傲慢,持勇自負,何能尊禮;對親無厚,以己欲為先,能有義乎。如此不智,不勇,不仁,不信,不禮,不義之人安能成其事,得其功,兄莫自誤。” N_EpSTfoQ的的PBKSHs

  一席話說得高順大汗淋漓,以前從未認真想過這些,今天經龍健這麼一說,卻發覺自己找不出任何一點不實之處。 `JN3OO6]FfUUpP71

  “夫英雄者,以天下為己任,行天下之事,即不成功,但求仰無愧于天,俯無愧于地,我今天就要帶著願意跟隨我的人去了,大哥如不想跟來,兄弟也不免強,只是你我手足之義,恐難全矣。”龍健說著不由有種掉淚的沖動。 F_8OI6E2nkhgNkS6

  高順臉色瞬間變得慘白:“兄弟,是大哥錯了,難道你真的想棄大哥而去嗎?” llJYD4。VhQ71Sp,o

  龍健一聽,不由大喜地抱住高順的胳膊,“我怎麼能舍得丟下大哥,只是前路茫茫……” CY_9V[CIoNi。`nD6

  “不管怎樣,大哥與你生死與共。”高順打斷了龍健。 3fJsg0g80pgC[N︿a

  “好,生死與共!”龍健也說道。 fWSZmA7p_BsYN\VWR

  兩個男人大笑著開始掉淚。


正文 第八章

  “今天下大亂,正是吾等建功立業之時,今吾欲出並州掃黃巾,願隨吾去者,吾必不負之,不願隨者,亦不勉強。”面對著手下一千多人,龍健的話經過粗制的土擴音器顯得鏗鏘有力。 sOLI︿jBk,6iKef3Om
  “願隨大人”很快全軍一千多號人喊了起來,整齊而有力。 imB6︿KZaaYEF。U4g

  也是,能跟隨一個龍健這樣愛護士兵,又能打勝仗的軍官,哪個士兵不樂意。至于效忠于誰,他們可沒有想過,他們要麼是被強拉入伍的,要麼是為了那幾個錢的軍晌來的。再說,龍健要是走了,呂布那個殺神能放過他們嗎?當下一千多人,全部要跟隨龍健。 n3td\Um9W1eJ[rn。S

  而就在龍健要帶兵走時,一個士兵跑過來報告說他在別營中的同鄉也早就想跟龍健,讓他留意著龍健什麼時候能要人。今天他想過去通知那人一下,因為他答應了人家,做人不能失信。 ]iIpo︿V[。Grfgs的K6

  “做人不能失信”這是龍健經常跟士兵說的,沒想到到了這個節骨眼,這個士兵還掂記著他的同鄉。龍健本想對他訴說利害,不過頭腦中靈光一閃,想到不幹則矣,索性幹大點。于是對那個士兵說:“楊成,你去多找幾個人,同時在每個騎兵營裏跟我喊,願意跟著我的,就在今天跟我走,告訴他們只要有我一口吃的,就絕餓不著大家。” TP`_A]c_77[`︿OqIB

  龍健最得人心的地方還在于他能記住手下每一個士兵的名字,當然這得益于他那超強的記憶力。 R``s[1。]sRne︿7lsi

  楊成高興得往各騎兵營裏去了。當時丁原手下共有五個騎兵營,每個營是一千人,這也是他手下的精銳,除了龍健的騎兵營其它各營都屬呂布統領。由于害怕龍健與自己士兵接觸以蠱惑人心,呂布曾命自己的親信住在軍營裏。但日子久了,那些親信哪受得了這種苦,再加上自呂布殺了一些人後,這些士兵老實了許多。因此除了成廉因為老婆不讓上床被迫住在了軍營,其他各營均沒有主將。 reWUjF[M`nOOm53

  龍健整頓好自己的軍馬,看著人流從其他四個軍營裏湧出,不禁開始盤算自己得需要多少錢才能兌現自已的諾言。正有點發愁時,只見一將手持長矛縱馬飛奔而來:“大膽龍健,爾敢反乎。” OH3lRG。hkWJ1SDj\

  是成廉。龍健剛要答話,旁邊高順早出,不幾合便把成廉刺于馬下。一時間成廉的兵馬大多都投靠了龍健。最後整點一下,龍健的人馬竟有三千多,也就是說其他四營一半的人都跟了龍健,丁原五千騎兵兵有三千願意跟他走。 C_7U\VTcHo。hlQG1

  按照龍健的想法,其他營中頂多有五六百人跟他走,沒想到一來就是兩千多,這下軍費有得愁了。其實這也怪龍健,誰讓他放著丁原送給他的豪宅不住,住在軍營裏與士兵打成一片,再加上呂布對待士兵的殘酷,因此當楊成一忽悠,那些早就對呂布不滿的士兵都跑到了他這邊來了。 N6o29nO140Ij8\Q`b

  “賢弟,我們得早做打算,呂大人必不肯幹休。”高順說道。 6`m3VIQ。54D4Ks[K

  “呂布”龍健冷笑一聲,“全軍聽令,全速前進。” hgDl的fq0NG︿i的Z]的

  三千多匹戰馬疾馳似雷鳴。 A]JLpAKm2Ok_Pgbq\

  不到半日,一行人行至一山前。“張義”龍健突然開始點將。 \Sg9]30Ua的nY6YW[

  “末將在”張義抱拳。 KI03RnWV]的Wt︿Aiq

  “點五百人下馬伏與山左。” 的NjABpT2ljm0hOgLs

  “楊成,點五百人伏與山右,山上有准備好的亂石,等敵人來了,聽我號令斷其尾,明白沒有?” Bkla\hMP。fW[UOc。

  “明白”兩人領命而去。 NtM2hMXUcf6V。TWa3

  “賢弟,什麼時候准備的?”高順奇怪他怎麼一點也不知情。 BJXNRJ_qk4GWpZ3sV

  “大哥,是這樣的,我知呂布必不能容我,在訓練時曾叫人在此山多置亂石,以備時需,沒想到今天真的用上了。當時大哥還以為呂布是個英雄,故此,沒有告訴大哥。”龍健頗感謙意。 Ofc的li2\kRJ6LpMQm

  高順絲毫沒有在意,只感龍健行事無不透著一種智慧,當下贊道:“賢弟深謀遠慮,兄不及也。” RYZddJgiq]tSe37a

  不多時,一陣急促的馬蹄聲自來路傳來,龍健隔的很遠就看清了當先一人正是呂布。果然不出所料呂布只帶了騎兵,看樣子不足一千五百人。 cceWaH7iCSVZnjN1M

  卻說呂布聽到士兵報告龍健反叛時,先是愣了一下,接著不由感到一陣狂喜,終于有機會收拾他了。因此當他看到成廉的屍體時並沒有太大的悲傷,只是做了做樣子,然後氣憤地向龍健追來。雖然他也聽說龍健拐了他們大概兩千人馬,現在龍健有三千人馬,但他呂布可不在乎,在他心中龍健現在應該在拼命的逃跑,更何況他也帶了一千多人馬,一千打三千,別人不行,但他呂布行,自己已經不是第一次以少勝多了。因此他也沒有怎麼清點人馬,急急的沖了過來。 0ljHCqA6_NQ]ZUL[\

  當看到龍健的影子時呂布的心竟劇的跳了起了,他明白自己在渴望著什麼,他在渴望著龍健的血,渴望著那些日子的恥辱得到洗涮。不過當龍健的影子越來越近,他心中竟有種莫名的感覺,那種感覺告訴他如果殺了龍健,那麼以後就再沒有人值得他費心,他將再次陷入那種迷茫的渴望裏。不過這並不能讓他放過龍健,此時的龍健正是他的獵物,如果不咬在嘴裏撕碎,那麼他將一輩子感到恥辱。 8f`AUK63kcjLoBY6a

  “殺”呂布喊了起來,而正在這時只聽山上傳來咕咚一聲,原來是一個士兵受不了呂布的氣勢失手把石頭給扔了下來。 jHNF`GP5RUBfs的5iT

  龍健暗道可惜,只得下令,頓時無數碎石夾雜著轟隆的聲音傳來劈頭蓋臉的向呂布的部隊落下,並很快和著士兵的屍體把呂布的部隊從當中攔斷了。 sdAdG_D]QF[NUXV

  “殺”龍健一揮長槍,帶著士兵沖了上去。接著便是一場混戰。不過這場戰鬥的結果是注定的,呂布這邊僅有不足五百人,而他有三千人。 2_fGsElL1CQSH7

  就在龍健認為這場戰鬥的結果是注定時,他仿佛聽到了一陣風聲,心中警兆驟起,忙低首伏鞍,一支飛箭貼著他的腦皮而過。心中暗道僥幸,卻又聽陣陣破空聲,直逼而來,情急之下,橫槍縱馬,只聽噗噗幾聲,飛箭皆穿入馬體。 G4hIqX的CZ11Y_GF13

  “賢弟,上馬。”危境中高順出現在身旁。原來高順一直在留意呂布,見他拔箭射向龍健心知不妙,連忙縱馬而來。龍健抓住高順的胳膊,一翻身跨了高順的馬,剛坐實,只見一支飛箭貼著胳膊而過,心中暗道飛將之名果不虛傳時已是一身泠汗。高順一拉馬,于是二人混在亂軍之中,暫且擺脫了呂布的視線。 I`7V9Ue5Xq9FSMOWB

  “大哥”龍健突然間發現自己的身上有血,慌亂中看向高順,因為他知道那血不是自己的。只見高順臉色慘白,一支箭羽插在高順的右胸。原來剛才他們還是沒能躲過去。龍健連忙地幫高順止血。“大哥”龍健大叫著,卻聽不到高順的回答。 ijcVR[I[Cf_Vq1A7p

  “呂布”龍健紅著雙眼,大吼了起來,亂陣中扯過一名士兵,讓他幫自己看著高順。自己騎上那名士兵的馬,沖入敵陣,左突右殺,躲避著呂布的飛箭。即使這樣他的肩上也中了一箭,最後趁呂布不注意,把自己的長槍當做標槍遠遠的拋向他,接著搶過一柄普通的長槍便沖向呂布。 US_ihPih3`S8SngBC

  卻說呂布見龍健向自己沖來,心中大喜,自己這邊眼看已不足百人,而對方那些士兵打起來竟不要命,而且數倍于己,正想著撤退呢,哪知他竟然沖了過來。好,自己找死,怨不得別人,當即就又抽出一支箭羽,正要發射,突覺頭頂一陣風聲,抬眼間只見一支長槍夾風雷之勢距自己不足一尺。 Oa,sAQ的nOsf]YmDeD

  說時遲,那時快,只見呂布大吼一聲頭一偏,身一側,單膀用力握住槍杆。但龍健的長槍本身就重七十斤,再加上自高空而下來勢甚急,又人接高空物體時手肘自然會內曲,因此只見那柄長槍飛快地劃開呂布的衣甲最後噗的一聲直入馬體,呂布頓時冷汗淋漓,幸虧自己躲得快,不然非開膛破肚不可。呂布自馬上飛躍而下,而此時龍健也沖到了跟前。 mILf︿0PZarmJiQa

  “奉先,敢與吾一戰否。”龍健對著呂布冷冷地說道。 的erNqHpfG67]jVjBA

  呂布看到龍健沖過來,以為他要趁自己沒有坐騎殺過來,哪知他竟然停下與自己獨鬥。一時他竟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Qk4H的25MYsi的4qWg

  龍健又冷冷地問了一遍。 VOLZp4k7MQc[q]T︿t

  “哈哈”呂布狂笑了起來,“汝既然找死,吾便成全你。”呂布狂傲地說道,“牽馬來”他對手下的不足百人說道。 f\r8BJ︿diEh[b1VU

  “慢”龍健阻止了他,翻身下馬,“吾要與汝步戰,敢否?” _4h0me,dNcCJ[

  呂布一愣,看了看周圍,龍健的三千多人馬正圍在前面,後面是剛形成的石堆阻住歸路,自己這邊已不足百人。 31iWi62ef7eOlgdSG

  “倘吾勝了,汝便如何?”呂布問道。 FT\gKQb。eLQsTe。Dj

  “自當放汝歸去。”龍健說道。 k2`Y︿oA6lGpIbgb2e

  “好”呂布見形勢不利,當下說道。 E2nrTI3WNttK。H28q

  “倘汝敗了呢?”龍健問道。 FnsXM6Oo。U。MU]aWY

  “悉聽遵便”呂布說道。 J_6。B5JmZ0`EV77P

  “好”龍健說著讓士兵後撤閃出一塊空地。接著把手中長槍一扔,把肩頭利箭一拔,一時間鮮血湧出,染紅了他的衣服。呂布一看,明白了,龍健是想與自己空手打鬥,不由暗暗冷笑,這不明擺著害怕刀槍無眼,怕自己殺了他嗎?汝怎知吾拳下不死人,當下冷笑地走進場子。 rRddt8bNCsqd\o]8\

  “吾本為君屬,願讓君三招”龍健說道。 T,3D27fbAX25KOcN

  “不必”說著舉拳而來。龍健閃身而過。 piD5KSpL834o,BN`n

  呂布見龍健閃得頗為輕松,微微一愣但緊接著又出一招。 DZhljFq9[pJ4T5r`_

  一連三招龍健只閃不攻,當三招一過,龍健大吼一聲如猛虎似狂龍直撲呂布。 YgNSsk6nENs7FUXoL

  龍健本來身體就異于常人,再加上精通各種格鬥之術,當然是空手格鬥,因為在工廠裏,沒有武器可以讓他使用。 bSE11Yj,BL[RXq[]R

  然而即使步戰,呂布卻也不是一個小角色,一時間兩人打得難分難解。 n[CFJ[7aba6mocf1

  兩邊的士兵看到龍健和呂布的打鬥卻都呆了,他們心中都有一個想法,那就是龍健果然深藏不露。不過想法一樣,兩邊人的感覺不一樣,先說龍健這一邊,當呂布追殺過來的時候,他們的內心深處十分恐懼,但是他們知道現在即使投降呂布,也是必死無疑,因此拼命奮戰。而當龍健提出單挑以及單挑的條件時,不少人都松了口氣,都以為龍健是想找借口放了呂布,那麼自己就不用和呂布,這個他們心中曾經的神作對了,畢竟那太可怕了。不過現在他們在內心深處卻都覺得龍健會贏,雖然只是一種感覺,但是不知不覺中他們在堅信著這種感覺。而呂布那一邊,剛開始也以為龍健是想放了他們,現在卻都不禁為自己擔心起來,他們想到了龍健的戰績,想到了其他士兵談談龍健時的表情,他們在害怕,害怕呂布會輸。 bZ1chDCn1]hA︿N4Cm

  而此時的龍健已經從暴怒中徹底地冷靜了下來,他發現呂布果然是個人物,也有一身好拳腳,雖然技巧上比不上自己,但力量與速度,無一不是上乘,照這樣拼下去,雖然呂布比自己耗力較多,但是自己有傷在身,結果很難預料。當下不再猶豫全力施為,但見拳無風,身無影,讓呂布不斷後退。 Qm44dSgZgr]Cl\qe

  現在最感心驚的是呂布,他怎麼也不會想到龍健會有這麼一身高超的武藝。霍地,他明白自己為什麼不喜歡龍健了,那就是當初看到龍健的時候,他的眼睛裏並沒有別人看自己的那種崇拜的熾熱。而現在他也明白,之所以龍健不會像平常人那樣看自己,正是因為龍健與自己一樣,都不是平常人。 1。t,LIlKrYH1Ck8r

  就在呂布這稍一走神的一瞬,龍健一個掃堂腿擊在了呂布的腳腕上,呂布一個站立不穩,倒了,他剛想翻身,龍健已經撲了過來,緊緊地把呂布壓住,並把胳膊卡在了他的脖子上。呂布想反抗,可龍健的手腳放得極是位置,無論他怎麼折騰,就是翻不過身來,曾經有一刻他想過咬龍健,但是他咬不到。就這樣他嘶吼著直到頭腦發昏(龍健勒他脖子勒的)。 pnYL5IOjlMf0hR`_。

  “你輸了”龍健站起身看著地上的呂布。周圍一片死靜,良久暴發了一陣熱烈的歡呼聲,歡呼聲過後是一片山呼萬歲的聲音,主角當然是龍健,就連受傷的高順也受到了感染想要喊幾聲。剛才他也親眼目睹了龍健與呂布的戰鬥,回想過去種種他覺得自己終于知道了什麼才是真正的英雄了。原來真正的英雄一直在自己身邊,正是自己的兄弟。 YU︿hL`iZ2`sLOC6b

  呂布臉色蒼白地癱坐到地上,他從來就沒有想過自己會輸,因為他從來就沒有輸過,而今天他輸了。 I`pUIQEaX6h[hdgs

  “你想怎麼樣?”他問龍健。 6U3i︿GIP0E5J\IC_

  龍健沒有說什麼,只是揮了揮手,張義帶人用武器圍住了呂布。龍健指了指呂布身後的那近百名騎兵:“要麼汝死,要麼他們死,汝選其一。” 7FT2的sRXN。5\7CVtf

  呂布一愣,他不相信龍健說的話。 a9\be2SVLoj3]fe,0

  龍健又重複了一遍,他明白了,龍健這是想讓他威信掃地,但威信比生命重要嗎?呂布問自己,答案很快出來了。 gH]5]PU4ah2︿dn7V]

  “汝說話算術”呂布問。 Msg6cB3GXmbXgMrS

  “當然”龍健答。 NgBl`nJr8c`t01。l

  “放某走”呂布最後說道。 ,tT`DEbJHK40Mbm_3

  “呂大人”呂布身後有人帶著哭腔喊道。 TW5k︿NCPHB1d6的gop

  呂布不理,直往前走,但是沒有人讓開。 nrbUEBs4MhsTblAW

  “汝說話不算數”呂布怒道。 c2pBhL[ZXJUGL_q_

  龍健冷冷一笑:“吾說過不殺汝,但何曾說過要放汝。” lWL7_55Bb[ra,1NWT

  呂布一愣,“汝想怎樣?”呂布無奈地問道。 eGoQpMIQIp]mFASfb

  “給汝死去的兄弟磕頭。”龍健的話簡短而有力。 LdOMcNd4︿l,[VQt_t

  “什麼”呂布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6nPBYJTscICn2Qgo

  龍健讓人把已方死去的人一一擺好,一共五十人。 ot︿P。的A5sE\q,7erH

  “一人三個響頭”龍健淡淡地說道。 C︿sS4LWeQadAkUfKV

  呂布恨恨地看了龍健一眼,無奈地跪了下去。 ije5a[`]KHh9BEq7

  頭磕完了,呂布的額頭已是一片暗紅。呂布要走。 q4fm3sMgriQZoVsO,

  “我說過放你嗎?”龍健問道。 6a\5aDfF2o9。lWcV]

  呂布一愣,但已罵不出口,他突然發現龍健的目光很冷。 H的GX81]INsa2Yp5Fd

  “給我大哥磕個頭,他的傷是你弄的。”龍健開出了條件。 tX_tk6的4Sd`PJVrJ

  呂布一愣,但已經磕了一百多個了,還再乎這一個嗎?于是給高順磕了下去,高順想攔,但是被龍健阻止了。 m5VEFsj]05BJDUhi

  “今後,有我龍健的兄弟在的地方,你呂布退避三舍,如果答應你就指天立誓,我放你走,不然,我雖不殺你,但我會殺了你的子孫後代。”龍健最後說道。 PUl42HOE0lj],tSB

  呂布一愣,旋即明白子孫後代是什麼意思。只恨恨地咬了咬牙,當下指天立誓:“我呂布今天立誓,今生不與龍健龍司馬為敵,如違此誓,天誅地滅。” \ZIhHpE的me︿c0g1\S

  “好吧,你走吧”說完不再看他一眼。 iF42h`K8︿O]pmA3q3

  呂布走了,走得很無奈也很落莫,他知道自己這輩子是不可能在龍健面前抬起頭來了。 lCmAJNI0GtUqj1f3

  呂布走後,龍健呆呆地看著地上那五十個屍首。也許他們不跟自己便不會死,不過也許他們會死在別處,這就是戰爭。龍健跪了下去,恭恭敬敬地磕了三個響頭。剛站起,只聽嘩啦一片聲響,回過頭,只見除了那呆立的一百名敵兵,所有士兵都跪下了,他們的眼中閃著異樣的光芒,不是對呂布那樣的崇拜,而是一種信任,一種把自己的生命交給他的信任。 roDql4lX。VL5]VPe[

  “誓死效忠大人”不如是誰先開了頭,接著喊聲一片。 。cFZDolTPg_IfAk_4

  “起來”龍健的情緒也被感染了,不由地去攙扶那些士兵。 [tUWDO\。9_Nii33]

  等士兵起來後,他又看了看高順的傷勢,高順的傷看起來很嚇人,不過深知人體生理的龍健知道沒有傷到內髒,只要止住血就沒有事。 g的K8\d[qZmXZe4`b1

  “傳令下去,起程”龍健對張義說道。 CDDq。b\IQG7MnhPB6

  “是,不過那些人怎麼辦?”張義指著那近百名呂布留下來的士兵問道。 1Co,XUKm57,`ZLAG6

  龍健走過去對那群人說道:“我知道這場仗你們也不想打,你們現在想去哪裏就去哪裏,不過我建議你們不要回去,當然只是建議。”說完不再言語。 rSe2RlNUW4︿BWgR2m

  那群人沒有聽明白龍健的未來語。幸好張義及時做了翻譯。這才明白龍健不會殺他們,當下便表示感激,並心中惴惴地問張義能不能加入他們。 `2kAifR06KCY4tTpL

  張義請示龍健,龍健點頭,于是那群人也跟了龍健。 U。p03A,l,f6pkSCHQ

  整頓完畢,龍健看看天空,一輪紅日正高高升起。 Q0HYeZet8t7\h87nS

  “進發!”龍健喊道。 DqSfI8ZYG的1的7aRpf

  “進發”三千多個聲音融為一體響徹雲霄
正文 第九章

  卻說龍健等人一路前行,出河內,等到了鄴城附近的時候,龍健最擔心的問題出來了,那就是糧食不夠了。雖然龍健事先做好了准備,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會有三千人馬願意跟隨他,無奈之下只有去鄴城借糧。 HS73G︿DL3CDgeSJ
  當時守鄴城的是韓馥,當他看到龍健的隊伍時,他一下子蒙了,他以為黃巾軍打來了,好半響,才聽清龍健軍的解釋,這才松了口氣。接著稱贊了龍健幾句,便為他們籌措了糧草,心說趕緊打發他們走,留他們在此,得罪了丁原可不太好,畢竟那丁原也不是好惹的。 2nqDktt0kVFejP]rH

  龍健自然也沒有想在鄴城久留,當下便要起程趕路。但突然一陣狂風刮起,接著天色開始變暗,不一會,鵝毛般的大雪直撲而下。無奈,龍健只得再去找韓馥,後者大叫倒黴,但還是讓龍健他們進了城,等雪停後再走。 5qIClVl3的I5ec\QG7

  鄴城內,龍健在大雪中獨行,他自從來了這個時代,每到下雨下雪都喜歡一個人出來走走,因為這樣的雨雪在50世紀是一種奢求。他深吸著這裏清新的空氣,漫步前行。 0SfR3n8gnsFH4。WgG

  “大人”張義小跑著趕上了龍健,他午睡醒來後發現龍健不在了,當下急忙出來找。自龍健救了他的命後,他晝夜不離龍健充當龍健的保鏢,盡管他的身手比龍健差遠了。“大人,你怎麼一個人出來了。”張義不禁小聲嘟嚷著埋怨龍健。龍健笑笑沒說什麼只是又問了問高順的情況。聽到高順還在睡覺,也就沒再說什麼。 qAHjRh4\ElVqE2\Y

  正在這時,飛雪中一人一馬急馳而來,龍健當時正站在路中央,于是想往旁邊讓一讓,哪知那匹馬腳下一滑,竟生生地摔倒在地。那騎手也一個前栽被甩了出去。 peFUU︿m_4LdU4F56m

  騎手狼狽地站起身,想去牽馬,哪知那匹馬現在死也不肯起來。它好像也經被人鞭打著跑了太多路了,現在正下著大雪,它不想再這麼跑下去了,會沒命的。它很後悔當初闖進鄴城的馬槽裏偷食吃,那也罷了,誰知它又癱上了這麼一個主子。他的性子太急,總是動不動就讓自己拼命地跑,還有他的脾氣也不好,總是在自己想休息一會的時候鞭打自己。它有時候真地好像離開這個主人,但它不能,因為忠誠是它們這個種族的信仰,也是它們的生命。 oeA6K。J,DpZOJQK2P

  正在那匹馬兒為自己的命運感慨時,它看到了一雙眼睛,那是一雙人的眼睛。可當它看到那雙眼睛的時候它的那顆正在劇烈跳動的心突然漸漸平靜了下來。從那雙眼睛裏它仿佛看到了它出生的那片大草原,那白雲,那藍天,一切是那樣悠閑。眼睛在向它走來,它終于看到了那個人的身軀。雖然主人看起來比他精幹,但它的本能告訴他,這個人的心裏擁有著不輸于主人的力量,甚至那種力量讓一直在盡力做一匹平常馬的它有一種莫名的沖動。 NiapOB,OQq,f_i\_W

  而當那個人走過來輕撫它的鬃毛的時候,它再也忍下住了,一聲長嘶,沖天而起,接著四蹄飛揚而去。 leR4\t171L1,︿KZQJ

  卻說那騎手見一個陌生人不聲不響地走過來摸了摸自己的馬,正要詢問,卻不想自己那匹普普通通的馬剎那間變得異常神駿,並撒腿而去,不由呆了,良久還未反過味來。直到龍健等人遠去。 aFXSGSRoH︿L。5ATIf

  “等等”他叫了出來,並趕了上去。 WmiS︿s62DdQOcdJ4_

  “什麼事”龍健看著眼前這個與自己年紀相仿的騎手問道。 ,cR_g0jh,g的eeE\o

  “某是這裏的傳令官,現在馬跑了,那馬不是某自己的,是官家的。”那名騎手說著說著臉紅了。 q。1UBmcsCbn70\f的m

  龍健聽明白了,原來他想把馬跑了的責任扔給自己,于是不由開始打量那人,只見他面雖不闊卻菱角分明,兩道沖天縱眉表明這人的烈性,一雙明亮眸子卻寫滿了失意。身穿武士服,卻已洗得發白的,腳蹬一雙皮鞋卻已起了毛。 b2hsoqkt。B73B[HNg

  龍健看他的樣子,就知道他賠不起那匹馬,更何況那匹馬逃跑,他也多少有點責任,于是問道:“怎麼汝想讓吾賠你一匹。” Z]351︿_CEjf0iot8

  那人的臉更紅了:“不敢,某叫張合,是這裏的傳令官,某只是想借點銀子再買一匹馬,傳令官不能無馬,等某有了一定奉還,。” BeUKIb8rWHidd91bQ

  “張合”龍健念了念這個名字,覺得很熟悉,想想這裏是韓馥的領地,于是不由想起一個人來,“汝的字是什麼” dhs]NMhrl4dsXAT

  “某字俊乂”張合答道。 `hjfBJBjAKJt。f]

  果然是史書上在街亭大敗馬謖的張合。 g3G37lPIF6C[4e32b

  “好吧,汝要多少兩銀子”龍健問道。 cL[J︿4KnG,[WSc8K

  “一百兩。”張合說道。 a8qJqto4E\KPQhVbA

  龍健知道一百兩只能買到一匹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馬。 C[MZE2KX3[DoK的,7。

  “那匹馬可不只值一百兩”龍健說道。 HX7Q1I\MeZVJ︿r`

  張合的臉更紅了:“某俸銀不多,怕還不起你。” JoMQbHQT︿GFlgDU。Y

  “吾沒有那麼多錢。”龍健最後說道。 PVZ,2E。Z44]lDoFEB

  張合一愣,感到自己被耍了,不由變色欲罵。但終于還是忍住了,心說雖然他們讓自己的馬受驚跑了,但是看他們也不像是有錢的樣子,罵了只圖心理痛快,卻又有何用。自己性烈如火,這三年來得罪了許多同僚,最後落得了個傳令官的下場。今後不能只圖嘴上痛快了,馬丟了,最多這個傳令官也不幹了,大不了再去另投他處,當下拱拱手道:“既如此,某告辭。” C45QHcUk4PGf0︿qab

  張合說完便走,哪知龍健在他轉過身去後又淡淡的說了一句:“某雖無銀,馬卻有一匹,不知你要不要。” 3W9oH4JW\C[LnMqM︿

  張合一聽,心說這人怎麼這樣,有話不一氣說完,當下只得好言說道:“有馬更好,某自當先借用,等有了錢再買。” JM7ZOjGLW。0WYbfSr

  龍健點了點頭,便讓張義去牽一匹馬來。當初他們阻擊呂布,繳獲了不少馬匹,一路上一直帶著換騎,以節省馬力。 PBSoWXUiYPYZU︿Q

  張義走後,龍健有一搭沒一搭地和張合說著話,也大致了解了張合現在的處境。為他不能受到重用而感慨。龍健從曆史中知道張合的武力雖不敵呂布,關羽,張飛,趙雲等人,但卻也是一個不可小覷的人才,而且有勇有謀,帶兵以巧變著稱。 `jj`7[cVSnZb,pGEI

  張義很快牽了一匹馬回來了。張合一見是匹上好的馬,比自己丟的那匹馬要強,當然是比那匹馬平時表現出來的樣子要強,當下不由感激連連。 C︿UBRIe,4mrIi1JV

  賠完了馬,龍健便要走,卻被張合攔住了:“請問義士怎麼稱呼,家住何處,某好還馬。” _pRULloJlStF,LgHa

  龍健淡淡笑了笑“這匹馬汝只管騎了去,遇上吾,汝是決計賴不掉的。”說完不再理會他,自顧自去了,留下張合一臉茫然的站在風雪裏。 0[GceaEF\lh5rEC1M

  “怪人。”張合最後搖了搖頭說道。 \YkiPt8PpU[cAAT58

  雪是第二天早上停的,龍健走時向韓馥要了個傳令官,那個傳令官自然是張合。 的D6EO8QOYijLQc`7

  韓馥一心盼著他走,一個小小的傳令官自是不放在眼裏,當下也就把張合送給了龍健。 qdBPSr3FdamEib4B

  張合聽說那個以一千士兵消滅八萬胡人的漠北瘟神點名要自己時很納悶,同時也有種莫名的興奮,終于可以一展手腳了,放眼整個鄴城,有幾人是自己的敵手,不過不知道那個漠北瘟神是怎麼知道自己的。 IiLn\3Vc5ppg2rTl

  張合滿懷希望的心在看到龍健時碎了。 4PXgdkJUa[iITIUL

  “汝,汝就是漠北瘟神。”張合看著面前那張熟悉的年輕的面孔徹底的失態了,因為在他的眼中,漠北瘟神應該是一個一臉胡須的中年大漢,而不是一個如同自已一樣的年輕人。 QkelG21hC20d7QkOS

  “漠北瘟神?”龍健與高順等人都愣住了,他們可不知道龍健什麼時候有了這個稱呼。 j,。4B。OMiWZ2K3Oh,

  其實這個稱呼最初來自于那些失敗後被龍健俘虜的胡人。龍健曾說過只要投降就不殺他們,所以龍健向丁原建議讓這些俘兵的家人來贖他們,這樣可以彌補他們帶來的損失,否則殺了他們也沒用,因此那些俘兵大都被贖回了北地。就連和連也因那些擁護他的族人們的大力周旋,也被贖了回去。那些胡人回去之後,每當談到龍健無不變色,于是便給他起了漠北瘟神的稱號,這個稱號剛開始在胡人居住區流傳,後傳到邊地漢人那裏,並愈傳愈誇張,甚至把龍健說成了三頭六臂。 Hr`0ZD9sDKXWEgRm

  張合家是河間漠縣人,幾個月前回家,那裏正風傳著龍健的故事,自己回來後也是狠狠地向同僚們講述了一番,並常對天慨歎:“大丈夫當如此。”也因此當看到龍健的真實面目後他的夢碎了。同時他也知道龍健昨天說他賴不掉是什麼意思了。 O1gX5k3mObNS`0VEp

  看到張合失望的樣子,龍健知道他是以為自己為了怕他賴帳才把他收入軍中的,當下也不辯解,只是很好奇地詢問了自己的那個外號。 。C7XmkNo,dgdW`H8I

  張合按著家鄉人說的說了一遍,由于說得多了,最後習慣性地加了一句‘大丈夫當如此’說完後意識到龍健就在眼前,不由臉一紅,他可從來沒有拍馬屁的習慣。 t5i\JLcl,53。l。Mb0

  “漠北瘟神”高順興奮的說道:“賢弟你可是當之無愧啊。” qeYrfdXBC`HLE43Zn

  “大哥,要當瘟神你自己當吧。”龍健苦笑一下,接著對張合說道:“吾讓汝領五百騎,汝勝任否。” T。05YZh`4rkXrOf[︿

  張合一愣,“什麼”他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領軍,自從自己被同僚排擠下來後,他已經一年半也沒有領過軍了,而就是在一年半之前真正聽他命令的也只有不到三百士兵,而且,張合看了一眼龍健的士兵,那些士兵根本就沒有辦法和這些士兵比。 L3LR0bUerZc6elEV

  “汝不是怕吾跑了才調吾過來?”張合不由問道,剛說完他就暗罵自己蠢才,人家是何等的人物,難道只為怕他跑了才調他入伍。一時心中又燃起了希望,當下便又補充道:“吾能勝任。”龍健看著他點點頭,小聲地嘟嚷了兩句“能勝任就好,這樣領五百人立功的機會大點,還錢也就還得快點。”聲音雖小,但張合與龍健身邊的人都聽到了。張合一愣,這個人是漠北瘟神嗎?怎麼這麼財迷。 XbfHL]9aAkYQ_AloD

  不過在接下來的日子他明白了,龍健手下的士兵太難帶了,他們好像只認龍健,不認別人。要不是聽說張合欠龍健錢,為了能讓龍健早日收回債務,他們才不聽張合的命令呢。張合心想也是,自己新來的憑什麼能帶五百人呢。同時也為龍健能把兵帶的這樣忠誠而心服不已。一路上,張合傾盡全力,並時不時向高順請教怎麼讓士兵心服。高順也無可奈何,只簡略的向他講了一下龍健為士兵所做的那些事情。于是張合終于明白了這支部隊只能由龍健指揮,因為龍健是他們的靈魂。而讓他們服從自己命令的辦法就是與他們一樣,讓龍健成為自己的靈魂。 _3︿VDP\P0QE_jlWYD

  原來這就是漠北瘟神。 OoBqWNIVe。nGKk,[k

  張合想了想龍健對待自己態度,心想這也是一種知遇吧,于是也就認真的開始融入龍健的騎兵中。

北大叔 於 2008-02-17 12:38:00 修改文章內容


Default sogi
發文數:356
發表時間:2008-02-17 12:40:00
正文 第十章

  卻說龍健現在糧草充足一路北行,經廣平過廣宗,行至常山地界時停了下來。原來經過張合事件後,他想起了自己大可憑自已超前的見識,多招一些武將,那樣對于自己以後大有幫助。而現在所在之地就藏著一條龍,一條在三國裏縱橫數十載而未有一敗的龍。他就是常山趙雲。 Ng。erBNg6的m6C[E]e
  龍健打算第二天去真定找趙雲,于是隊伍暫且在荒地中宿營。當夜龍健與高順談了談自己的想法之後,便去找張合,當然他對高順說的是自己從地球來這裏的時候,曾路過真定聽說趙雲是一個英雄人物,眼下正是用人之際,當去招之。 hDFeL0qSjVF1hRbB_

  進張合的帳蓬時,他正在燈光下看一本破了的書,見龍健進來連忙行禮。龍健示意他不必多禮,接著看了看他手中的書,書名《論語》。張合見龍健看到了他手中的書,很不好意思,“幼時候家窮,沒讀過幾年書,長大了,不太懂禮,碰了不少釘子,這才向別人借了本書看。”張合說道。 OiiWM`jTGl6iTip_5

  龍健笑著點了點頭:“可有不解之處?” JLVdfF。Ok,Asl45。m

  張合有點臉紅:“多處不明,奈何無人教吾。” O6WknWJApkSN的8e

  龍健笑了笑,便問他何處不解。張合自入龍健軍中,對龍健之能也多有了解,當即把自己的不解之所說了出來。龍健一一為之解答,直把張合說得茅塞頓開。最後竟忘了時間,直到雞鳴才意識到他們竟談了一夜,張合頗為過意不去。龍健于是說將來還帳的時候多還我一百兩好了。張合先是一愣,接著兩人哈哈大笑。 R。Z。2aSI,NJiK1,O[

  正在龍健與張合兩人大笑的時候,外面傳來的一陣馬嘶聲,這陣馬嘶聲讓兩人同時一震。張合是因為他聽出了那匹馬是自己在鄴城弄丟的那匹,而龍健是因為他聽出了那匹馬是在呼喚自己。一如當初在鄴城,他深深地體會到了那匹馬的悲哀。于是兩人同時走出了帳蓬。 IjW0NGJaHpm[S4mpq

  的確是在鄴城的那匹馬,當它看到龍健的時候,它歡嘶一聲,急奔而來,速度快得讓人咋舌,真是如影如狂風,聲似驚雷。最後在離龍健一丈遠的地方慢下速度,小跑著來到龍健面前,並在眾人的驚異中把頭埋在了龍健的懷裏不斷摩娑,仿佛龍健是他的舊主。龍健也不由地輕輕撫摸著它。 QRGRkAghpMj,7RnND

  “大人可識得此馬?”張合好奇地問。 U42FjNhKL438[YNZ的

  “此非汝丟之馬呼?”龍健問道。 MEG7kMDYQ8jFOEnc7

  張合點了點頭:“此馬,吾乘半載,行如常駒,初見大人,騰雲而起,馳風排雷,天下神駒,此天以之授大人也。” sV`t0hB11UHqY324Z

  龍健笑了笑,不再說什麼,他知道並不是上天把那匹馬給他,而是他看懂了那匹馬的心,那是他這麼多年來一直追求自然之道的結果,而那匹馬最初的本心也是自然。不是嗎,那個家夥現在就懶懶的趴在地上大放著響屁,渾然不管有人在這裏。 s1cDNJ7SrmYInCHmO

  正在一幹人開始因為那匹馬放屁而懷疑那並不是上天授給龍健寶馬,而是張合在拍馬屁之時,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傳了過來。 B3s1E的pkgQJh\FX,N

  “來者何人”一個騎兵止住來人叫道。 7FXgbWr1M,GIr1Hoe

  那人一看是只軍隊,當下也拉住馬:“敢問是何處人馬,可曾見一良駒打此經過。”那人問道,聲音洪亮,令人精神一振。 66KsP7DdDQm2,7]6

  原來是沖著這匹不懂規矩的馬來的。龍健走過去,只見來人身高一米八左右,濃眉大眼,闊面重頤,威風凜凜心中不由暗贊好個一表人材。卻說那人看到龍健出來也是一愣,在他眼中龍健雖然與自己一樣身長八尺卻隱隱有一種與天地一體地氣勢,面容無任何突出之處,卻頗讓人喜看,再加上那種自然悠閑的氣質讓人忍不住與之結交。 p8dr46S9lqZn[J4Yg

  “請問這是何處的軍馬。”他忍不住問道。 。tMapV1NKX]jK,的E

  龍健收回心神道:“此龍健北去抗擊黃巾之師”龍健簡短地說道。 的d,Cs0JpbD\FaLS6

  “龍健,你說得可是漠北瘟神。”那人急問道。 iDMjLXMVE2bi︿00qH

  龍健不由苦笑,看來自己這個惡名是怎麼也甩不掉了,于是點了點頭。 MHF︿D的DoOll_oh`P[

  “原來是漠北瘟神的軍馬,怪不得有如此氣勢。”那人看著龍健身後的隊伍說道。 cE︿c6ODlgbl`JPLF,

  “敢問壯士尊姓大名?”龍健問道。豈知那人依舊看著那自己那拔人,壓根就沒聽清龍健的話。 6fOe。IL。8jPQOFFO9

  龍健順著那人的目光望去,只見他正看著向這裏走來的張合,高順等人。 WHkXbdeUGs6nEJ,9e

  “那可是漠北瘟神大人。”那人指著高順小聲向龍健問道。 aAbkc0VYpM`YocgP

  龍健一愣:“啊,那群胡人的確是他放火燒的。”龍健支吾道。于是等著看高順的笑話。哪知那人竟愣愣地盯著他。 a\6UEP,YbRWQHjRXL

  “怎麼了,吾臉上有花不成。”龍健擦了擦臉。卻聽那人問道:“汝是何人?”龍健一愣,暗贊此人反應好快,能聽出自己話中的不妥之處,畢竟如果這是漠北瘟神的隊伍,那麼就沒有人可能直稱漠北瘟神為他。于是龍健說道:“壯士機敏令人佩服,那把火是我指使我大哥放的,來人正是我大哥。” nhtU1KegHb。PpC08

  “汝,汝,汝是漠北瘟神。”那人說著趕緊下馬。 hftl9L`ai0B0\Z4

  龍健知道這又是另一個張合,于是點點頭。 IcW。Jd4gM0Glc的\TB

  “某有眼無珠,不識大人,望乞恕罪。”那人下拜,卻不慌忙,有禮有度。又讓龍健贊歎不已。 fmeEF5F2︿n,AgobMc

  龍健拉起那人,在一拉之間,兩人彼此感到對方力道都不小,不由相互看了一眼。 3epLY6U`0c。ESW5A

  “某嘗到邊地,聞大人之名,胡虜膽寒,只是想不到大人如此年輕。”那人說道。 Q1RV5_B[l。Ym。[514

  “壯士過獎,如無吾大哥與這些兄弟,健安能成其功。”龍健指著走過來的高順等人說道。“還未請教壯士高姓大名?”龍健問道。 oZfnVaq_tgr︿7︿

  “某姓趙名雲,字子龍,常山真定人氏。因見一寶馬,追敢至此,不想幸遇大人。”那人又躬身一拜。 C2qMre_HCTqRsTSJa

  “趙雲?”龍健心中一驚。想不到他就是趙雲。龍健的腦海中頓時閃現出後世人討論三國時說的那句話,一呂二趙三典。其中趙便是趙雲,他的排名僅在呂布之下,史書記載趙雲與人單挑從未一敗,百萬軍中殺個七進七出,直殺到白袍變血袍,匹馬沖陣,殺死“曹營名將50余員,後曾使張合徐晃心驚膽戰,不敢迎敵”。趙雲帶兵打仗也從未因為個人因素而失利,相反更是罕有敗績,只一次因兵力差距而敗與曹真。晚年,漢水背水一戰寡勝眾.趙雲七旬力斬武將,更讓人嗔目. Z6s︿NWFBlsZnO。Zdo

  曾有詩贊曰:昔日戰長 ,威風猶未減。突陣顯英雄,被圍施勇敢。鬼哭與神號,天驚並地慘。常山趙子龍,一身都是膽!, 2M\的tT6C8kh5`︿J,

  龍健想念及此當下便對趙雲說道:“原來是那匹馬兒讓我認識了子龍,今日你我有緣,那匹馬兒我便送與子龍”說著只回了一下頭,說也奇怪,那匹馬好像知道龍健在叫它似的,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在龍健身上蹭來蹭去。 EQXeVJEd`diAThnY6

  趙雲一看正是那匹寶馬,又見它與龍健分外親熱已知這是龍健的馬,當下哪裏肯要。龍健笑了笑:“子龍有所不知,吾也是剛得此馬。”龍健說道。 HrQ_[6tM_EUqPDEBj

  趙雲有點不相信,剛得到,那匹馬就對他如此親熱,那怎麼可能。 0h8o3NYoVi。0bTk2q

  見趙雲不信,一旁的張合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趙雲一聽,真乃天下奇事,而且他發現那匹馬的時候,那馬就在離這個營地不遠處徘徊,想是它也一直在跟著龍健。當下更不敢要了,他對龍健說道:“此天以馬授大人,雲安敢納之。”龍健一聽知道趙雲是不肯要這匹馬了,于是便邀請趙雲吃飯。趙雲追馬追了一夜,也餓了,便欣然從之。 pLl[5WbkESm。LZUh的

  席間,趙雲被龍健待為上賓,這讓趙雲有點受寵若驚。雖然龍健規定軍中不得飲酒,但他們以茶代酒卻也喝得不亦樂乎。茶足飯飽,龍健也不說什麼,只是臨走時拉住了趙雲的胳膊,頗為不舍。 RZEAlmtN65M6sFR\

  當然,這一招是跟那個叫劉備的人學的。趙雲見龍健如此,不由慨然長歎:“男兒當如大人為國盡忠,奈何雲兄病重,手足之義安能棄之,不然雲自當追隨大人,以報大人知遇之恩。” [IBs53cVjS,`d6rW

  龍健一聽,原來趙雲的哥哥病了,知道再說什麼也沒有用了,不過難道就這樣放棄趙雲嗎?那怎麼可以,如果得到了趙雲,以後就是再碰上呂布也不用怕了,況且他那柄神槍專挑敵方大將,在曆史上曾連殺曹軍50員將領,30合內敗張合,是個超一流的武將。而且從趙雲的戰績上推算,就算他單挑關羽,張飛,大概最不濟也是個平手吧。 T。dT,]SbR8iGg7Y2N

  不過趙雲這時沒拿槍,(不然,龍健的士兵怎麼會放心他獨自和趙雲說話)真不知他拿槍是個什麼樣子。龍健是從心裏真的喜歡上趙雲了。 8i`W的CqNtUo_m8m27

  “子龍慢走,吾頗通醫術,願為子龍排憂。”龍健對趙雲說道。 G6Y38YT325oIab6JR

  “安敢有勞大人,只是吾兄之病。”趙雲神色一暗沒有說下去。 8,r50T5C7bilQ7810

  龍健一看知道,趙雲兄長的病不太樂觀,但死馬當活馬醫吧,反正自己有50世紀的醫學常識並且在學做菜時學到了不少醫藥知識。于是安慰了趙雲幾句,並說自己曾得名醫指點,對疑難之症多有涉獵,說不准能治得好他兄長的病。說完便讓張義留下約束軍馬,自已與高順,張合等人去看望趙雲的兄長。 7P︿NL4erh。PM\ODjW

  趙雲一見如此心中也燃起了希望,于是便帶著龍健等人一起往他的家走去。高順等人雖然都對龍健如此看重趙雲頗為不解,但他們知道龍健做事一向深謀遠慮,機智百出,當下也不說什麼,與龍健一起趕往趙雲家裏。 QW的XnQEmJPqEFd6lj

  行不多時,一行人走到一片開闊地綠野中,但見青山綠水,風清雲淡,好一個幽居之所。龍健不由慨歎地傑人靈這話不假。 。l。K1kU︿DTZ[VJbZ

  一行人跟隨著趙雲來到一座寬敞的院落裏,但見院落上放著幾排武器架,上面放著各種兵器,其中最醒目的是兩柄長槍。雖是爛銀打造,但卻讓龍健感到了陣陣殺氣。“大人好眼力”見龍健注視著他與哥哥的長槍,于是說道,“此槍槍刃乃是用天外飛石提煉出的玄鐵而制,雲與兄一人一把,只是……”趙雲又想到了躺在床上的哥哥。 2XEdVh7V,,dNlEXO3

  正在這時,一個雙十年華的女人從一間屋裏走了出來,見到趙雲領了這麼多人過來不由一愣。 ZtJWHstiVk,6。gLjE

  “這是雲的嫂嫂柳氏”趙雲又對柳氏說道,“嫂嫂,這位就是讓北地胡人聞風喪膽的龍大人,是專程來看兄長的病的。”柳氏輕輕施禮,然後趕緊把龍健等人讓進了屋裏。 \VYl︿ssr[_OndcC

  進了屋裏,但見一個漢子躺在床上像是睡著了的樣子,臉部浮腫得已認不出樣子。只是眉宇間依稀與趙雲有相似。 H1UHkCHlE7AI`YFi

  “大人,這正是我大哥,趙風,字丹虎。長雲十歲。”趙雲小聲地對龍健說道。龍健從趙雲口中知道他當時與自己同歲都是二十一歲,但眼看這趙風,哪裏有剛三十出頭的樣子。病魔已經嚴重的吞食了他的生命。趙雲小聲地在兄長的耳邊呼喚著。 OUnjS,`G8iDYlEUEK

  趙風終于醒了過來,看了看趙雲,又看到龍健等人。趙雲連忙做介紹。雖然趙風久在床上,但他也從趙雲那裏聽到過龍健的威名,並嘗為自己癱在床上抱怨不已。于是以目視龍健,說道:“風聞大人威名如雷貫耳,不曾想大人如此年紀。男兒當如大人縱橫天下,為國效力,今能有幸見到大人,風縱死亦無憾。”聲音嘶啞,說罷,虎目含淚。在場眾人不禁惻然,趙雲更是雙目發紅。 Kt2的didRo︿gU8[,j

  “丹虎兄何必如此”龍健走過拉住趙風的手,順便把了把他的脈。然後又向趙雲問了問趙風得病的經過。原來趙風是八年前練武岔了氣,初時不覺,到後來越來越嚴重,兩年前便已不能下床了。 ︿qZfi的K6ZRQFKkLAt

  “大人,我兄長的病可有救?”趙雲急忙問道。趙風更是一臉渴望地看著龍健,本來他已感覺自己時日無多,突然見到龍健給自己把脈,雖然有過多次失望的經曆,但龍健的威名還是讓他懷有了一絲希望。 R,jgfNtkcT1,[I︿N

  龍健沉思不語。 ,HHU的U。KnikgGtt1A

  “大人不必多費心,吾自知時日無多。”趙風看到龍健不語,以為他也沒有辦法,于是笑了笑說道,是啊,面臨即將來到的死神,自己也該從容了。 IKHSjXRPm\om的D︿︿8

  豈知龍健仿佛沒有聽到他的話般的不發一言,似在沉思。 ci5\dFl2g2的lSq的de

  龍健的確在沉思,因為像趙風這種病說大不大,因為只要暢通了他的氣血,最多半年即可痊愈。但說小也不小,因為如果氣血不通,這樣躺在床上就是正常人也沒幾年活頭了。在50世紀,這種情況完全可以有辦法治療,只是現在沒有那麼高明的醫術。而龍健雖說是絕頂聰明,可他也沒有怎麼系統地學過醫學知識,雖然醫理他是懂的。現在他正憑著醫理來找錄解救之方。 o`5︿cnpU[pdDMPQge

  眾人見龍健沉思,便不敢打擾他。 4V3GL,的KnDEN4,gNV

  “子龍,此處可有鐵匠否。”大約半個時辰後,龍健向趙雲問道。 VGRC94i[dmAET_jR4

  “有”趙雲趕緊說道。 的dTqUdq8o8`jSSbF

  “令兄之疾確有法可醫,只是吾卻不敢保證一定能醫好。”龍健對趙雲說道。 7R4。UEQA0HOPEg]a_

  “大人盡管放手來醫,吾本將死之人,還有何懼?”趙風坦言道。 I1HQ4WoLfDmAThLl]

  “好”說完龍健便叫人去做一套銀針。之後又陷入沉思之中,他要再完善一下治療的方案。不一會,銀針打制出來了,龍健把他在火上烤了一烤,便開始在趙風身上施展針灸之術,看著紫黑色的血從趙風身上流出,龍健輕輕松了口氣,因為治療最關鍵的是紮針的穴位,穴位不對輕則無效,重則對身體產生重大損害,尤其是趙風因為岔氣已傷髒腑,下針之處更是馬虎不得。如此這般下針至中午時已放出半碗黑血。 7_NU\d[AlEhcMW的T

  “要不要休息一會兒”高順見龍健滿頭大汗不由關心地問道。龍健搖搖頭,只是讓趙雲去買些藥材,讓柳氏為趙風准備一些稀飯,等趙雲買回藥材後,龍健把它們放在稀飯裏,自己親自掌火,最後濾出湯水敷在趙風身上針灸之處。 GKcBLeWdn0eonaICe

  弄完時已是日落時分。 aMX5NbnEZqM]D]tc的

  “大人”趙雲拿過布巾給龍健擦汗,龍健接過來笑了笑:“一切看明天的了。”然後又對高順說道:“麻煩大哥去傳令,讓大家就地休息兩天,不得擾民,否則軍法論處。”高順得令又囑咐了龍健身邊的人幾句然後離去。 G[3bWWO的iiLJMKM3f

  是夜,龍健就在趙雲家休息,而趙雲則守著趙風。 eKFl,nJrSXDHaGSt

  第二天天剛亮龍健便被人吵醒了,是趙雲。有什麼事能讓一向穩重的趙雲這麼急,龍健不由心中一顫,該不是趙風出什麼事了吧。想到這裏,龍健顧不得穿鞋便打開了門,哪知門外趙雲一臉喜色:“大人,吾兄長。”說著趙雲竟不由喜極而泣。接著跪下就要給龍健磕頭,龍健連忙拉住。也顧不得穿鞋了,便隨趙雲去看趙風。 jasVS4m1dnkW4so_。

  剛進屋便見趙風已經坐到了椅子上,見龍健進來忙讓柳氏攙起自己。龍健緊走幾步按住了他,讓他別動。趙風流著熱淚道:“吾病久矣,以為再無下榻之日,大人再造之恩,風當犬馬相報。”柳氏更是流著淚給龍健跪下了。弄得龍健一時不知如何是好,只得說趙風的病還需要再詳細醫治,方才解脫窘境。又精心治療了兩天,龍健知道趙風已無大礙,于是寫了一張藥方交與柳氏,對趙風言道:“按此方服藥每日三次,半年可愈,不過一年內不可用武,也不可行房,出了一年,則可開花散葉。”龍健知道趙風因病無子,故而如此說道。 s7HE3lDY0jVFC5f]B

  趙風臉稍微紅了一下,但馬上拱手說道:“大人與風再造之恩,風雖不及乃弟,但待好之後,必為大人效死力。”趙雲更是收拾好了行裝,要跟隨龍健而去:“大人為天下計,不惜功名,雲今已無牽掛,自當追隨大人,望大人不棄。” ,N\sH6Lr8sIrJhpr6

  龍健趕快拉住趙雲的手:“有子龍兄弟,則天下幸甚。”也是,有了一個趙雲,又搭上一個趙風,看趙風武藝即使不如趙雲想也差不到哪裏去,這次可說是大豐收了。 n106IDmb[ctf7,JrH

  從趙雲口中龍健得知他的槍法學自一個隱居深山的隱士童淵,本叫百鳥朝鳳槍,後來經過他自己的改良創造出了現在的槍法,叫七探蛇盤槍。 EiX。iqcO2Z30lHWo

  對于趙雲自創七探蛇盤槍龍健在未來早有耳聞,不過一直以為是野史不足信,哪知竟真有其事,那麼他殺敗曹操五十員赫赫虎將的事想來也不徦了。 c7fRe2TWBO1GTd_O︿

  等回到軍隊裏後,龍健讓趙雲帶五百騎兵,趙雲也不推辭,心中想著自己一定不會讓龍健失望。聽到趙雲也帶五百騎兵,高順等人心中不解,但見龍健對趙雲極為重視,也就不說什麼。士兵更是對龍健看重的人頗為照顧,不與他為難。再加上趙雲為人正派而謙遜更在內心裏對龍健感激不盡,因此很快取得了手下士兵的認同。這讓一直等著看趙雲笑話的張合失望不已。
正文 第十一章

  公元188年3月,龍健終于趕到了幽州地界,待行至涿郡附近時只聽前面喊聲震天,龍健心知是怎麼回事,于是命令隊伍加速,不一會就見到前面有數萬人正在向他們的方向逃來,之所以說逃是因為他們很多人都扔掉了武器。于是下令做好戰鬥准備,並且齊喊:投降者免殺。三千多個聲音一起喊出,撼山震嶽。 73AeSQ]k1f2的DCO\G
  卻說那些正是黃巾敗兵,其實說白了就是些被生活逼得不能不造反的老百姓。他們哪裏知道什麼打仗,大多跟著瞎詐唬,這次主將被兩個凶神給砍了,于是紛紛逃命。剛逃到這裏又見一波人數還要多的人氣勢洶洶地攔住的去路,早就嚇得不知怎麼好了。因此當聽清楚投降者免殺這五個字的時候,呼啦一大片一大片的都扔下武器大叫著饒命。當然也有不怕死的想從龍健他們這裏沖過去,但只一陣箭羽便把那些人的想法給打掉了,于是所有的人都降了。 b1SnrEorbXNNS的m

  正在這時,打前面又來一哨人馬,大約有五百來人。離得近了,龍健看清了來人,只見為首一將大約一米七五左右,兩耳垂肩,雙手過膝,面如冠玉,唇若塗脂;在他的左邊一將身高得有一米九,髯長二尺,面如重棗,唇若塗脂;一雙丹鳳眼,兩臥蠶眉,相貌堂堂,威風凜凜。在首將右邊又有一將,那人身高一米八,豹頭環眼,燕頷虎須。“前方來者何人?”那將開口問道,聲若巨雷,勢如奔馬。 1sk5Z5t[g的MA`7FqW

  龍健第一眼就認出了這三個人是誰,那個大耳的自然是劉備,那個長胡子的是關羽,而現在說話了這個大嗓門自然是張飛。見張飛問話,高順等人暗道好大的嗓門,當下也報出了身份。 7n92︿3eQnmqdj︿OVC

  “哪個是漠北瘟神,可敢與俺張飛鬥一鬥。”龍健的聲名張飛是知道的,但是他自認識劉備這個漢室宗親的大哥來,心知自己身份也不比尋常,因此出言便要單挑龍健。 4。`4NZ3HjKWJdSPn

  龍健手下一聽,這人好生無禮,當下張合便要出去教訓一下張飛,卻被一旁的趙雲攔住了:“俊乂不可沖動,看那人也是抗擊黃巾之義士,不便為敵。” 0PcU的Q的DN的AmJ[3UV

  龍健贊賞地看了看趙雲,接著拉馬而出:“某即是龍健,聞黃巾侵幽州故而來助,敢問將軍可是幽州軍。” 2ok,qDV8b44lXVVRO

  張飛欲待答話,一旁的劉備趕了上來:“久聞龍大人之名,吾代劉太守歡迎大人的到來,某姓劉名備字玄德,乃漢室宗親,聞黃巾來犯,聚鄉人以助拳,今初破賊人,不想幸遇大人。”說著縱馬來到龍健的面前,關張兩人緊隨,“這是吾的兩位結義兄弟,關羽關雲長,張飛張翼德。請大人與某等一同去向劉太守請功。”劉備說話語氣溫和,讓人不禁倍感親切。 Z\hFc。XUtceHnR_b

  龍健看了看劉備後面的關羽,張飛兩人。只見關羽渾身透著一股孤傲之氣,而張飛則帶著一股一觸即暴的煞氣。于是對劉備說道:“玄德之弟,真乃世之猛將也。”遂整軍與劉備同行。 AAGfTIJYtkA77Cp的t

  一路上和劉備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話,但覺劉備處事機敏但不外露,胸有城俯但露情與外,不由心中慨歎的確是個人傑。見到劉焉時,劉焉喜出望外,竟學劉備一樣拉住龍健的手問長問短,等知道龍健是背棄了丁原而來助自己時,不由贊道:“大漢有一飛,福也。” BanDXkaFahBACjjZC

  這也難怪劉焉會這樣,他本身就是大漢的貴族,此時自然見龍健為大漢著想,自是十分高興,當下便有收攬之意。龍健心說跟著劉焉也不錯,只是他的那個兒子太混蛋,自己跟了他有些事就不能做主,到時讓他那個混蛋兒子給連累了,這一輩子就算完了。于是,說道:“黃巾不滅,安敢求安。” L[OCRLDE6oUBf[G

  “好志氣!”劉備忍不住贊道。正說著,有人來報,那些俘虜已經集合完畢,問什麼時候行刑。原來要斬殺俘虜。劉焉正要下令,龍健站出來問道:“大人,殺不得。”說得劉焉等人一愣。 XBl。jAGG,\。F5QJa]

  “汝這 好沒道理,先說什麼黃巾不滅,安敢求安,現在卻又說那些反賊殺不得。”說話的是張飛。他的大嗓門震得眾人耳朵疼。 QQ_oNagBP_0kV]sNI

  “賢弟稍安勿躁,龍大人自有他的道理。”劉備說完目視龍健。 VpmC_oO[GCWn。,BKh

  龍健向劉備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此黃巾者,流民也,誅其首,則散。倘盡誅之,則其必萌死志,討之則難矣。再者,黃巾大多無衣食之百姓,給衣食則必安也,何故屠戮。” 9RfIE,QSR55,\的ajs

  劉備點頭:“大人高見”然後對劉焉說“侄兒以為然,民安則天下安矣。” eHFBmR︿h的J6Km5fjP

  劉焉見兩人都如此說,也點了點頭:“吾亦有意,奈何幽州無糧可給。” V8pm1VbNsZTnH。`]C

  劉備一聽,也是,如果不殺這群人,那麼哪有那麼多糧食來養活他們。不過這也不能成為殺他們的理由,不由為難。 `dQ的c︿SLHNI0KOtk[

  “殺就殺了,那有那麼多事來”張飛說道。 I7si7nWU00]a8N\E3

  “三弟不得亂語”劉備訓道,卻見龍健在一旁悠然不語。于是對劉焉說道:“龍大人必有良策,吾等且聽之”于是一幹人又把目光看向了龍健。 OS\mJfdrJAPZsS2HC

  龍健淡淡一笑“吾無良策,只有下策。” C3sW3O7oPVsVgQZsf

  “下策?”眾人不禁詫異。 DE,rqfFq的IQQh20Bp

  龍健說道:“幽州不如冀州糧足,可將民移與冀州。” 0L[2TO1EB28tq1mEW

  “冀州又安肯要此些流民?”劉焉不禁問道。 `Y2`gZjcHsdYPVCqn

  “冀州自然不要,但吾等可賣之,賣之與富家大戶為奴”龍健淡淡說道。 23IQ_nqri\`]r7XI

  “賣?”眾人一愣。當時私自買賣人口是有違大漢律法的。 Dij[Dk6\m36Mh8gq1

  “俺哥哥豈能做那種勾當。”張飛站出來怒道。 KL,4ZT9q5GXY375KB

  “那就請汝把他們一個個殺了吧。”龍健淡淡說道,不再發言。 qaB。Qb`7dBCc的mho。

  張飛欲待發怒,被劉備狠狠瞪了一眼。 6,rC7RYTm0kJj_fO

  大廳裏一時安靜異常。 eI11k_3U5pnbsMgg3

  “劉大人愛民如子自也不想殺之,不若放之。”最後劉焉帳下將鄒靖說道。 FqL1GsQkogXo︿epMA

  “放之,無糧必複反也。”劉備歎道。 dgFCefKI]ae。oXOUm

  于是大廳裏又陷入一片安靜中。 iVq`JdGrJ1gq3U8[

  龍健心中冷哼了一聲,表面上卻很平靜地說道:“諸君患者,私賣人口之罪名也;然非如此,數萬百姓,皆為屍骨。百姓何者,天下之本也,吾雖位卑,也知天下大義,今有萬民命與吾等之手,安肯懼罪而不救。數萬俘虜,吾自領去,與諸君無幹。” Lkr,l44s0`F[7sMSO

  劉焉一聽有人敢扛下這件事,也連忙說道:“一飛心胸吾等不及也,如朝廷追究吾等必為開脫。”龍健沒說什麼,只劉備重重歎了口氣。 CIpKVXJ︿ER0Gd。5Q_

  走出大廳,龍健看了看身後的高順,趙雲等人說道:“將來恐怕要連累大哥和各位兄弟了。”高順忙道:“賢弟說哪裏話,賢弟之舉,人不及也,兄弟們能跟賢弟那是我們的福氣。”趙雲也點頭歎道:“大人之義,雲當效之。” X7QVbH`7Z46]WE\。

  龍健從劉焉那裏要了些糧草便開始走上了他那販賣人口的道路。 WYfWaliXCGMR[TBM。

  龍健販賣人口很有技巧,先是憑著對曆史的熟悉找有富戶的地方,然後在中午人們都要吃飯的時候讓那些沒飯吃的俘虜一齊大哭,當真是聲動五嶽,慘驚九天,不一日便已銷售過萬,當然收入也是頗豐。 scb2tVUenf`XijCB1

  龍健從曆史中知道劉備要去青州救龔景去,等救得龔景便會去廣宗為中郎將盧植助戰。想來現在盧植的五萬大軍要與黃巾十五萬大軍快要打上了,于是加緊了賣人進程。一日龍健軍隊開到中山,龍健想到這裏是曆史上曹丕的皇後甄氏的故鄉,而且甄氏的父親上蔡令甄逸可是一個有錢的主,雖然在曆史上這時他已經死了,不過他的家人還在。于是就打算把剩下的不到兩千人全賣到這裏。進入中山,龍健直接去拜訪甄家。誰知甄家家主也就是甄逸的兄弟甄景,不在。 OYZm[j\figkBfkGbg

  躲我?龍健心想。 ]T[n0H,Ed2d的,LLft

  自龍健販賣人口已來,他的大名再次如風一樣吹過這片土地。許多不想做這種交易的人經不住龍健那番大義凜然的說辭與那群俘虜驚天動地的哭號,紛紛解囊,而且是趕緊掏錢,因為龍健告訴他們奴隸的價錢一直在漲。雖然明知道價格他說了算卻也無可奈何,不然他就會讓那些俘虜哭個沒完,還讓他們逢人便說自己為富不仁。 4H\rP\3CIAobp。q的5

  破財免災嗎。也因此,龍健又有了個破財將軍的新外號。意思是誰碰到他不破財是不行的。 VG96EAaOQpFi8oCOn

  龍健在甄家的候客廳裏喝著茶,高順與趙雲侍立兩旁。而張合正在外面指揮那些俘虜大哭。龍健等了一會,便問那個早嚇得有點腿軟的家丁甄景什麼時候回來。家丁帶著哭腔說不知道。龍健說不知道這就在這等著。正說著一個幼小的身影從堂前穿過,龍健心中一動,接著說道:“劉良之徒,安能看相,物貴身榮,孤燈青影。”長吟幾聲之後便告辭而去。 BCM5EH`SN7XF9LTOo

  卻說那甄景根本就沒有出門,他只是躲在自己的書房裏。等家丁來報龍健已經走了時,心中不由松了口氣,心說這個瘟神終于走了。剛想打發家丁下去突覺他神色有異,不由問發生了什麼事。于是那家丁就把龍健走時說的那幾句話說了出來。甄景一聽,心想這可能是龍健道聽途說了劉良給他侄女兒看相的事吧,記得當初劉良給他侄女兒甄宓看相的時候曾說了一句:此女之貴,乃不可言。從此他也便很看重這個侄女兒,因為劉良那句話意思不明顯著嗎?女子貴不可言,除了入宮當妃子,皇後,還能有什麼。今天龍健也來這麼一句,甄景心裏犯了嘀咕,龍健到底什麼意思,說劉良不會看相,但又說什麼物貴身榮,孤燈青影。 fZ`As`BNkmdnS0I的6

  甄逸仔細的品了品這兩個詞,突然有所悟。入主宮中當然是物貴身榮,但皇帝妃子以千計,當然是孤燈青影。想到這裏甄景心裏又犯嘀咕,龍健這麼說是什麼意思,他怎麼知道劉良的相語的,要知道劉良一般只會跟相家說天機,別人是一概不告訴的。甄景滿肚子狐疑,心說管他呢,這興許是龍健的計謀,但越是不管孤燈青影那句話越是深入他的心裏。 06j4I9N5YqsQF8PD`

  那一夜甄景失眠了,第二天就讓人去請龍健,花錢買個明白吧,反正自己也不缺那點錢。 B2R2ZAtni6NU[eo`i

  龍健來了,帶著高順與趙雲。甄景陪著笑說不知道龍健來了,前幾天自己出去了,不然當掃榻相迎。龍健也不說破,只是客氣了兩句,便轉入正題。甄景知道自己見了他就免不了要破財,當下便說自己要五百人。龍健也不勉強他多要,便推說還有公事,先走了。甄景哪裏肯讓他走,忙留他吃午飯。龍健一聽,吃就吃唄。 OpOZcmtqH]J\j0Q5的

  席間,甄景暗中使人讓自己的侄女兒-五歲的甄宓從堂前而過。龍健哪能不知甄景的這個小動作,等甄宓從堂前過的時候看了一眼,但見那個小丫頭生得皮白臉淨,眉眼之間頗有神采,想起她以後的命運,不由歎了口氣。這一歎氣可把甄景這個老迷信的心給歎了一哆嗦。忙問龍健何故歎氣,龍健說沒什麼,甄景見龍健不答,心中不由急了,但知不可強問,于是暫且岔開話題。過了一小會他又有意無意地問龍健可會看相。龍健也“無意”地說略通一二。于是甄景便趁機問剛才打堂前而過的那個女娃命相如何。龍健不答。甄景知道他不想說,于是說那是自己的侄女兒,希望他指點一二。 pRnpmqY的I9EjdHLhD

  龍健見火候差不多了便說相人之命乃改天逆地之事,豈可兒戲。甄景一聽有點摸不著頭腦,“怎麼樣才不可兒戲?”他沖口問出。 qLWklR,fHfD7︿ILL6

  龍健不答,只是問他何為富貴。甄逸一聽,那還用說嗎?就是衣食無憂唄。龍健接著問‘富貴不可言’是好事還是壞事,甄景心想這可能是說自己侄女兒的,當下便說是好事。于是龍健說他的侄女兒現在就很富貴,還需相什麼。甄景一聽忙道今日富貴不等與明日富貴,當然要相。龍健淡淡笑了笑,是不是還要代代富貴。甄景想了想無言。因為沒有人代代富貴。龍健說甄景太貪了。甄景無言,不過心說你不是比我還貪。 BBo`jnWLD`rl80rC1

  龍健看他的臉色自然知道他心中所想,于是問世上富貴之人是否都過得很幸福。甄景想了想說不是,龍健又說既然不是,那麼富貴有何用。甄景不答。 A[kb。GnA0XL1jSO

  最後龍健說他可以把他侄女兒的命運給說出來,但是他必需給他現在剩下的俘虜一口飯吃,因為那樣,他侄女兒的命運才會真的是福不可言。 Rc`6qc︿bSd。0Y[dLG

  甄景一聽,龍健的目的是賣出他全部的俘虜。心知中計,但龍健說得句句有理,並且是自己從未聽過之大理,當下咬咬牙,買了,大不了再轉手給別人。至于朝廷,這家夥賣人賣了那麼久,都不抓他,怎麼會抓我。他哪裏想到朝廷不抓並不意味著別人不抓,當然這是後話。 。13AmDri9SCG6d8io

  龍健見甄景買了,當下便開了金口:“此女幼有天姿,有生于富貴之家,出閣時自是豪門顯貴。又天下紛亂,自古亂世紅顏,自貴不可言。然命不由己如飄萍,紅顏易老,孤燈青影,空枕余香。”龍健的一席話說得在場的諸人無不感傷。 A[ki。F_]oA47P5tV

  “然,如何能破解?”甄景急忙問道。 4GhGXYRVqnoQJ4TG

  龍健說這個容易,只要他多行善事,而且出閣時讓他幫著挑女婿就行了。“這樣吧,吾認之為義女,何如?” 4re3BQ[OiFj1A4L0\

  甄景一聽頓時有種上當的感覺,別的相士都會說出破解之法,而他竟然要決定自己侄女兒嫁給誰。于是又問“當真沒有破解之法嗎?” ,EPsXVfd2Wko8qQJ

  龍健笑了笑,說事事難料,福禍相依,他又何必那麼執著呢。甄景沒撤了,只好讓女兒認一個幹爹了,不過認了龍健也不吃虧,畢竟他是讓胡人膽寒的漠北瘟神。 c\X[qESY\5︿As︿sGP

  就這樣龍健認了甄宓當義女。 6BXeBHit1︿0aT3RH1

  “義父”甄宓看著龍健叫道。龍健來她家的時候有人告訴她龍健是個人販子,要小心點,不要讓她拐跑了。不過她可不怕,有叔父在她害怕什麼,因此在甄景讓她從堂上過的時候,她還有意無意地看了龍健一眼。現在龍健成了她的義父,她便好好打量了他一下,發現這個義父並沒有人們說得那麼可怕,反而越看越耐看。 V0TdqQgjItM︿OfC

  龍健看到甄宓也是歡喜,不然也不會提出要認他做義女,于是說自己有禮物想要單獨送給她。于是在眾人的不解中帶甄宓去了廚房。 dr0。acZkJVsXYQFZT

  一個時辰後從廚房裏出來時,甄宓與龍健已十分親熱,等龍健走時小丫頭竟頗為不舍。龍健出了甄府後甄景問侄女兒龍健送了他什麼禮物,她卻說:“侄女兒答應了義父,不告訴任何人。” pbgGGqtffTYa4G︿Oj

  甄景一聽,又道:“難道叔父也不能知道嗎?” XKG的g8si[ja8E5WLL

  女兒鄭重地點了點頭:“人無信不立,這是義父告訴女兒的。” EkNb。T。Al2fT3`SoO

  甄景傻眼了,心道這個龍健到底是個什麼人物,這麼快就把自己侄女兒給籠絡了。他不由想到龍健正在做著的事情,背上不由一寒,心說還是讓侄女兒少見這個義父的好,不然把這小丫頭賣了,她還幫他數錢呢。當下也不再追問,倒是甄宓開始打聽她的義父到底是什麼人。甄景不答,甄宓就問別人,最後逼得甄景給家人下了道命令,在家裏誰也不許提龍健這個人。 tc402eW[[SHes0QL

  龍健從甄府出來發現身邊有點不對勁,回頭一看發現高順與趙雲兩人都有點魂不守舍。于是好奇問道他們倆發生什麼事了。 hP\_]KegnlUF2merS

  高順與趙雲互看一眼,都笑了。高順說自己在想龍健在甄府說的話:“事事難料,福禍相依,賢弟之見識,令人佩服。”而趙雲則輕輕吟道:“亂世紅顏,命如飄萍,孤燈青影,空枕余香,想不到大人有如此文思,能讓人如此傷感,雲總算知道為什麼俊乂每次從大人帳篷裏出來都會出口成章,以後還請大人多多指教?” WOC,C。FplMjPd︿0的g

  龍健一聽也愣了想不到趙雲也是一個如此感性的人。不過又一想,也是,他與自己一樣正值年少,整天想著國家大事自然不是一個正常的人。 SQn4qNpdWfisIUtQ`

  果然自此趙雲也經常往龍健的帳篷裏跑,除了討論正事之外,也向龍健請教一些詩詞歌賦。以致最後人們都很難想像那個戰場上的殺神,竟也是文采風流
正文 第十二章

  當龍健帶兵趕到廣宗時,剛好碰到剛剛從青州得勝歸來的劉備,于是兩隊人一起去見盧植。 8CT7Ad51lOP7DLeLb
  盧植生于公元139年,今年剛好四十九歲,連日來的操勞讓他雙眼凹陷,兩鬢發白。 ,Wi[︿qJAcCV008eZ。

  劉備與龍健的到來讓盧植精神為之一振,劉備曾是他的學生,這次能主動為朝廷效力這讓他感到很高興。當時張梁、張寶在 川,與皇甫嵩、朱雋對壘,于是他便又給了劉備一千人馬,讓他前去 川打探消息,約期剿捕。劉備領命,引軍星夜投 川來。至于龍健他更是好好看了一番,原來龍健的所有作為他早有耳聞。說心裏話他並不贊同龍健賣俘虜的做法,但是他知道龍健那樣做,的確是為大漢天下著想。 sRiE。gR`cG86I\︿K1

  看著年紀輕輕便成名的龍健,盧植心裏有種莫名的興奮,真是塊玉啊。目光清澈中透著坦然,像這樣的一個人加以時日,必是一員優秀的將領。盧植突然有種想考較龍健的沖動,于是在見面不過半個時辰便問龍健,說他認為這場戰事能不能勝。龍健恭敬地說道:“賊雖眾,然皆流民,勝之必然。”盧植一聽,心裏卻不甚滿意,按照他的想法,龍健應當說出足夠的理由,豈能一句話蓋之。于是便接著問為什麼賊為流民則勝。龍健說道賊為流民,作亂只為活命,現在只要不圍死他們,在攻打的時候留下一個缺口,那麼他們將士無戰心,則可破矣。“如此,賊豈不逃乎”盧植問道。 Rd`ktN_p5QfHlpYb1

  “不然,吾等但誅首惡,余者但凡有活路,皆不敢反也。”龍健說道。 O的2_gZR6NUQkkrql]

  盧植一聽,搖了搖頭道:“豈不聞除惡務盡,一飛太仁,豈不聞慈不掌兵。” a︿Fbd的Bj[的9WafA98

  龍健一聽,知道他這是士大夫的通病,無論嘴上說得怎麼樣,其實在心裏看不起老百姓,像他這樣除惡務盡,只會越除越多,越除越亂。當然如果他把人口除到一定程度,天下也可能就太平了。但那樣不知得死多少人。 bIKt75F5,WYrpF。6

  由于意見不同,龍健並沒有得到盧植的重視。因此龍健在盧植處只是掛了個名而已。過了幾日,就在盧植要把張角軍徹底剿滅的時候,張角軍爆發出了超強的戰鬥力,那是一種不想死就得拼命的覺悟,在這種覺悟下,那一個個普通農民絲毫沒有吝嗇自己幹瘦身體裏能量,給盧植的官兵帶來了重創。可笑的是盧植對于那些黃巾軍能爆發出這麼強大的力量的解釋是張角使用了妖術。而就在這時,朝廷差黃門左豐前來體探軍情,順便想向盧植要一些路費花花。盧植一聽是索要賄賂,當時就惱了,弄得那個左豐灰頭土臉的走了,接著朝廷就以高壘不戰,惰慢軍心的罪名把盧植給抓走了。讓中郎將董卓帶他的兵。 VS[[H1N]a[l1n`]kR

  董卓與盧植差不多年紀,還過卻比盧植胖了大約一輪。 0_d。t\GFqTG的c的cNh

  當龍健看到董卓時,他真為董卓的健康當心。而當董卓見到龍健時,對他的聲名卻頗感懷疑。又聽到他為剿滅黃巾而判逃丁原,更是不喜。在他眼中如果武將不是為了功名與利祿而是為了什麼大漢江山之類的,那麼這些武將便不值得信任。而龍健偏偏是這麼一個人,而這個人手下偏偏又有那麼一支精良的騎兵隊。 的SeZ]sr︿]h。HLNK,]

  就在董卓琢磨怎麼把龍健的騎兵隊弄到手的時候他敗了,敗給了那些拼死保命的黃巾軍。當然這裏面既有董卓新來不能熟練指揮士兵的原因,也有他自己瞎指揮的原因,總之他敗了,他被黃巾軍追得幾乎喪命。龍健從來就沒有想過要救他,甚至因為後面的曆史龍健有種想殺他的沖動。但是如果那樣的話自己也玩完了,畢竟人家還是一個中郎將。 PtFftXRR\`klYFrfR

  原野上,龍健看著漫山遍野的黃巾軍,心中有種莫名的悸動,這就是那個東方古國的農民,一個在幾千年中被人利用後又被人欺騙的生命。 Sg8_2]E7kkp8gnQZd

  “殺”龍健突然發出了一聲吶喊,因為他發現目標了。那“天公將軍”的大旗在風中獵獵作響。 Sh的0JqFidk0_Oa的qJ

  “殺”龍健的身後也爆發出了如雷般的聲音。接著一股洪流勢如破竹般撕開了那漫山遍野的黃色,再接著人們看到“天公將軍”的大旗倒了,一個年輕人槍挑著一顆頭顱,一切是那麼的突然又是那麼的自然。 At21Y1`F4a7T0m8Rs

  “是天公將軍”不知誰喊了一句。接著人們慌亂了起來,他們不知道本來就要勝了,為什麼會這樣,天公將軍死了。迷信他的人不禁茫然,他們不知道天公將軍也會死。只是為了混口飯吃的人們開始害怕,他們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像他那樣死去。也許不會吧,畢竟自己不是頭兒。于是在聽到龍健的人喊降者不殺的時候,大部分人都趴在了地上,老實地像某種生物。而另一些人則像瘋了一樣的向那個年輕人沖來,不知道是在為那顆頭顱盡忠,還是知道自己這些人即使投降也不會像一個人一樣活下來。 5AQ]op5aHqpsq5AYf

  張角是龍健殺的,不是他的槍法好,而是他的馬快。他的馬在那些想要攔下他的人面前穿過,只給那些人留下了一道殘影。而當他們的武器從殘影中抽出時,他們發現他們的身上已經被人戳了幾個窟窿,制造這些窟窿的正是趕上來的高順與趙雲,張合等人。龍健的馬正是那匹主動來找他的神奇的馬兒,因為其身影如風,蹄聲如雷,龍健給他起名風雷。 PL4RprAhkHUk。7PZ,

  當龍健的槍刺入張角身體的時候,他發現即使不用他動手張角也沒幾天活頭了,為了這個注定失敗的起義,他已耗盡了他全部的心力。 FD2gtCKLfd\2R3aod

  龍健原本很想問他為什麼起義,為了那些農民還是為他自己,不過他並沒有問,從他身上那閃閃發光的寶貴飾品就知道答案究竟是什麼。所以他的槍沒有絲毫猶豫地插入了他的身體。 Q︿8i8piaRU19O3BLS

  想要為張角報仇的人很少,所以戰鬥很快就結束了。此役殺敵兩千,俘虜八萬,繳獲物品甚多。正在龍健讓人登記功勞簿的時候,董卓與劉備來了。 LB_N3I[nBUeKcWpsi

  如曆史上一樣,敗逃的董卓被劉備三兄弟救了,當董卓知道劉備三人還只是草頭老百姓時,他便從心裏看不起他們,覺得他們這些人不配自己結交,于是只把他們當做小兵一樣對待。這可點燃了張飛這個炸藥桶,他氣得要去殺了董卓,被劉備攔住了。就在這時,龍健殺了張角,敗了黃巾的消息傳了過來。三兄弟面面相覷。 b45的T,KL6dPiCfEa

  劉備腦海中浮現出了那張仿佛看破世情的年輕的臉。而關羽心中則想起了那張臉後面侍立的那員武將,因為相聚時間太短他並沒有來得及打聽那員武將的姓名,但出于一種武人的知覺,他知道那名武將的武力不在自己之下。而張飛則說道:“看來那 確有些本事。” ,Dei65J︿︿eltRX5E5

  劉備輕輕歎了口氣,然後便和關張兩人一起去見龍健,至于去幹什麼,劉備也不清楚,不過理由是有的,那就是去道賀。三人出轅門的時候看到了董卓那肥胖的身子,兩拔人不冷不熱的打了聲招呼。 9Xl2AWnhsjmlG︿6hS

  董卓自然不是去給龍健道賀,當聽到龍健斬殺張角,大破黃巾的時候他正在盤算要花多少錢才能讓宮裏那群得勢的太監給自已說好話,不怪罪自己打了敗仗。這是他每次打敗仗後必須要想必須要做的一件事情,而且他認為這場敗仗並不他的原因而是盧植的緣故,因為盧植這些士兵並不很聽從自己的命令,本來這些兵就不如自己的涼州兵使著順手,還不聽從命令,能不敗嗎?雖然不是自己的原因,但朝廷裏那群人是不會管這麼的,所以他必須破費。 ︿7KEhQYZ5。6n]qLWm

  不過現在形勢有了變化,龍健殺了張角,而且龍健名義上還是自己這拔隊伍中的人,那麼不就是說是他打敗了張角嗎?董卓的腦子轉得很快,那麼目前要做的就是籠絡龍健,讓他也承認是奉了自己的命令,那麼自己這場敗仗就可以說成是自己的計謀的一部分了。主意己定,董卓帶了一份厚禮去找龍健。 i6YHPSG_︿RhPYZ3,,

  分賓主落座之後,龍健饒有興趣地看著劉備與董卓。劉備先開口恭賀了幾句,龍健謙遜地應酬。接著劉備問龍健有什麼打算。龍健搖了搖頭,指了指營外那漫山遍野的黃巾降兵,說先給他們找口飯吃。劉備近來聽聞龍健靠著販賣俘虜賺了不少錢,早就開始懷疑龍健販賣俘虜究竟是為了大漢的子民好,還是為了他自己。這時見龍健又想把這八萬人賣出去,心中不由地犯了嘀咕。于是說自己心中有個疑問不知他能不能幫自己解答。 nncpd]eT\coJl``l[

  龍健笑了笑說有什麼事盡管說。劉備不經意地看了看龍健身後的趙雲與張合之後問道:“吾近聞大人販奴以得利,竊為大人所不取,何不易販為送,以保大人清名。” acL_[846QhpU98YX2

  龍健一聽,敢情是想讓自己把俘虜送給那些富人,來換取所謂的清名。當下淡淡一笑:“玄德之意一飛心領,然若易販為送,則彼必不惜,罔置生死。若販之,則彼必用之,安敢讓其輕易就死。性命為貴,吾安能為清名而不顧其生死。”龍健這番話也很明白,那就是白送的東西沒人會珍惜,說不定連管都不管這些人,但如果讓他們付出點代價,他們就舍不得讓那些買來的人死,起碼得把自己花費的賺回來。龍健剛說完,身後的趙雲,張合兩人不禁暗暗點頭。 jjRif7QXRcrgjQ,\

  “大人高見”劉備明白龍健說得有道理,只得出言表示贊同。 4tI\[_gHX]D的IQ5Z

  “汝好生狡猾,得不義之利反有理耶?”又是張飛,他在劉備身後指著龍健罵道。 cAY5Sfo0IG7`cfHo

  “三弟不得無禮”劉備怒喝張飛。張飛見大哥動怒,囁囁兩聲不再言語。 d78tVl8IY\qO\VLjD

  正在這時關羽說話了,他習慣性得縷了縷自己的長須說道:“今黃巾未滅,大人以英武之軀而行販夫之舉,豈非不智。” 3LkJIYqSf30oMe8h

  龍健笑了笑指著那些黃巾俘虜:“倘吾不能使其安,黃巾何時能滅?又,滅黃巾所為何?天下也,天下又為何?民也。吾舉正為安民,豈為不智。又今首惡已伏誅,余者皆土雞瓦狗也,將次可破,君等自可前往討伐余賊,則功名唾手可得。” _7SOJ1eAa]\9VZBjX

  “吾等豈為功名耶?”關羽怒道。 [75Bp0kP1XgFNEWE︿

  “不為功名,義士也,何不隨吾去安民。”龍健笑著說道。 R4NFiDM。fYRrV0b[

  關羽無話。 8ES5sLF5H530D61[J

  劉備站出來說道:“賊于大人眼中自是土雞瓦狗,然吾等不以為然,賊勢浩大,望大人援手。” TbAsOdgCGBifB`3S6

  龍健皺了皺眉,心說劉備自然知道自己不會出手,為什麼還會這麼說?讓自己難堪嗎?那豈不是自取其辱。冷眼旁觀發現劉備正看向自己身後的趙雲,心中不由一凜,敢情是想向自己借人。想起曆史上劉備與趙雲的關系,龍健真有點拿不准趙雲會不會跟了劉備。不如自己先開口把大哥高順派過去,大哥是不會背叛自己的。龍健主意打定剛想開口,卻只聽劉備說道:“不知大人身後這位威武的將軍是誰?” o5SVd4\I_gGbgUme

  龍健暗道一聲糟,只得不動聲色地道:“此吾之臂膀,常山趙子龍。” FpU70VXZp,1edINh

  “原來是子龍將軍,”劉備贊歎了兩句又對龍健說道,“大人之舉,備不及也,但願借子龍將軍一行,為吾等助拳,以為國效力,不知可否?” rLc60`raRknRZWDst

  龍健早就知道劉備會來這麼一句,心說看來趙雲與劉備的緣分還真不淺。自己販賣人口又沒有必需趙雲的理由,不借不但顯得自己小氣,而且更顯得自己不為國效力。于是站起身問趙雲:“子龍之意如何?” YC7asK]foWioXPR\l

  趙雲拱手朗聲道:“但憑大人差遣。” i1JXfcOM。︿A1P_T0

  早知趙雲會這麼說,龍健心裏還是有些不痛快。于是對劉備等人說了聲告罪,便拉著趙雲的手進了後堂。 hCO︿FBWsLLBG]DE2M

  龍健問正一臉茫然的趙雲學沒學過兵法。趙雲點了點頭說自己家裏有半部兵書,學過一些,只是尚不得通。龍健聽完點點頭,從懷裏掏出兩本書,一本是用自己那個時代的字寫的孫子兵法,一本是自己寫的兩個時代互譯的字典。龍健向趙雲介紹了一下這兩本書,然後說道:“此兩本書,吾本意複制之後再送與子龍,然今暫別,子龍先收著,閑余之時可觀之。”說完看向趙雲,只見他愣愣地看著自己。 ]Jpg_aI8r]5LaGHhQ

  “子龍,怎麼了”龍健關心地問道。 \P3gRR5KsaGU2Zk

  “大人”趙雲噗通一聲跪下了,“大人之恩,雲無以為報。” CUR︿Z5iOJS4MDAH

  怎麼,無以為報,難道是真的想跟大耳朵跑了。龍健一呆,連忙扶起趙雲:“子龍,吾以汝為兄弟,何故如此?。”龍健有點心痛地說道。 QQOWf[0_QsIp44q

  哪知趙雲卻說道:“吾自幼便聞孫子兵法乃天下奇書,不想大人今以之授雲,大人先活吾兄之命,又賜雲以萬古奇書,雲何以為報?” HLAbtKlbL_mG6WNa

  龍健一聽轉憂為喜,忙道:“吾視子龍為兄弟,何以談報?” LkF3AhGB`sp的Psbke

  龍健又安慰了趙雲幾句,便與其一同走了出來,對劉備說道:“吾使子龍與五百軍士與汝共抗黃巾”接著又對趙雲說了聲保重。 UBm。。e_eDJBLHGWDG

  轅門外龍健目視著趙雲的離去,那一刻他突然想到即使趙雲跟著自己,自己又能將他帶往何方,自己的路又在何方?

北大叔 於 2008-02-17 12:40:00 修改文章內容


Default sogi
發文數:356
發表時間:2008-02-17 12:41:00
正文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3nnKPE6MEt\aNS_Q]
  送走了劉備,龍健看到了面前那個胖子的笑臉。 r7`2J5LXAfW的co0

  董卓笑得很開心,因為從龍健剛才的表現他認為龍健並不是一個不要名利的人,尤其是龍健堅持要做奴隸買賣的時候。鬼才相信他是為了什麼天下之民。于是他讓人抬上了禮品,並說這次來是想與龍健共賀大功。 V[GHgfkpeSWYDLore

  龍健一聽就明白了董卓的意思,心想這個胖子果然懂得鑽營,心知拒絕他對自己是百害而無一利,于是也陪笑道這次全是董大人的功勞,自己怎敢居功。龍健的話讓董卓笑開了花,心想自己果然沒有看錯。當下便說給龍健向朝廷請功,並試探龍健有沒有興趣跟著他。 s︿HYnMaCYPWbm9︿L

  跟著你?龍健知道董卓雖然對部下很好,可是性情粗暴,而且骨子裏還有一股野性,這種野性在他進入洛陽後便充分的表現了出來。而真跟了他的話,自己就得扮演另一個呂布的角色,于是婉言拒絕。董卓也不勉強,又客氣了幾句便回去寫請功表去了,同時再給宮裏那些得勢的太監准備一些孝敬之物。 sR08Y︿,[T833XZG。H

  卻說龍健送走了董卓,自己也整頓了一下軍馬便又開始了販人之路。這一次他學得更精了,先是讓黃巾降兵聚集在冀州,把韓馥嚇唬一下,然後出面說這只是黃巾降兵,只是沒有糧食吃開始脫離自己的控制。韓馥一聽明白了,這是打劫,不過他也知道自己惹不起那近八萬黃巾軍,于是只有給糧。 g]KU的\Mk`ocRD25b

  給糧龍健就要,要了之後又對韓馥說這不是長久之計,不若他下個命令讓各地富戶出錢買了這些人為奴,不然等糧食吃完了,他們造起反來,那就麻煩了。韓馥心說你早先把他們都喀嚓了不就什麼都結了。無奈之下只好采用了龍健的建議。 AM8OY8o5cCcE7f,6Y

  這一番下來,龍健可說是富得流油,光繳獲黃巾他們現在就合每人三匹馬,軍晌也是大漢普通軍的兩倍,這其中還不算龍健制定的獎金制度。現在那些士兵都對龍健心服口服,不光是因為手中的軍晌,也因為他的眼光,因為他們親眼看到了戰場上趙雲與張合兩個人的表現,尤其是趙雲,那柄神槍閃過,敵人紛紛落馬,竟無一合之將,這讓許多人想到了他們曾經的神,呂布。同時也因為趙雲的表現,曾經對龍健太過于看重趙雲而存有疑惑的人,如高順張合等人。更是對龍健佩服的五體投地。 k8NpO0Uk8tbAPgb3

  “賢弟識人,兄深感佩”高順對龍健說道。 G\Ld[b。j︿JkPK04h

  “子龍之勇,合不及也”張合想著趙雲在戰場上的風采,不由歎道。同時也為趙雲平時的謙遜而愈發佩服趙雲。 AnCsEAd]]7U。NOi0,

  就在龍健的販人之旅即將結束的時候,一個消息傳來,一股龍健販賣的流民與當地的土匪勾結殺了當地富戶,占山為王了。這讓龍健感到惱怒,因為對于那些流民龍健曾有言在先,不願當奴隸了自可離去,但當了奴隸不可再造反。如果他們違約,那就是追到天涯海角他也不放過他們。 ht,MjRi3C︿Rf5FFcL

  如今他們違約了。 j\QCaU7gcZTPG]iW

  龍健在確認了一下消息的時候,帶著人出發了。這次的命令是一個不留。 gXYtcVPRLqWiIt6M

  龍健等人的速度很快,因為他們每人至少有三匹馬,如此交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襲擊了那群土匪。最後追出五十余裏,直到地上留下五千具屍體,而這還沒有完,接著他又使用重金懸賞落網的每一個人。一經核實,立斬不誤,不管他們在哪裏。 HmgfMR4GipMLCLdJ

  在龍健為了一個造反的奴隸而全隊追殺到遼西的時候,人們都在心中認為他是個徹底的瘋子。但是很值得諷刺的是,這個瘋子說出的每一句話是所有人都不敢輕視的。 iHOSh6`pHVOi4mW\H

  公元188年6月,龍健的任命下來了,出乎他的意料,他竟然進入了洛陽,當上了助軍校尉。龍健知道在曆史上中平五年,也就是明年漢靈帝為分外戚大將軍何進兵權,將在洛陽西園招募壯丁設立西園八校尉。其中就有個助軍左校尉,沒想到自己提前得到了類似的官職。再看朝廷封高順為軍司馬,趙雲,張合,張義,楊成為牙門將,可見董卓的確費了一番心思。想想也是,把自己安在洛陽,當個不小的官,那麼他以後的路也會好走許多。看來,董卓最後能得勢的確不是偶然。 K22HLq_mYtKD的nIgU

  在龍健等人進入洛陽的時候趙雲回來了。他奉龍健命令跟隨劉備協助皇甫嵩、朱雋大破黃巾軍,並親手殺死了張寶。只不過劉備朝中沒有關系,連帶著趙雲也沒得到任何封賞。而且現在劉備三兄弟也正在等著聽候。 cKo]。`K3。t,\rg627

  當龍健聽說趙雲殺了張寶時,他沒有趕著去上任而是當下就去找已經官複原職的盧植。 `sZhXR\naFLTcFJ[t

  盧植第二次看到龍健的時候心裏是萬分感慨,但他並不後悔他的軍事決策。只是想不到這樣一個年輕人能以三千之力在張角的數萬軍中取了張角的首級。現在自己雖然比龍健大一級,但他已經快五十了,而龍健剛剛二十一歲,這個年輕人的前途是無可限量。 [Kf]]JVB37ZZgkI4

  龍健恭敬地同盧植寒喧了幾句,然後話入正題。剛說了一半,有人通報,郎中張鈞求見。不一會,一個中年文士氣沖沖地走了進來,原來他剛才遇到了劉備三兄弟,劉備把自己等人的功勞以及現在的遭遇向他說了,他一聽就知道是皇宮裏那些太監們搞得鬼,當下便要去皇宮告狀。等走到盧植府的時候才想起自己怎麼也要核實一下真實的情況吧,不能只聽一面之辭,盡管劉備看起來很老實,于是便來找盧植核實情況。 PUN`A5C,]]87neNlQ

  龍健聽著張鈞轉述劉備的話,雖然大體情況無誤,但有一點不知是劉備忘了還是故意不提,那就是趙雲是龍健的人的事實。他只說自己和結義兄弟關羽張飛以及趙雲與黃巾作戰,趙雲刺死了張寶。這樣一聽,給人一種感覺那就是趙雲是他的人。那麼即使趙雲得到封賞那麼職位也會是和他在一起。而對于朝廷的封賞,依趙雲的個性是不會拒絕的,那樣趙雲豈不是真的成了他的人。 OJKbF8McW0PGNDF6

  龍健為劉備的心機感歎了一番後便對張鈞說他這次來也是為這件事,並把自己借趙雲給劉備的事說了一遍。張鈞一聽,情況大致屬實,于是就去進宮了。龍健從曆史中知道事情的結果,那就是張鈞被趕了出來,但劉備也當了個縣令,不過不知這次趙雲會怎麼樣。 \eg9l]P8OoJMrs0NF

  龍健見來的目的達到了,于是又和盧植寒喧了一陣,便以自己還得去上任為由告辭而去。 XL0o,RoffthSTaCP8

  當時大將軍何進手握軍權,靈帝早有削弱他的想法,奈何沒有任何可以信任的人。在這種情況下,他身邊那些服侍他的太監無形中成了他的依靠。而那些太監自然也不想看著何進做大。正巧,這時董卓送來重禮,並說了自己與龍健等人的功勞,于是太監蹇碩靈機一動想到了借助封賞之名設立能讓靈帝指揮的軍隊,龍健的助軍校尉就是這麼來的。也因此龍健可以統領自己原來的隊伍。 pINVFdaj6ETjEndf_

  趙雲的任命很快下來了,他被認命為軍司馬,與高順同級。龍健軍中對這一任命並沒有什麼不滿,不僅是他們認識到了趙雲的武力,而是趙雲把五百個人一個不少的帶了回來,還繳獲了大量的物品。 ge︿ljWN]KQcS02B的

  現在龍健手下的這三千士兵可是說是士兵中最富裕的了。 ,pIJn0Cr的X72b98pV

  休息了兩天後,龍健又開始訓練士兵。因為在上任的那一天太監蹇碩對他說的那番話讓他很快熟悉了自己現在的處境
正文 第十四章

  轉眼龍健來洛陽已經三個月了,這三個月裏,他又把騎兵隊的素質提高了一大截。這天他給每個人放了三天假,當然也包括他自己。 [X5`\1SGml6QtDHaJ
  懶懶地走在洛陽寬敞的大街上,龍健看著四周那來往的人流,感受著古代都城的繁華。不經意間卻想到了這裏即將遭受的災難。也許這就是報應吧,當龍健聽著人們在茶余飯後小聲談論漢靈帝的風流韻事時不由地想到。漢靈帝的確是一個荒淫的皇帝,但是他的荒淫卻變成人們口中的樂子,並滔滔不絕,眉飛色舞地講述著,仿佛他們講著講著便成了那個荒淫的皇帝,與眾多的妃子脫光了衣服在花園裏互相追逐。也許正是因為這樣,在漢靈帝死後不久,他們也遭了難。看著聽故事的人流下的口水,龍健搖了搖頭,開始向外走去。 \[Q1noe,Z_5AdO的

  正在這時他看到一輛輛囚車從街上穿過,龍健知道這些都是不想聽命與朝中那些太監的官員。現在那群太監要風得風要雨得雨,誰要是不給他們好處他們就罷免誰,就連皇甫嵩、朱雋兩人也被罷免了。不過龍健倒不受影響,因為他本身就是那些太監的人。 bfTLtWFicbSiqocq

  想想三國裏那些以後的大人物,龍健也不由不陣感慨。曹操現在春夏讀書,秋冬弋獵,暫時隱居,這一方面說明他不肯與那些宦官為伍,另一方面也說明他的明智,畢竟這趟渾水裏是會死人的。而袁紹現在投在何進的門下,先是擔任大將軍掾兼侍禦史,現在剛剛又升任虎賁中郎將,頗得何進的看重。 XGG[5_J6b1q︿T0aPH

  現在何進與那些宦官的關系十分微妙,一方面那些宦官雖然得勢,但手中沒有兵權,所以不得不顧忌何進三分,因此對何進的人不敢怎麼樣。另一方面何進雖然手握兵權,但畢竟那些宦官是皇帝身邊的人,也不能輕易得罪。于是雙方一小心地維持著一種平衡。不過龍健知道在這兩拔人的內心裏,誰都在尋找機會把對方置于死地。 ,的kAI0VAbH65Ebf

  “大人”正在龍健打算去欣賞一下野外的風光時,一個士兵急匆匆地跑了過來。“不好了,大人,張合大人被人抓了。” 5的,lqPUWBPcft1Ls7

  龍健一驚,忙問怎麼回事。 C3oXD的L],1UXb]C6

  原來,是大將軍何進的兄弟何苗手下強搶民女,被張合給打了。何苗于是帶人把張合給抓了。聽完士兵的敘述,龍健有點後悔自己放他們假,像這類強搶民女的事,現在幾乎每天都有發生,而且哪一家的子女被搶了,只能自認倒黴,運氣好點的能給自己女兒一個小妾的名分,也算享了富貴;運氣不好的,玩膩了之後便送回來,最後要麼嫁給一些窮得不能再窮的光棍漢子,要麼被家裏人賣入風塵。 _XeMhQGHTlmjP]︿h,

  張合是個火爆脾氣,遇到了這種事情當然會出手。龍健暗道了一聲失策,便去找人求情。他先去找了何苗,哪知人家連見他都不見;無奈之下去求太監蹇碩,哪知那個家夥陰陽怪氣地問龍健為了一個小小的牙門將去得罪何進,他這個校尉是不是不想當了。龍健無奈,只得回軍營,在軍營裏沉思半響,最後對身邊的高順與趙雲說了一句話:“傳我命令,全隊歸營。”不到一柱香的時間,全隊三千多人回到了軍營中。 o\XX1LXshRfLXY]_

  面對著那三千多張臉,龍健大聲把張合的事說了一遍,最後說道:“弟兄們,倘若張合犯了法,我們自無話說,如今,我們能不能受此屈辱。” 。4IR[PATjc]4e︿eNL

  眾人早就熟悉了龍健的家鄉話。當下紛紛大喊:“不能,不能。” es\lel︿7f7LUITeCP

  “好,既然這樣,那我們現在就把張合救出來。”龍健剛說完,底下已是喊成一片:“救出張將軍,救出張將軍。”高順與趙雲一看,傻了,心說這不是造反嗎?剛要勸龍健,卻聽龍健對他們說道:“我知道你們有話想說,但現在不是時候,如果你們信任我就按我說的去做。” T2igtriIJFArdLn`

  高順,趙雲一聽,知龍健這麼做必有深意,憑著對龍健的了解,也不再說什麼,當下拱手道:“願聽大人吩咐。” ]JGHOjFNh6IIgNCq

  “好”龍健說了一聲,便讓高順引五百士兵伏于軍營之左,趙雲引五百軍士伏于軍營之右。吩咐完畢後,自己帶了剩下的所有人馬直向何苗的府地沖去。兩千騎兵六千匹馬如風般踐踏在寬敞的洛陽大街上。 XboGLsgOk3]72IOB的

  “閃開,擋路者死”兩千多人一齊呼喊,聲震九天。行人老遠就躲了,因此這一行並沒有撞到人。待沖到何苗府的時候,龍健沒有讓騎兵停下,而是直接沖了進去,頓時府內所有想攔下他們的何家家丁,打手都成了地上的屍體。 PXI︿BhPLgW9heCm]P

  當龍健縱馬闖進何苗的屋子時,他正在脫褲子准備享用他手下搶來的那個女人。 _a,e7qRBikGpqkGIb

  真他媽走運,要不是那個叫張合的打了懶三,自己還真不知道他搶了這麼個標致的妞。他暗暗慶幸著自己的運氣,同時又在那個五花大綁的女人身上摸了一把。烈女又能如何,一會自己就讓她變成蕩婦。何苗淫笑著脫著褲子,正在這時門被人撞開了。 aQDtYWqmtFhFCZKJc

  “什麼事,老子不是說過所有人不得進後院嗎?滾!”何苗連回頭都沒有回頭。是啊,現在自己的大哥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天下還有誰能管得了他。 G[dYMA。C。R的8]]D\N

  “嗚,嗚”那個被堵著嘴的女人看著門口,兩眼發亮地掙紮了起來。何苗心覺有異,剛待回身,一柄鐵槍搭在了他的肩上。 qaKT,_FMX。p]AVRZD

  救回張合時,他只剩下半條命。 R17jEWGWlFBSdefk的

  當何進聽到龍健踏平了何苗府帶走了何苗時,他正趴在他的第十五個小妾的肚皮上縱橫馳騁。他不相信似地呆了呆,然後大叫一聲“蹇碩欺吾太甚。”話音剛落便感一陣快感如泄洪般而至。“看吾不踏平他的軍營。”快感中,何進仿佛幻化成了一個戰無不勝的將軍。 AqIK]44mGVURrGL︿B

  “報,大人,何進帶著大軍殺過來了,人數大約三萬。”軍營裏士兵向龍健報告了軍情。 mn8RRK]6AWaRofS1

  “大人,你把我交出去吧。”榻上張合艱難地說道。 eHr。78G8PYriYrMmJ

  “把你交出去,你舍得身邊這個女子嗎?”龍健看了看自己剛從何苗府救出來的那個女人,笑了笑說道。 EH︿4B72Pq5\Ib1c7e

  他知道張合自是打抱不平,不過他打抱不平的眼光也太好了點。現在那個美妙女人看張合的眼神整個能讓人融化了。 ASqY_ccKjBO],OYjB

  張合臉一紅:“大丈夫……” TKFGBKp`\dBMqU5Ip

  “于姑娘,好好照顧這個大丈夫”龍健笑道打斷了張合的話,對那個羞紅了臉的女人說道。然後就出去見何進了。 IlVk。PkZ的0Rnr\a6k

  “快放了吾兄弟。”何進在軍營外對著龍健大聲喊道。 [7p0SXKm]CR5XKQ7b

  龍健看著何進,他今年得有五十多歲,但多年的養尊處優使他看起來並不像一個五十多歲的人。 FKm]EYLIsc1MLNYK

  “來者何人?”龍健裝作不認識何進似地問道。其實他也沒有見過何進。 Lfld3Vqdko_jbiqY5

  “大將軍何進。”何進身邊的人答道。 pij_L[\J。`6AC3L6j

  “既是大將軍當知國法,縱弟強搶民女,是何道理?”龍健朗聲質問道。 g23tYEVQ,sZe0E

  “大膽,”何進火了,“汝敢以下犯上,該當何罪,快把吾弟放出來,饒汝不死。” 43nhQNBdCXMRIbA1k

  “哈哈”龍健大笑,“大將軍視國法于無物,健深感佩服,只是不知大將軍憑什麼要吾交人,吾吃得是朝廷俸祿,只聽朝廷號令,莫非大將軍自認為朝廷嗎?。 gHCU,。sX_PbCUBMo

  何進大怒,對身後的人說:“誰與吾取此賊首級?” FXoNU2sPoESK8b`j

  “末將願往”何進話音剛落,只見一員將領出陣,對著龍健的大營就罵了起來。 DQ[MFLDV8BB的oG,te

  龍健知道這叫罵陣,但見那員將領翻來覆去就那麼兩句,說什麼無膽鼠輩,可敢與他一戰否。見龍健不理會自己這方的挑戰,何進以為龍健害怕了,當下就要強攻,兵士剛沖出幾米,就受到了龍健軍箭弩的招待。于是紛紛後撤。 AcdGKrXoUhPG`\K的

  “不許撤”何進大叫著驅趕兵士,兵士哪裏肯聽,紛紛擁擠著後退。何進本是屠夫出身,靠著妹妹的關系當上了這個大將軍,哪裏有帶兵的經驗。倒是他身旁的將官站出來喊道:“後退者斬”並親手斬殺了幾名士兵。士兵畏懼,于是硬著頭皮接受龍健軍箭弩的洗禮。 hiTFI\GRY,UkL`X,Q

  龍健看著那些在箭弩中倒下的士兵,心想這能算士兵,還是所謂的羽林軍?真是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當即下令出擊,但聽一聲號響,軍營大開,“殺”龍健身先士卒,沖了出去。與此同時,何進軍左右各殺出兩拔人馬,為首兩員大將如猛虎似蛟龍沖殺在前。何進軍一時大亂。 QADH_6QL\VV2gobGI

  “殺”三千多個聲音雖然出自三拔部隊,但卻整齊劃一,仿佛出自一個有撼天之力的巨人之口。讓何進的部隊一時不知四周到底有多少人馬。 rX[3h1TZlQ4P]。BAL

  這整齊的喊聲是龍健特意訓練的,因為他們只有三千人馬,因此氣勢便變得很重要。 W,sRKniDLqr1CobDE

  龍健的馬很快,所以他是第一個沖進何進軍的人。他的槍也很快,這得益于趙雲的指導,因為趙雲的槍法最大的特點就是快。龍健曾在心中暗暗比較過趙雲與呂布兩個人的武藝,比較的結果是,單憑力量呂布比趙雲要勝一籌,單憑技巧呂布與趙雲相若,單憑速度趙雲比呂布卻要快半分。 cY。W_n]7S7_。BC3d。

  當龍健看到何進時他也看到了趙雲,趙雲全身是血,但沒有一滴是他自己的。因為那群士兵太弱了,而趙雲太強了。現在敵兵看到他後的第一個念頭就是躲開這個殺神。因此他的馬腳力雖不如龍健,但他比龍健先趕到了何進身前。 ]EaoRtUKbq\iVmilY

  “過來吧”趙雲在把何進身邊的人刺下馬後,一把抓住了何進的腰帶,便把早已嚇破膽的何進俘虜了。可笑的是何進大將軍當時還在拿著寶劍大叫救命。 f4iT[,P0g[8Pbnj的

  主將被俘,何進軍大亂,紛紛潰退,而這時龍健軍習慣的喊了聲降者不殺,便有相當一群人扔掉了手中的武器,趴在了地上
正文 第十四章

  轉眼龍健來洛陽已經三個月了,這三個月裏,他又把騎兵隊的素質提高了一大截。這天他給每個人放了三天假,當然也包括他自己。 [X5`\1SGml6QtDHaJ
  懶懶地走在洛陽寬敞的大街上,龍健看著四周那來往的人流,感受著古代都城的繁華。不經意間卻想到了這裏即將遭受的災難。也許這就是報應吧,當龍健聽著人們在茶余飯後小聲談論漢靈帝的風流韻事時不由地想到。漢靈帝的確是一個荒淫的皇帝,但是他的荒淫卻變成人們口中的樂子,並滔滔不絕,眉飛色舞地講述著,仿佛他們講著講著便成了那個荒淫的皇帝,與眾多的妃子脫光了衣服在花園裏互相追逐。也許正是因為這樣,在漢靈帝死後不久,他們也遭了難。看著聽故事的人流下的口水,龍健搖了搖頭,開始向外走去。 \[Q1noe,Z_5AdO的

  正在這時他看到一輛輛囚車從街上穿過,龍健知道這些都是不想聽命與朝中那些太監的官員。現在那群太監要風得風要雨得雨,誰要是不給他們好處他們就罷免誰,就連皇甫嵩、朱雋兩人也被罷免了。不過龍健倒不受影響,因為他本身就是那些太監的人。 bfTLtWFicbSiqocq

  想想三國裏那些以後的大人物,龍健也不由不陣感慨。曹操現在春夏讀書,秋冬弋獵,暫時隱居,這一方面說明他不肯與那些宦官為伍,另一方面也說明他的明智,畢竟這趟渾水裏是會死人的。而袁紹現在投在何進的門下,先是擔任大將軍掾兼侍禦史,現在剛剛又升任虎賁中郎將,頗得何進的看重。 XGG[5_J6b1q︿T0aPH

  現在何進與那些宦官的關系十分微妙,一方面那些宦官雖然得勢,但手中沒有兵權,所以不得不顧忌何進三分,因此對何進的人不敢怎麼樣。另一方面何進雖然手握兵權,但畢竟那些宦官是皇帝身邊的人,也不能輕易得罪。于是雙方一小心地維持著一種平衡。不過龍健知道在這兩拔人的內心裏,誰都在尋找機會把對方置于死地。 ,的kAI0VAbH65Ebf

  “大人”正在龍健打算去欣賞一下野外的風光時,一個士兵急匆匆地跑了過來。“不好了,大人,張合大人被人抓了。” 5的,lqPUWBPcft1Ls7

  龍健一驚,忙問怎麼回事。 C3oXD的L],1UXb]C6

  原來,是大將軍何進的兄弟何苗手下強搶民女,被張合給打了。何苗于是帶人把張合給抓了。聽完士兵的敘述,龍健有點後悔自己放他們假,像這類強搶民女的事,現在幾乎每天都有發生,而且哪一家的子女被搶了,只能自認倒黴,運氣好點的能給自己女兒一個小妾的名分,也算享了富貴;運氣不好的,玩膩了之後便送回來,最後要麼嫁給一些窮得不能再窮的光棍漢子,要麼被家裏人賣入風塵。 _XeMhQGHTlmjP]︿h,

  張合是個火爆脾氣,遇到了這種事情當然會出手。龍健暗道了一聲失策,便去找人求情。他先去找了何苗,哪知人家連見他都不見;無奈之下去求太監蹇碩,哪知那個家夥陰陽怪氣地問龍健為了一個小小的牙門將去得罪何進,他這個校尉是不是不想當了。龍健無奈,只得回軍營,在軍營裏沉思半響,最後對身邊的高順與趙雲說了一句話:“傳我命令,全隊歸營。”不到一柱香的時間,全隊三千多人回到了軍營中。 o\XX1LXshRfLXY]_

  面對著那三千多張臉,龍健大聲把張合的事說了一遍,最後說道:“弟兄們,倘若張合犯了法,我們自無話說,如今,我們能不能受此屈辱。” 。4IR[PATjc]4e︿eNL

  眾人早就熟悉了龍健的家鄉話。當下紛紛大喊:“不能,不能。” es\lel︿7f7LUITeCP

  “好,既然這樣,那我們現在就把張合救出來。”龍健剛說完,底下已是喊成一片:“救出張將軍,救出張將軍。”高順與趙雲一看,傻了,心說這不是造反嗎?剛要勸龍健,卻聽龍健對他們說道:“我知道你們有話想說,但現在不是時候,如果你們信任我就按我說的去做。” T2igtriIJFArdLn`

  高順,趙雲一聽,知龍健這麼做必有深意,憑著對龍健的了解,也不再說什麼,當下拱手道:“願聽大人吩咐。” ]JGHOjFNh6IIgNCq

  “好”龍健說了一聲,便讓高順引五百士兵伏于軍營之左,趙雲引五百軍士伏于軍營之右。吩咐完畢後,自己帶了剩下的所有人馬直向何苗的府地沖去。兩千騎兵六千匹馬如風般踐踏在寬敞的洛陽大街上。 XboGLsgOk3]72IOB的

  “閃開,擋路者死”兩千多人一齊呼喊,聲震九天。行人老遠就躲了,因此這一行並沒有撞到人。待沖到何苗府的時候,龍健沒有讓騎兵停下,而是直接沖了進去,頓時府內所有想攔下他們的何家家丁,打手都成了地上的屍體。 PXI︿BhPLgW9heCm]P

  當龍健縱馬闖進何苗的屋子時,他正在脫褲子准備享用他手下搶來的那個女人。 _a,e7qRBikGpqkGIb

  真他媽走運,要不是那個叫張合的打了懶三,自己還真不知道他搶了這麼個標致的妞。他暗暗慶幸著自己的運氣,同時又在那個五花大綁的女人身上摸了一把。烈女又能如何,一會自己就讓她變成蕩婦。何苗淫笑著脫著褲子,正在這時門被人撞開了。 aQDtYWqmtFhFCZKJc

  “什麼事,老子不是說過所有人不得進後院嗎?滾!”何苗連回頭都沒有回頭。是啊,現在自己的大哥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天下還有誰能管得了他。 G[dYMA。C。R的8]]D\N

  “嗚,嗚”那個被堵著嘴的女人看著門口,兩眼發亮地掙紮了起來。何苗心覺有異,剛待回身,一柄鐵槍搭在了他的肩上。 qaKT,_FMX。p]AVRZD

  救回張合時,他只剩下半條命。 R17jEWGWlFBSdefk的

  當何進聽到龍健踏平了何苗府帶走了何苗時,他正趴在他的第十五個小妾的肚皮上縱橫馳騁。他不相信似地呆了呆,然後大叫一聲“蹇碩欺吾太甚。”話音剛落便感一陣快感如泄洪般而至。“看吾不踏平他的軍營。”快感中,何進仿佛幻化成了一個戰無不勝的將軍。 AqIK]44mGVURrGL︿B

  “報,大人,何進帶著大軍殺過來了,人數大約三萬。”軍營裏士兵向龍健報告了軍情。 mn8RRK]6AWaRofS1

  “大人,你把我交出去吧。”榻上張合艱難地說道。 eHr。78G8PYriYrMmJ

  “把你交出去,你舍得身邊這個女子嗎?”龍健看了看自己剛從何苗府救出來的那個女人,笑了笑說道。 EH︿4B72Pq5\Ib1c7e

  他知道張合自是打抱不平,不過他打抱不平的眼光也太好了點。現在那個美妙女人看張合的眼神整個能讓人融化了。 ASqY_ccKjBO],OYjB

  張合臉一紅:“大丈夫……” TKFGBKp`\dBMqU5Ip

  “于姑娘,好好照顧這個大丈夫”龍健笑道打斷了張合的話,對那個羞紅了臉的女人說道。然後就出去見何進了。 IlVk。PkZ的0Rnr\a6k

  “快放了吾兄弟。”何進在軍營外對著龍健大聲喊道。 [7p0SXKm]CR5XKQ7b

  龍健看著何進,他今年得有五十多歲,但多年的養尊處優使他看起來並不像一個五十多歲的人。 FKm]EYLIsc1MLNYK

  “來者何人?”龍健裝作不認識何進似地問道。其實他也沒有見過何進。 Lfld3Vqdko_jbiqY5

  “大將軍何進。”何進身邊的人答道。 pij_L[\J。`6AC3L6j

  “既是大將軍當知國法,縱弟強搶民女,是何道理?”龍健朗聲質問道。 g23tYEVQ,sZe0E

  “大膽,”何進火了,“汝敢以下犯上,該當何罪,快把吾弟放出來,饒汝不死。” 43nhQNBdCXMRIbA1k

  “哈哈”龍健大笑,“大將軍視國法于無物,健深感佩服,只是不知大將軍憑什麼要吾交人,吾吃得是朝廷俸祿,只聽朝廷號令,莫非大將軍自認為朝廷嗎?。 gHCU,。sX_PbCUBMo

  何進大怒,對身後的人說:“誰與吾取此賊首級?” FXoNU2sPoESK8b`j

  “末將願往”何進話音剛落,只見一員將領出陣,對著龍健的大營就罵了起來。 DQ[MFLDV8BB的oG,te

  龍健知道這叫罵陣,但見那員將領翻來覆去就那麼兩句,說什麼無膽鼠輩,可敢與他一戰否。見龍健不理會自己這方的挑戰,何進以為龍健害怕了,當下就要強攻,兵士剛沖出幾米,就受到了龍健軍箭弩的招待。于是紛紛後撤。 AcdGKrXoUhPG`\K的

  “不許撤”何進大叫著驅趕兵士,兵士哪裏肯聽,紛紛擁擠著後退。何進本是屠夫出身,靠著妹妹的關系當上了這個大將軍,哪裏有帶兵的經驗。倒是他身旁的將官站出來喊道:“後退者斬”並親手斬殺了幾名士兵。士兵畏懼,于是硬著頭皮接受龍健軍箭弩的洗禮。 hiTFI\GRY,UkL`X,Q

  龍健看著那些在箭弩中倒下的士兵,心想這能算士兵,還是所謂的羽林軍?真是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當即下令出擊,但聽一聲號響,軍營大開,“殺”龍健身先士卒,沖了出去。與此同時,何進軍左右各殺出兩拔人馬,為首兩員大將如猛虎似蛟龍沖殺在前。何進軍一時大亂。 QADH_6QL\VV2gobGI

  “殺”三千多個聲音雖然出自三拔部隊,但卻整齊劃一,仿佛出自一個有撼天之力的巨人之口。讓何進的部隊一時不知四周到底有多少人馬。 rX[3h1TZlQ4P]。BAL

  這整齊的喊聲是龍健特意訓練的,因為他們只有三千人馬,因此氣勢便變得很重要。 W,sRKniDLqr1CobDE

  龍健的馬很快,所以他是第一個沖進何進軍的人。他的槍也很快,這得益于趙雲的指導,因為趙雲的槍法最大的特點就是快。龍健曾在心中暗暗比較過趙雲與呂布兩個人的武藝,比較的結果是,單憑力量呂布比趙雲要勝一籌,單憑技巧呂布與趙雲相若,單憑速度趙雲比呂布卻要快半分。 cY。W_n]7S7_。BC3d。

  當龍健看到何進時他也看到了趙雲,趙雲全身是血,但沒有一滴是他自己的。因為那群士兵太弱了,而趙雲太強了。現在敵兵看到他後的第一個念頭就是躲開這個殺神。因此他的馬腳力雖不如龍健,但他比龍健先趕到了何進身前。 ]EaoRtUKbq\iVmilY

  “過來吧”趙雲在把何進身邊的人刺下馬後,一把抓住了何進的腰帶,便把早已嚇破膽的何進俘虜了。可笑的是何進大將軍當時還在拿著寶劍大叫救命。 f4iT[,P0g[8Pbnj的

  主將被俘,何進軍大亂,紛紛潰退,而這時龍健軍習慣的喊了聲降者不殺,便有相當一群人扔掉了手中的武器,趴在了地上
正文 第十五章

  當龍健押著何進見到太監蹇碩時,後者的臉上現出了又驚又喜的表情,于是連忙帶著龍健去見漢靈帝。 6f1tRtL\O]B4G2︿h
  漢靈帝見到龍健押著何進時,臉上的表情與蹇碩幾乎是一個版本,但很快便收斂了起來。剛要說話,何進的妹妹哭著闖了進來。 VEW5Ng4TaFC\A的cTa

  漢靈帝皺了皺眉,一本正經地問何後發生了什麼事。 lMRem4VUIHF`gpjrU

  何後指著龍健說龍健想造反,抓了大將軍。于是漢靈帝問龍健可有此事。 lm]C2b]Dn[︿3G08

  龍健一看漢靈帝的態度當然知道自己做得沒有錯,于是痛訴何進仗著自己兵權在手,便縱容親戚,手下強搶民女,魚肉百姓,最後還在不得皇帝授命的情況下帶兵攻打自己的軍營。 U[RkCSGoY]hV,Cl6X

  龍健的一番話慷慨激昂,有理有據,說的何進不禁冷汗直冒,而蹇碩則不覺喜形與色。 k5LA的OIMJ\4L︿WUJ

  “何將軍,可有此事?”漢靈帝最後問何進。 Dk5IjHiYIE1bsUja

  “皇上,冤枉,臣冤枉。”何進大叫。 b`KomURMlN0WdD1i

  “愛卿之意是龍校尉所言純屬捏造?”漢靈帝“關切”地問道。 AnjK38。rK的R\G,8HK

  何進一聽,以為皇帝要為自己作主,于是便說龍健想造反,剛才他說的純屬捏造,求皇帝為他做主。 lc\IMnW6L4hk`Xa]6

  “嗯”漢靈帝點點頭,便問龍健他可有據證明何大將軍強搶民女,魚肉百姓。 eNPCq[5al,V\EYsD]

  龍健請求傳喚張合,于鳳。 85︿W︿︿IbJ9s]`DanY

  于鳳就是何苗手下搶的那個只有十六歲的女人。 30\lh。XXSNN[,的rOU

  當漢靈帝見到于鳳時,龍健看到了他眼神中那一閃而過的光芒。 ]NqVYLrA[q\_coI_c

  “大膽何進,汝還有何言。”當聽完張合,于鳳兩人的話後,漢靈帝怒喝一聲。 Y`rD9T,AbJM,HiVll

  何進打了個激靈,他沒想到漢靈帝這麼快就翻臉了,慌亂中看向了自己的妹妹何皇後。後者也是一呆,接著又對著皇帝大哭起來。說他千萬不要聽信讒言,冤枉忠良。 F。ZBUN\eYGsV9htqC

  豈知漢靈帝根本就不理她,只是問何進現在還有什麼話說。 k5IN8\f31a_Et︿

  何進大腦裏一片空白,他現在終于明白了皇帝這次是跟自己來真的了。他想起了跟那些太監作對的人的下場,不由磕頭大叫皇上開恩。 f7d8C4fmtZb的5J4N8

  見何進認罪,漢靈帝嘴邊露出一絲不易覺察的冷笑。 OCDjYGdAksRh,[的_I

  “卿本忠良,奈何如此負朕,朕雖不忍罰汝,但不罰天威何在?”漢靈帝說道。 67j4Y5gEmf3\AJgZ

  何進一聽,皇帝要懲罰自己,頓時明白自己不會死了,當即叩頭:“請皇帝責罰。” l的︿lPUt5C8,tViAf

  漢靈帝清了清嗓音:“阿父(太監張讓,漢靈帝尊其為阿父)擬旨大將軍知法犯法,現革去大將軍一職,貶為驃騎將軍,羽林軍由黃門蹇碩與虎賁中郎將袁紹統領。助軍校尉龍健雖事出有因,但以下犯上,罰軍棍一百,貶為助軍左校尉,由黃門蹇碩統領。” rVs\]]PfSZ]gOnk3︿

  何進一聽,雖然不是大將軍了,但是自己手上還有除了羽林軍外的兵權,于是生怕皇帝反悔似得急忙叩頭謝恩。 XaPQE_UHaY。,Zmtna

  龍健也跟隨其後,叩了個頭,接著去受領軍棍。 4。2KkZEtNg_的[QQRg

  漢靈帝下朝的時候心情很好,他甚至親手扶起了還跪在地上的何皇後,並說今晚自己要去寵幸她,這讓何後感動不已,她已經有三個月沒有碰到過任何雄性的身體了。 FDtnM16li7]DX5X

  當袁紹接到聖旨時,他正帶著一部分羽林軍與高順趙雲對峙。他從心裏看不起龍健的軍馬,因為在他眼裏,這些人只是那些太監的走狗。至于這支軍馬剛才打敗了何進了三萬大軍,他的解釋是何進太無能了。自己家裏四世三公,何進只是一個仗著自己妹妹才成為大將軍的屠夫。自己要不是出于叔父的壓力以及擔心宦官迫害才不會在他手下,而是繼續聯系那些黨人,為消除宦官而努力。因此當皇帝的任命到達他手裏的時候,他以為自己在做夢,一時竟忘了撤軍。 Fb3Ub3a\Cgl3︿Q61

  “大人,我對不住你”張合對著同樣爬在床上的龍健說道。 p8hJlW3bTHp︿。HVXk

  “得了吧,”龍健摸了摸皮開肉綻的屁股,“你小子現在在心裏巴不准偷著樂呢,我的一頓板子讓你拐了一個漂亮媳婦兒,你心裏不知道感覺有多值呢。” 6Y5WGp2D`rAXkpSUS

  龍健的話讓高順,趙雲等人都笑了起來。 kgmOhXm_]O[UMBGFn

  于鳳臉紅紅得低著頭。 O_GqG,JYPGM0YR[h

  從于鳳嘴裏,龍健知道她本是一個官員的女兒,只因得罪了宦官,弄得家破人亡。現在全家就剩她一個人了。 jgQS︿M8OBZo]f1Hlj

  “于姑娘,你看我們俊乂怎麼樣,要不要現在給你們做主,你倆今晚就成親。”龍健說道。 eFm2]DZi,oe︿dLpHm

  眾人一愣,怎麼這麼快,連個媒人還沒有呢。 ct5N。IMUP07r,J︿

  于鳳在龍健的軍營裏呆的時間雖然不長,但多少也能聽懂了龍健的超未來語,當下不由一呆,這算什麼,沒有媒人,不選黃曆,說成親就成親,當下紅著臉不語。 hoa2jAaN3︿\2SNgHT

  “怎麼不喜歡我們家俊乂?”龍健問道。 lj_pBi的DJ_RcCGjKJ

  于鳳看了看張合那急切的眼神,輕輕搖了搖頭。 3M6mFiB`p。HQN3oc2

  “得,俊乂,你看你白忙活了,人家不喜歡你?”龍健對張合打趣道。 9DbXLeb08QLa1OOD

  “不,不是。”于鳳連忙糾正道。 K3bXLD8jt3eNFMRl4

  “不是什麼?”龍健裝愣。 nmgo01Ir[。U]JtSOY

  “不是不喜歡。”于鳳說了一半,恍悟龍健是在捉弄她,不由羞得耳根都紅了。 8GX_r_。WWfpILJ1F4

  “既然喜歡,那就這麼定了”龍健說道。 B的[D2NZ︿Cb96JXC`5

  “這,這?”于鳳欲言又止。 STX︿[qaa0hD791,T

  “怎麼,于姑娘,你不願意,我們不會勉強你的。”張合開口說道,不過這句話憑誰聽來都是說得那麼勉強與不舍。 hjScOqr[,nQo7fafa

  “不是”于鳳聲若蚊蠅地說道,“只是沒有媒人,沒有選日子,太倉促了。” n]HG]d︿d_d的CHf\Ki

  龍健一聽,是這麼回事,于是說道:“這好辦,我現在就是媒人,日子嘛,今天是最好的日子,別忘了今天可是我們見到皇帝的日子,還有什麼日子比今天好。” VO\]ZU9amBfOpJUY4

  于鳳一聽龍健說得有理,也就不再說什麼只是紅著臉點了點頭。 D25的cIB8HIMm9AUU0

  趁著于鳳出去准備的當兒,高順不禁好奇地問龍健為什麼非得要張合今晚成親。 oLtjsT[pMKb9的HOQs

  “今晚要是成不了親,那麼好的媳婦兒就成別人的人。”龍健對著眾人說了句莫名其妙的話,而這句話在第二天皇帝派人來跟龍健商量讓于鳳進宮時得到了證明。眾人不禁佩服龍健的先見之明,而張合更是感激不盡。 A︿b[eDH]ZgePUq4n

  不幾天之後,皇帝用從何進手裏奪回的一些軍馬設立了西園八校尉,分別是上軍校尉蹇碩,中軍校尉袁紹,下軍校尉鮑鴻,典軍校尉曹操,助軍左校尉龍健,助軍右校尉馮芳,諫左校尉夏牟,右校尉淳于瓊。這八校尉又皆統屬于蹇碩。其中除了龍健依舊帶自己的舊部之外,其他人多數需要自己在招募士兵。 4iF6MpV的7︿]CJoe

  從這些任命上看,漢靈帝雖然荒淫卻不算太昏庸,因為表面上這八校尉歸蹇碩統領,但袁紹曹操等人怎麼會是宦官們的人呢,而他們更不是何進的人,唯一解釋是他們是皇帝的人。起先漢靈帝利用宦官們壓制何進,現在雖然表面上依然是在依靠宦官,但實際上他已經有了自己的力量,如果不是他死得早的話,那麼他將很可能在曆史上畫上重重的一筆。 V︿XFl,6fKYr[`FOSP

  龍健從來就沒有小看過漢靈帝,因此那天在皇宮裏他是集中了全部的精神在應付。現在他更不敢放松,因為在皇帝的眼裏他是那些宦官的人,是用來平衡何進力量的人。否則當時皇帝就奪了何進全部的兵權,之所以沒有那樣做,是因為他還需要何進,他需要何進來制約那些身邊的宦官。不然何進兵權一但被奪,要麼是宦官做大,要麼是再出一個更難以對付的大將軍,而不是面前這個並沒有多少心眼的大舅子

北大叔 於 2008-02-17 12:41:00 修改文章內容


Default sogi
發文數:47
發表時間:2008-02-23 00:15:00
很好看耶~~還有下文嗎︿︿

DKNY 於 2008-02-23 00:15:00 修改文章內容


Default sogi
發文數:47
發表時間:2008-02-27 00:36:00
好看好看...繼續加油喔~~~~︿︿

DKNY 於 2008-02-27 00:36:00 修改文章內容


Default sogi
發文數:47
發表時間:2008-03-10 00:17:00
推~推~推︿︿
什麼時候會有新的呢...好期待阿~.~

DKNY 於 2008-03-10 00:17:00 修改文章內容


Mem306032
發文數:317
發表時間:2008-03-24 06:32:00
第七十三章


  “當”一聲脆響,就在董卓的驚懼中,張飛的惱怒中,那支箭被打飛了。
  “殺!”張飛沒有理會是什么把那箭打飛的,只是大喊著刺向董卓,完成了那將揚名于天下的一擊。

  “崩!”那是震天撼地的一擊,因為擋住張飛這一擊的是一支戟,一支很穩的戟。 1qraoc87pGB551jM

  也許張飛沒有看到,但是先前那一支箭的主人洛風兒看到了。為了擊殺董卓,張合讓她站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然后完成了那近乎完美的一箭。 VtFHh0X[E0chge]Km

  然而那一箭被人給攔下了。 d[njN2sr30K64。_0K

  用箭攔下的。 mEKWXsRoDn0k\_ZJ。

  在洛風兒眼里,天下間能做到這種程度的只有一個人。 SJBnMIh]t4`X的t`qp

  她猜得沒錯,很快她就看到了董卓身后飛來一團紅影,而紅影之上正是那個曾在青州大營的校場上成為了神的人。 G5AcJ1AS\W4TVEO的

  不錯,來人正是龍健放走的呂布。 Sb\mNNpbPq的IeRj︿A

  呂布在董卓的后面,張飛沒有看見,他甚至沒有感覺到呂布的殺氣,因為就在幾天前的青州大營里,呂布已經沒有了殺氣。 mnODc0CCF76I[NFb

  沒有了殺氣,手中的長戟卻讓張飛的蛇矛將要碰到董卓的喉嚨時不僅不能前進分毫,反而把那蛇矛彈了回去,而呂布手中的長戟卻是紋絲不動。 CBQVK]3ZgGj。LTrZ

  張飛瞪大了眼睛看著面前的這個男人。 _LRGBengPKLIZCs

  “汝是何人?”他沒見過呂布。 lT\fVhXsKOS_\UIoY

  呂布沒有回答他,仿佛他根本不存在一樣,只是看向了他身后張合等人,神情復雜。 V`RCFjjEUnMokN40t

  “義父速去,有孩子在此,賊必不能進。”呂布收回看向青州軍的目光,對董卓說道。 7d7\pqWcJ06f9hN`

  董卓感激地看了呂布一眼,腳踢跨下馬,就這樣跑了。 aM9O4WbE7TJgaAitS

  “呔!汝是何人,報上名來。”終于從剛才呂布那一戟所帶來的震驚中恢復過來的張飛指著呂布怒吼道。 `1MhqQdeIg1TYO︿79

  呂布笑了笑,張了張嘴:“呂布!” 3Q3W6DTV的YepJEH[\

  “汝是呂布!”張飛聽說過呂布與趙云大戰兩百回合之事,聽聞是呂布,眼里馬上涌出了一抹血紅。 hnAh`P8aN,[DRnBH

  “擋我者死!”張飛提馬直向呂布而來。 gUZ`Xbp6O,,50bcLg

  呂布看著張飛,淡淡地笑了笑,然后提戟迎上。 0Ca`SgcFYPJ,Gc\g7

  “殺!”張飛厲吼著,激發著自己全身的力量。 Dtm05HOT0cNAI0rbB

  面對著張飛那狂暴的一擊,呂布還是輕笑著舉起了自己的長戟。 _R︿MCjVdGJD26hIap

  “崩!崩!崩!……”隨著振聾發聵的巨響,呂布與張飛已經交手了不下十個回合。 4oA2︿5_ckQ5EISD0k

  “那廝好生厲害!”張飛已經徹底明白了呂布的武力只在自己之上并不在自己之下。 H[tnpKBEi6Y96bmI

  正在這時,呂布突然狠狠地向張飛發動了一擊,然后于瞬間彎弓搭箭,四支箭羽疾飛向想從旁邊繞過去追擊董卓的夏候敦。 2A7fFbMbGSP\4YWWk

  夏候敦早就聽過呂布飛將的大名,即使是從旁繞過在小心提防,這時見四支箭羽飛來,急忙抵擋,卻還是被呂布的箭射中了馬。 GTcGSW_[kpDkoVqQ

  隨著一聲嘶鳴,夏候敦的馬轟然倒地。 EJ58mHb︿VnX7\aPO7

  馬首處,一支直沒而入的箭羽反射著太陽的光芒。 1n``FA780SNeZh1n

  “三弟,吾來助你!”看到呂布被張飛纏住竟能于瞬間連發四箭,劉備的心提了起來,于是讓關羽過來助戰。 rUL26827SlL0eK6G

  “兄長!”后邊的夏候淵見勢不妙也沖了上來,纏住呂布,讓他不能對付沒有了馬的夏候敦。 m1的PkYCe︿cFs1qjR

  一時間,張飛,關羽,夏候淵三員大將將呂布圍在了核心。 ohl,TCX0Z\HaQIlC0

  “張將軍,要不要派人繞過去。”見張合不動,甄先生在一旁說道。 Y5NR]4h8eo`[`D︿M

  張合看著甄先生苦笑了一下,指了指呂布:“有此人在,眾皆不得過。” ]。86S7bGfUX86的pOa

  甄先生不解,然后很快就有人為他解惑了。 r4TiLB`8gDa的Lj,Zc

  原來夏候敦不甘心就這樣放走了董卓,手一揮讓部下們從旁繞過。那些部下剛走到呂布左右兩側之時,卻見呂布大吼一聲蕩開了張飛,關羽,夏候淵三人的攻勢。同時弓落掌中,左右而發,瞬間那些部下竟全部變成了尸體。 [KgQlhrUtCVpC0Af6

  甄先生的臉色大變,他終于明白自從呂布出現后張合等人為什么就站這里一動不動地看著了。 [r]oG`Vn6︿kdGcsrZ

  呂布的弓收回去之后,再也沒有人敢越雷池一步。除了張合,洛風兒等人所有的人都不可思議地看著那個被三名大將圍在了中心的男人。 。X1rkX_TFoPgdL7,n

  那不是一個人,那是一個神。所有的人都不由在心里想到。 RKY4Z4SdLnNAfVbn

  張飛、關羽、夏候淵等在今天那接連的戰斗中早就被人看成了軍中的武神級人物。但在這里,以三打一,卻仍然讓對方有機會射殺己方軍士。 I8T`的\[Z`5gZ5\Og

  這樣的人,只能是神。 U[3n。U3BXkn6]qip

  這樣的人,只能是神。這也是張合等人心里的想法。當初,聽說呂布要和趙云、太史慈討教武藝之時,他們這些武將可是興奮壞了。真是只聽過,沒見過,今天總算能見一見那個與趙云打成平手,被并州軍傳為神的人物了。 p的rc82VGsoi的6tW`m

  然而那一天卻是令整個青州軍都無法忘懷的一天。第一次,趙云手里的槍第一次被人挑飛了,雖然是在兩百招之后,但趙云那是青州的不敗軍神. VodOa。H的igpSZrME2

  再接著是太史慈,在二十箭的交手之后,面對著呂布他竟然再出沒有出箭的機會了,而那卻還是在呂布與趙云交手之后。 M︿b87iPRjE7X3LBi

  那一天,呂布的名字傳遍了整個青州大營。那一天,張合見到趙云第一次去向龍健請罪,因為趙云那被挑飛的銀槍打擊了青州軍的士氣,畢竟失敗有很種,被人挑飛武器在戰場上就意味著死亡。而趙云原本就打算在失敗之前先認輸,但呂布沒有給他那個機會。 Ir]P[OVn]cj2KC3eg

  龍健沒有怪趙云,卻希望趙云能把這個面子挽回來。 kY的,]e0︿_4r5mhsXb

  經過了半日的靜思之后,第二天,趙云、太史慈兩人再次挑戰起了呂布。 M4VpT8b]1O︿fi9cb

  第二天,趙云在呂布的手下完美的走了三百招,然后用了一招近似同歸于盡的方法把呂布逼和了。 0dTCgQ,KqpG的Ik]34

  “子龍如此悟性,假以時日,天下英雄誰能擋之。”這是呂布對趙云的評價,這個評價讓眾人很為趙云高興,因為比起呂布來,趙云還有一個優勢,那就是他比呂布更年輕。 ,Ao\`33PNOaYn。hF

  然而,在第三天,本來打算要走的呂布卻又找上了趙云,他說昨天趙云的表現讓他感悟到了什么,想再和趙云比試比試。 YchMS的np[i]2_IAfT

  趙云答應了,但是卻只要幾個人觀戰。因為他感覺到呂布仿佛在一夜之間變了,變得讓他趙云無法琢磨。 sBrHnZ。c的6fE7]kJF

  沒有人能明白那一夜呂布悟到了什么,但那一天他們都見到了難以相信的一幕,二十回合,僅僅二十回合,趙云的喉嚨前多了一把戟,而他的銀槍卻被呂布抓在了手中。 JJ[Bi\_jaRKEmZtg

  趙云敗了,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相信趙云就這樣輕易地敗了,他們有人甚至以為這是個夢,因為呂布擊敗趙云的那一擊是那樣的簡單,那樣的輕松。但是他們卻都知道那不是一個夢,因為在場中沒有人能使出那簡單的一招,那一招又是那樣的從容,那樣的寫意。 4︿pEjGopQ3aGO0S\

  呂布就那樣走了,臨走時卻對趙云說,他希望有機會能再與趙云一戰,因為他相信那一戰趙云的收獲并不下于他。 51r\L5b的XEqA2QpP

  張合,洛風兒,武安國當時都在場,所以現在他們在見到呂布的時候,都主動的停止了追擊。他們心里知道,除非趙云在這里,否則誰都不可能從這里過去。 8NIDZapclVJBo。JT

  正在這時,劉備看到三人久戰不下,也沖了上去,緊接著是夏候敦。 [t7\hkUe]MUhOXFo。

  五打一,就是神也會有點膽怯吧?張合心里想著,卻聽到了呂布的狂笑。 S\1TcDQ\7O525WbLa

  “來得好!”剎那間刀光戟影中仿佛發出了一聲獸吼,接著是響徹四方的雷鳴,雷鳴過后,張飛、關羽、夏候淵紛紛被蕩出了圈外,人人都有些狼狽,尤其是夏候淵,他的頭盔不知什么時候被打掉了,披散著頭發。 W\B]kakO。Tl53ZH2

  而正中央,呂布挺戟立馬,箭指劉備。 5d7DW。0KUcgZQYBY

  “大哥!”是張飛,他沖著沖過來的劉備急喊道。 t︿︿的kDcY9。Y。RmjcZ

  劉備抬眼看處,卻只見矢芒數點,不由大叫:“吾命休矣!” C1kj547S_kYHRfA

  正驚叫間,只見說時遲那時快,劉備的跨下馬兒長嘶一聲,一個而立,竟然用自己的馬體替劉備擋住了那幾箭。 mZo。BR52OE`LTfQO8

  馬兒噗通一聲倒地,把劉備摔在了地上。 f︿IG︿flU]YELVfLOF

  “兄長!”“大哥!”關張二人見劉備遇險,急忙催馬向劉備而去。 cGU`WJZes_sFfob4H

  他們剛跑幾步,一團火影已經急躍而出,趕張飛,超關羽,卻是沖著那舉著長矛的夏候敦而去。 U8VkU0V48gPj︿i1Ms

  “殺!”待殺到夏候敦近前時,呂布口中一聲吶喊,赤兔飛躍而起,手中長戟借著馬力從天而降,狠狠地打在了夏候敦的長矛之上。 0cR的kDtkUGK︿`SW_7

  夏候敦沒有躲,當他看到呂布那一擊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己躲不過,那一擊太簡單了,簡單得讓人有種完美的感覺。夏候敦無奈之下只能挺矛接招。 a7︿qPTd3fLef]的Q︿

  時間仿佛在戟矛相交的那一剎那停頓了一下,然后在一片巨響之中,人們看到夏候敦口噴鮮血,身子矮了下去。那是他的馬,那馬竟生生地受力不住,長嘶一聲后跪在了地上,口鼻流血。 Ab_,jCEOKhA。TAEf

  “兄長!”在后面緊跟著呂布的夏候淵看到這一幕,發出了一聲撕心裂肺的怒吼,“呂布,休要傷吾兄長。”說著已經到了呂布的身后。 po]XGhtspFcZD9t1H

  呂布放過夏候敦,回轉身長戟舞動,卻舞來了塞北的寒風,而那寒風里是看不清的戟影,十個回合,僅僅十個回合,夏候淵已經只有招架之功,卻無還手之力。 GZkVjMt4]mG1RmCY5

  “呂布!”那邊關張二人救下了劉備,又振奮了精神過來撕殺。 ZK的EqCRnn`。DEHDA9

  呂布嘴角輕輕揚起一抹笑意,撥馬丟下夏候淵沖向他二人。 VA69\a2odh73︿caAC

  夏候淵早已驚懼不敢追趕,只是下馬去看夏候敦。他剛下馬卻陡聽一聲馬嘶,回過頭,自己的馬也倒在了地上,馬首處箭羽輕揚。 Ljq5_D5jQP\Rf]jpB

  再看呂布,手持弓,指搭箭,無視向他疾沖而來的關張二人,卻是遙指劉備。 ︿。1p的asilD的pRPC。s

  “呂布,休要傷我大哥!”張飛怒吼道,擋在呂布與劉備之間。 1eq。t`TZa[RD,qet

  呂布松手放箭,卻是射向了關羽。 2]CbJEsQmkqpdjkdK

  四支箭羽,關羽舞刀相擋,而就在那剎那間,呂布的赤兔撲向了張飛。 HUi`YlI\nN\TEMYB1

  “黑臉賊,納命來!”呂布大吼一聲,戟影帶著陣陣怒獸的嘶吼,沖向了張飛。 _的l7Nc6LY8I57Xhjk

  “三弟!”關羽擋開了呂布的箭,卻看到了那籠罩住張飛的陣陣殺機。 k2WNpBHFgp5saiPbs

  張飛在那陣陣的殺機里不斷地厲吼著,如一只受困的猛獸。 8GU]AhCdsE1G3XZS6

  十個回合,當關羽沖過來的時候,張飛已獨自和呂布戰了十個回合。 ]Y25Qb︿d1UlG,,Bm[

  看著關羽沖過來了,呂布跳出了圈外。 MsFP,hGVWF]W30q`

  “還要戰否?”他問那已經多處帶傷的張飛。而他呂布卻也被張飛在胳膊上劃了一道口子。 p。SpmtD1[cJnSDd

  “戰!”張飛圓瞪著雙眼吼道。 的F0rO。lrK,Kmr8VT

  “好!”呂布高聲大叫道,接著紅影疾動,卻是撲向了關羽。 ,peq[F8Z6k3`]TI3

  關羽不想呂布會棄張飛來攻自己,一時不察,只能相迎,三招之后,已然被動。恰在此時,張飛來援,呂布又轉身迎戰張飛。 的AY0L[ZiSUnUBXlBi

  就這樣,三人你來我往的打將起來。 IARRjEJZK14dW\PF

  劉備駕著馬向張合急行而去,先是謝過了張合的救命之恩。原來,從馬上摔下來之后才發現,并不是上天憐惜他的仁義,讓馬兒救他的一命。因為那馬臀上赫然地插著一支青州軍用的箭羽。 S_UVU。psfEISKRnn

  接著,他又請張合去救自己的兩位兄弟。 ,XD6M8h1qcaQYO

  “張將軍,請速援吾那兩位兄弟!” 5H0AsqiarBEDKXb︿

  張合嘆了口氣,對劉備說:“非不愿也,實不能也,呂布之勇,非人能敵。合愿為君說之。” YUfs0pT7RAMmnaUpM

  說著,張合策馬而出。 btbaG\hYHE`B3的XP的

  “張將軍,可來試吾戟之利否?”見張合過來,呂布高聲問道。 bprC6Mr︿6MS,sJiGQ

  張合拱了拱手:“奉先神勇,天下知之,請奉先高抬貴手,就此罷手如何?” LEPFY`sObaNshej5D

  “哈哈哈!”聽了張合的話,呂布大笑著蕩開了關張二人的攻勢,跳出圈外。 BYtT`nn0J0CUO︿\LS

  關張二人大汗淋漓,卻不追趕。 _。COtgQ50]`WY[f[0

  “奉先在此,誰人敢來上前一戰!”呂布看著面前的千軍萬馬厲吼道。 l_NSE。f0S0es08的

  一時間竟沒人敢應,許多人都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卻著。 K827UZR3`LhYp2m,t

  “諸君誰在向前,有如此馬!”呂布再次喊道,同時張弓搭箭,遙指張合。 5bZbBIm5PaUk_s`k

  洛風兒等人急忙上前護衛,卻聽弓響處,張合左支右擋,然后它的跨下馬發出一聲長嘶,接著頹然倒地,一支箭馬,正沒馬首。 Wm87WV0hbnIFg0Gq

  眾人急忙搶回張合,正戒備回行間,一人卻大吼一聲,疾沖而出……

一個人有幾張面具 於 2008-03-24 06:32:00 修改文章內容


Mem306032
發文數:317
發表時間:2008-04-06 21:30:00
第七十七章


  火紅的太陽從東方升起,呼吸著那清涼的空氣,程昱讓高順守營,自己帶著人去找曹操一起參加與那百官的商談。很快,他們在曹操的帶領下就看到了那些朝廷大員們。
  “當了官往往不是忘了自己是人,就是忘了別人也是人。”看著那一張張焦急的臉,程昱不由想到了龍健說過的這句話。

  不過很快那些朝廷的大員們就驗證了這句話,他們派出代表要求曹操放他們進長安,以輔佐皇帝。曹操知道他們的心思,當即表示同意。也許是看到曹操很好說話,又有人站出來要求,義軍現在截獲的這些錢糧最好也能送到長安。 w3phm1srvhh],quvq

  錢糧?曹操直直地看著那個官員,臉上的笑容不見了。 amulot35的oga[ju_

  原來除了青州軍繳獲的,后來他們大破董卓時的收獲更是豐厚,不光有糧食,還繳獲了許多金銀珠寶。 `r1e[e9s︿thcts_4

  這些官員關心這些錢糧是關心自己的俸祿?可那董卓在自己遷移到長安之前早就刮四方之糧財送與了長安,據說要建一個城,把錢糧都放進去。今天他們得到的這些只是九牛之一毛而已。 30t︿ji9dayorx6fir

  看到曹操變了臉,那官員干笑了兩聲,然后說他們只是要不些盤纏。 o8o,rht]onc]\u7l

  盤纏?曹操心里冷笑了一聲,讓人開始給這些官員發盤纏,然后行使盟主之職,同時發令讓所有攻打董卓的人馬撤回來,并派一少部分人護送這些官員,免得這些董卓不讓這些官員過潼關,進長安。 j的bnyfa`jqfgocrg

  對于曹操的這一舉動,官員是感激涕零。 eaa2slt1[d2fc2djl

  然而就在曹操安排好一切的時候,袁家兩兄弟帶著兵來了。 g。b[8g9的rcwcw︿lyk

  原來袁紹醒來的時候發現袁術正在進攻自己的軍想出去露露面,卻讓郭圖給阻止了。郭圖說他已經讓人去救援了,顏良已經帶著兵來回援,只要堅持住三天,那袁術必敗無疑。 idcpkn]esp_55o,g

  “主公恕罪,圖已讓顏將軍提公路之首入見。”郭圖跪在地上對袁紹說道。 `g,ofki1的2mv[2j︿,

  袁紹聽聞此話先是一驚,然后眉當皺了皺,最后嘆了口氣,讓郭圖下去了,自己則躺在床上該做什么做什么。 lba,的w︿kq2me2ya的

  那高覽的確是一員大將,指揮著軍隊硬是沒有讓袁術的那軍突進袁紹的營地。 uo8f`qnwg4o的z。v1z

  也許命運本該在這個歷史的這個轉折中偏離它本來的軌道,袁家兩兄弟在這里分出生死。然而,當探子來報各路諸候已進洛陽的時候,無論是袁術還是袁紹都感覺到了命運的威脅:如果董卓死于他人之手,那選擇依附袁家的勢力將會因為他們兄弟的紛爭而猶豫。 gamfp,。︿tdftb7。︿i

  不約而同的雙方罷了手,袁紹從自己軍中露了露面,對袁術說他還沒死。袁術見坡下驢,說這是個誤會。接著,兄弟倆齊奔洛陽而來。 cs`][ugvq0v的anom

  曹操一見袁紹來了,心說事情要壞。果然,袁紹一聽曹操不僅取代了自己盟主的位置,還要放走百官,當即跟曹操翻了臉。 p。mhliiyisryanxb1

  “孟德此舉非亂天下乎?”袁紹對曹操說道。 il7kd8jmi6i7og6tp

  “本初,聽操一言,百官之舉實為皇上……” 05t。pba4s的\h1ss

  “皇上,哪個皇上?”袁紹打斷了曹操的話,“當今天子為董卓所立,名不正言不順,安能號令天下?” ifh1m73p7aobcm︿3c

  袁紹的一句話讓曹操愣在了當場,也把百官震在了當場。 aqy86f4rtchha16z

  “本初此言何意?”張邈站出來質問袁紹。 o1gqkf]mqbphh_w4的

  袁紹看了看張邈看了看曹操,最后把目光放在在場的眾人臉上:“紹有一言,不吐不快。今吾等齊聚于此,共誅董賊,以匡社稷,紹之所幸,舉為盟主。然,紹終有一慮,當今天子,卓所立也,言出卓令,吾等聽之?不聽耶?如今所見,放百官歸,則應董卓,助其勢焉;不放,則得劫百官之名,非臣之禮也。如此,不正吾等之名,安能行大義之事?” isymf。ieea,bb的43

  袁紹說完了,大家陷入了一片安靜。 eadtpsm3ru8rvmxqr

  “如本初所言,吾等當另立新君,行不臣之事耶?”張邈冷冷地看著袁紹問道。 ,5的1。_qalqhcyh的d

  袁紹沒有說話,韓馥站了出來:“另立新君,非為不臣,實乃大義也。” kwtas,2cb0aotpgmr

  韓馥的一句話剛說完,孫堅就站了出來:“不臣之事安能行之,本初欲效董賊乎?” ut。brqposxv`jla。c

  孫堅這一說話,場上就炸開了鍋。有為袁紹辯護的,有幫著孫堅指責袁紹的,最后當曹操不得不加入這場爭論的時候,這幾乎變成了一場爭斗。最后的結果是大家都不歡而散,那些朝廷命官們繼續被扣留。 rn[00gm4tiycfvx7h

  在這種情況下,程昱讓人召回前方的趙云,太史慈,以及張合大軍并且告令全軍進入警戒警備狀態。曹操也讓人召回夏候兄弟,全軍戒備。 ygf0oh_jidyzn2m1。

  帶著武安國的尸首,張合回來了,不過剛進帳蓬那擔架上的武安國就活了。原來,呂布射武安國的箭并沒有矢頭,那只沒有矢頭的箭只是穿透了武安國的盔甲并把他震暈了而已。張合直到殺敵時發現背上的武安國動了時才發現了這一點。不過,他卻想讓武安國繼續死下去。原因很簡單,呂布這樣做顯然是不想傷青州的人,既然這樣,那青州也就得對得起他呂布。呂布神箭無敵,被他射中頭部而不死,傳出去董卓那里呂布無法交代。 rni4o_is7jnlhbbtd

  就這樣,與龍健一樣,武安國也死了。 \dbgs1itopmew。sel

  不過,武安國死了也不安生,他剛下擔架就跪在了程昱面前,而就在張合以為他要請罪之時,哪知那個炭頭卻說他想娶董卓女人為妻,讓程昱成全他。 ndfjllbuknonyr21i

  程昱看著武安國眼里那火熱的情火,先前又聽到了張合的戰報,真是又急又氣,手一揮讓人把武安國帶下去。 z7[popy3xkyn[qv。,

  “削職為卒,一個月禁閉。”程昱親定了武安國的罪。 0]_6jh6pitma0xa`

  “那個女人?”武安國走后,張合問程昱。 \muhk`odtqmtvn81

  “留著,等大人醒來再處置。”程昱淡淡地說道。 numhev1cpf,sidb5h

  正在這時,有人來報,曹操帶著一大群人來了。 kl,art。vp8[cszxc

  曹操來了,帶著一大票武將,押著夏候敦來了。 gf`lb\7pmyj47gmgl

  看到曹操這個架勢,程昱隱約猜到他們是為張遼的事而來。先前張遼已經把這事報告給了他,他心里清楚這一定不是曹操的主意,所以也就沒在意,反正自己也沒受多少損失。 dwhyhu_b4`l8ztcf

  曹操讓夏候敦跪倒在了程昱的面前。 4yna`mo︿\h\sepno

  “程大人,操領軍無方,族弟劫青州之糧,特來領罪。” hw`[uedhdn_︿szgl的

  曹操沒打馬虎眼,說這是誤會,上來就認了錯,直接地讓程昱不由又對曹操刮目相看,暗道此人之心當狡則狡,當誠卻誠,應機而動,天下英杰也。 xojgdk0]wkejulkjt

  程昱笑著說算了,夏候敦這么做也是忠心為主,此人之忠誠可嘉。 eel,edmkrg[1wag2m

  曹操一看程昱如此,搖搖頭說:“軍法如山,此何能就此罷手,來人。” ekuv的ajgo[7_hs]z

  隨著曹操的一聲大喊,曹操身后的幾個拿都會軍杖的人站了出來。 p[8ntrgwguqcs的a6

  “元讓乃吾軍勇將,今為操搶盟軍之糧,按軍紀當斬。念及略有薄功,特罰軍杖五十,”曹操說著又看了看那因受傷而臉色蒼白的夏候敦,“操領軍無方,又其為操之族弟,重傷在即,操理應代受。來人。” \eujzr7`llq。jz_d[

  說著,曹操就脫去了衣服:“杖操五十!”曹操對那手下喝道,“違令者,斬!” 5\um的jyai︿的9f︿jl︿

  看到曹操如此,他身后的那些武將傻眼了。 0。rkgakftxqdp4jib

  “主公!”夏候敦哭叫一聲去阻止曹操,曹操一把把他推開了。 nqdqiy_axr\ljclnw

  眾武將上前愿代曹操受過,曹操讓他們退了下去。 y的m[uokoxi\kiqvbb

  程昱上前勸阻,曹操卻也是毫不領情,最后硬是逼著隨從軍士當著青州軍的面打起了他的軍杖。 aivv︿rqhahsegz0m

  “孟德!”夏候敦看著那被打的滿臉冒汗的曹操哭得成了一個淚人。 5ttoa1c\hhmm︿uoe

  “主公!”曹操帶來的那些武將都跪在了地上,哭成一片。 jbheh48h。ctis1v5

  “打,誰敢徇私,軍法從事!”曹操對那些又開始猶豫的軍士說道。 [gr。jjhbaa6r4mc

  一時間,整個世界除了哭聲還是哭聲。 fm`beqjbitgkiir`b

  最后曹操是被手下抬著走的,他的手下腳步都是一致的小心,聲怕吵醒了在昏迷中睡去的他。 uww0tyxite]fmsrk[

  曹操走了,程昱看著曹操一行人那遠去的背影又陷入了沉思。 afugn9sch6c8hvdxk

  高順走了過來讓人扶程昱回營帳,自己站在了那些圍觀的士兵面前說了一句話:你們給我記住了,這就是軍紀! l5b。n。kqrgzdjbkw7

  回到營帳中,程昱覺得自己很累,他發現每次面對著曹操他總有種力不從心的感覺,從先前曹操對龍健死的懷疑,到現在,曹操在自己帳前為部下受過,這個人不僅從言行里透著智慧的鋒芒,而且總是能變被動為主動,讓一切環境為已所用。就像今天,相信曹操軍從今天起將從上到下擰成一個核心,而且曹操的為人將會贏得天下人的敬重。 _7cd7kzq。abavnc

  “主公,你快醒來吧。”程昱看著昏迷不醒的龍健,嘴里喃喃地說道。

第七十八章


  三日后,各路諸候在洛陽城外再次聚首,與以往不同的是,這次每位諸候都帶了比以往更多的親隨。而這次聚首的目的是要把那官員的問題來個徹底的解決。那些官員他們已經被持三天了,再這樣劫持下去,那義軍的正義之理就站不住了。
  與上次一樣,這次各路諸候還是分為了兩派,一派以曹操為首主張把他們送回去,一派以袁紹為首主張另立新君,讓這些官員輔佐新君。與上次不同,這次的爭執沒有失控,雙方很快就達到了一致,讓那些官員自己做選擇。

  原來就在三天前,曹操秘密地去找了袁紹,表示不反對他立新君,并告訴他他現在要做的是去說服那些官員輔佐新君,而不是把他們全部留在這里,那樣不僅不現實而且很容易被人懷疑另有所圖。 feenjhme8r_em9ik7

  對于曹操態度的突然轉變,袁紹剛開始不太明白,以為曹操是吃錯藥了,但是后來在郭圖的點撥下他明白過味來了。這么做在目前無論是對他還是對曹操都是最有利的做法。因為如果再這樣把百官劫持下去,那自己無疑就會背負一個如同董卓一樣的罪名;如果把他們放了,那自己豈不是承認了董卓所立的那個皇帝。所以他現在已是騎虎難下。而現在,把選擇的權利交到百官手里,那就在很大程度上把這個問題的影響減少。所以目前要做的是怎么說服其中的一些人跟從自己另立新君。所以,這三天袁紹一點都沒有閑著,他親自去說服那些官員,并最終得到了一些官員的支持。 rhe4niydmx0,sdaet

  關于官員去留的問題解決了。曹操又站了出來,問袁紹現在是不該計劃接下來如何進攻董卓了。 20m_2tggf`︿qe`ae[

  袁紹一聽這個問題眉頭就皺了起來,最后看著那各自又陷入了沉思的各路諸候說道:“吾等聚此三月矣,今攻洛陽,驅董賊,本應一鼓作氣,斬草除根。然,出兵日久,士卒疲憊,又軍糧有缺,吾意不如暫緩攻勢,休養生息月余,何如?” qf1xkdc1`的9qif0hs

  袁紹的話剛說完,曹操就站了出來:“本初此言差矣,今吾軍士氣正盛,軍糧雖不足,但尚足用月余,吾等當一鼓作氣,除董賊,匡社稷,方不負先皇之恩。” `stq0]k[l。gguu[f

  看著曹操說得義正辭嚴,袁紹不敢逆其鋒芒,只是看向了其他人:“諸位以為如何?” rm2。mb6fuyexdtdlf

  一時間沒有人說話,就連一向支持曹操的張邈也低下了頭不說話了。 dwrfyj7ud,esv3pgy

  曹操環顧了四周,突然感覺自己有點像孤家寡人。他知道有很多人并不想按照袁紹說的那樣另立新君,但他更知道在這個時候,沒有人敢冒險再去一心一意地去攻打董賊。就看這些諸候帶的這眾多親隨就知道隨著義軍內部分歧的加大,諸候間已經開始彼此提防了。 egb5vbcpe6︿vjotv8

  “諸公,請聽操一言。”曹操向著眾人深深一禮,想做最后一把努力,“今天下紛亂,帝為奸賊所持,吾等舉義兵,興大事,為國除賊。諸公既仗義而來,破董賊,使之移長安,今且本初引河內之眾,臨孟津、酸棗;諸將固守成皋,據敖倉,塞軒轅、太谷,制其險要;公路率南陽之軍,駐丹、析,入武關,以震三輔。皆深溝高壘,勿與戰,益為疑兵,示天下形勢。以順誅逆,必可立定也。請諸公三思。” iff_ianfmm8dwbhh的

  曹操說完了從眾人的臉上掃過。只見袁紹袁術抬頭看著天,韓馥孔伷;劉岱王匡等人目視他處,張邈喬瑁袁遺張超陶謙公孫瓚張楊等人低頭沉思,孫堅看著他欲言又止,最后嘆了口氣,低下了頭,而那程昱卻像在看戲一樣的看著面前的一切。 wmrd036ss。\m0cg\8

  其實曹操錯了,程昱不是在看戲,而是處于短暫的失神狀態。為什么失神呢?因為龍健詐死之前就對他說過:此次董遷長安,袁紹必立君,曹操必申大義而獨伐,天下諸候必不能應。 z8kkecc的h4qjrcxom

  龍健早就算到了今天這一步,而且算得是這樣的精準,這讓程昱在被小小的震撼了一把的同時,對龍健制定好的計劃更有信心了。 _xe0]kyoktpwd5f9z

  “諸位,”曹操看了看眾人仰天長嘆,“諸位不伐董賊,操自伐之,縱為玉碎,必申天下之大義!” ihwzzeo。u`aqk4ic。

  “且慢!”程昱從青州軍中不緊不慢地走上前來,向曹操拜了一拜,“青州之眾愿于曹公共誅董賊,不誅此賊,誓不還家!” caemcbggk1emjwa。6

  曹操走過去一把抓住程昱,說道:“好,青州之士果不墮吾賢弟之威名。” qat7co66m16jrdslk

  正在這時,公孫瓚人馬處一陣騷動,接著有人從中走了出來,是劉備。 93ia3ggminthx9lhw

  “備乃漢室宗親,豈能見董賊如此欺辱宗廟,不誅此賊,備誓不為人。”劉備看著天下的諸候鏗鏘有力地說道。 6spbnud1j3a4io。k

  “好,好!”曹操說著,走上兩步,也拉過了劉備的手。 ]wrbyzzdnl\wf]7e

  “來人,拿酒來!”曹操大喊一聲,接著軍士們上酒,“操生平敬者,天下英雄也,今吾三人棄生死以誅董賊,當滿飲此杯,吾等立誓,不誅董賊,誓不還家!” \dpnkto0kpcmdnhf6

  “不誅董賊,誓不還家!”當著天下諸候,曹操三人喊道。 2。0skosrk7t的881q

  “不誅董賊,誓不還家!”當著天下諸候,三軍之士用最豪邁的聲音喊道。 0brkkdwf0lt。bb77

  “好,”這次說話的是袁紹,他笑著走到曹操等人面前,“吾等且在此為諸位后援,愿諸位早建奇功,拿酒來!” ]pum,m。2lfhpa6fab

  袁紹拿著酒樽笑對著三人一飲而盡。 vjtqlsmzncn_。o4oi

  曹操等人看著他,也把手里的酒喝了下去,盡管他們知道袁紹那笑容里除了嘲笑還是嘲笑。袁紹的嘲笑不是沒有道理的,曹操軍目前只四千將士,青州雖然經過了連番的戰斗,但大多是突襲,將士近萬,而劉備人馬最少,雖然在追擊董卓的過程中劉備撈了不少油水,這一千人的裝備比其他幾路諸候好很多,但他只有不到一千人。就這不到一萬五千人,相對于董卓只能用以卵擊石形容。 k︿uix0s[kq59u︿i的a

  袁紹喝完了酒笑著走了回去,這時孫堅走了出來,他端著滿滿一碗酒:“三位乃天下英雄,堅在此愿三位早日建功!” bspguw4oas7bagi`0

  孫堅說得很真誠,真誠的讓人感到了他的慚愧。 7h]bc5\1febfgb]e

  曹操帶頭舉起酒杯,剛說了一聲好,卻聽劉備喊了一聲:“拿碗來!” xo2jvdnewp3tmu︿pt

  于是三人換過碗,和孫堅喝了這一個酒。 au0t,\hpajtbsz。b`

  接著張邈走了過來,他嘆息了一聲,什么也沒有說,自己先把酒干了。張邈下去后其他各路諸候也都上前表示了一番,然后紛紛帶兵離去了。 nsysyl61d4dkhtqd

  各路諸候走了,曹操,程昱,劉備三人定于第二日商議伐董之事,然后也領兵回營。 cgm6的6的f040q3atf

  三月晚風,溫和中帶著淡淡的燥意,曹操的帳中青燈搖曳,而就在這青燈之中,在兩張幾旁,兩人笑顏而對,當中一人正是曹操,旁邊幾旁一人卻是郭嘉。 的g[46pyj,ms]_ptq,

  “果不出奉孝所料,吾那賢弟定為詐死。”曹操向郭嘉舉杯道。 be。kks`6。sfr3s9︿e

  郭嘉笑笑遙敬曹操:“此等小計,安能瞞明公之眼,倘龍青州即死,青州軍心豈能無亂,韓文節舉程仲德為太守,程仲德舉青州行生死之事,眾皆從之,龍青州必詐死耳。” lro4rf的w7bd7z0jo\

  曹操笑著點頭又問郭嘉:“當今之計,吾等何為?” ez的2erlp06sjp[7]

  郭嘉笑笑:“如明公所言,以順誅逆,示以天下之勢而不急攻,以待良機,董賊必亡矣。” 的\[dbq3id]yyfnb7r

  曹操笑笑,再次向郭嘉舉起了酒杯。郭嘉笑著舉杯,卻不由眉頭一皺,接著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c︿hq7g0fqg]q1_ub_

  “奉孝。”曹操關切地叫了一聲,然后高聲地傳大夫。 。ogdty︿te6l4apkz\

  郭嘉向他擺了擺手:“明公勿憂,此嘉之頑疾,無礙。” ie5i3jv︿mqngqwyh

  看著郭嘉恢復了正常,只是臉尚微紅,也就不以為意了。 fqe[z,dbqq2qrpqi

  如曹操營帳中一樣,北平太守公孫瓚的營帳里也有兩個人在談著話,不過這兩人談話的內容卻并不如曹操帳中那么和諧。此時,但見上座上坐著的正是這營帳的主人公孫瓚,他眼看著幾上的酒杯,一言不發;下首坐著的則是劉備,他看著公孫瓚,目光中充滿了希望。希望什么呢?希望公孫瓚能借他點兒兵。不過從剛才的談話來看,劉備覺得這個有點難度,因為義軍這一散出去了之后,說不準誰會跟誰起摩擦,這個時候兵力才是最有力的自保之道。而公孫瓚一旦回去,整個冀州、幽州數得著的勢力也就他與袁紹還有那個膽小的韓馥了。袁紹雖然地盤不大,但勢力不小;韓馥雖然勢力不大,但冀州那是產糧重地,相對于他們自己除了兵強馬壯一點,并不存在其他的優勢。現在這個劉備來自己這里借兵,這真是為難他。不過,這個劉備卻也不好拒絕,先不說劉備給了自己許多追擊董卓后的戰利品,就在剛才,他還說了一通的微言大義,說得讓自己感覺如果不借給他兵,那自己簡直就不能算是人,沒辦法,只能暫時保持沉默了。 b\xp76meqdi的o]5。p

  可他沉默了,劉備也不說走,最后沒有辦法,公孫瓚咬了咬牙,說借給劉備一千兵馬。 kt3,kmjf。kpdfc,

  一千兵馬?劉備看著公孫瓚,沒有說話。公孫瓚又咬了咬牙一千五。 5_3cp,ogbd27\,iva

  “兩千兵馬,賊死而還。”劉備最后向公孫瓚拱了拱手。 lpcepxt4fsoogld

  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公孫瓚覺得自己什么也不能說了,于是心疼地向劉備拱了拱手,但是請劉備自籌軍糧。不過,劉備追擊董卓后的繳獲讓他的軍糧在短期內并不是問題。 ovtqpy7h_pm]peg。x

  第二日,三路人馬再次聚首,共推曹操為首,揭開了伐董的新序幕。

第八十章


  青州大營
  諸將圍坐在龍健的靈堂前,商議著龍健的后事。

  “大人,龍大人數日如此,果真無恙乎?”于禁再次忍不住問程昱。 av01tdw︿5hqe\︿hl

  程昱看了他一眼:“龍大人生死非緊要之事,當此之時,滅董賊為先。” dncav7tfnpp6]c8dn

  程昱的話音剛落,數道目光盯在了程昱的臉上。 sinqgeh︿的ykykerl

  程昱轉過頭,看著那一道道的目光:“大人如真死,吾等當如何?” t2gyi8ild6p的的crx

  大人如果真死了,那當如何?眾人好像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但那自詐死后從來就沒有醒過來的龍健就跟他們出了這樣一道難題。 l6fq1mlddn2ssdlnb

  “不,大人不會死的,”趙云看著高順說道,“你最了解大人,是不是文達?” ,cedts2mw,︿e0qa`r

  高順沒有回答,他陰著臉看著趙云一言不發。今天早上,他為龍健洗了把臉,龍健那一直冰冷僵硬的身體讓他的心在滴血。 dqmt0]5k的np`lw,a

  “高大哥,說句話。”張合對高順說道。 fwp]kxs的fdiribpht

  張合的話讓眾人又把目光注意到了高順臉上。 possim4lovryo,tm7

  “大人若死,仲德繼之,定青州,逐天下,以慰吾弟在天之靈。”高順終于開口了,說出了這樣一番話。 agb5[]a。。ezdnmd7k

  高順的話剛剛說完,眾人感覺自己的心口像被什么重擊了一下,一時間整個營帳里死寂一片。 5f8gmt,6p的6b]l。]v

  “大人若死,我愿隨之,”一個柔美的聲音穿透了這死寂的夜,清晰的在眾人的耳邊響起。是,洛風兒。她輕輕的摟了摟自己那額前的長發,帶著一種說不清的風情淡淡地笑著回憶什么,“剛看到大人時,以為他只是一個普通的世家子弟,后來別人告訴我那是瘟神,我不信,直到他主持歌舞比賽的時候,我才知道他確實是那個令胡人膽寒的男人。那一天,他沖我笑了,而我第一次帶著愉快的心情跳舞。后來,我告訴他我想參軍,還告訴他我想立一番功業,像一個男人。其實,我騙了他,我只是不想就那樣帶著金子離去,而從那之后再也看不到他。不過,我從來想過哪一天他或許會看上我,因為我看得出來,我在他的眼里與大家沒有什么兩樣。也許,是我配不上他吧,”洛風兒抬起頭看著程昱,站起身,然后盈盈地拜了下去,“軍師,請您答應我,如果大人真的死了,讓我下去陪他。” 2m86hfkb[381zegpz

  面對著褪去了一身堅強偽裝的洛風兒,程昱的眼濕了,他嗓子哽咽著說不出任何話,只是使勁地點著頭。 5fvht3xx7\corl的hk

  “大人不會死,俺相信大人一定不會死,”旁邊典韋蹭地一聲站了起來,“大人說過他那是假死,就一定是假死,你們在這里瞎說啥啊,大人可曾說話不算話過?” m的︿[dkvkh1n0kp。bm

  典韋的質問雖然沒有什么邏輯,但卻讓眾人不由一愣,他們想到了龍健的一個最大的性格特點,那就是說話算話。想到這里,眾人不禁心中又寬了許多。 su2\02的nunh`kpfp1

  而看到眾人松了口氣,程昱的心里卻又緊了起來,本來他想知道如果龍健真的死了,這些人會有什么反應,再把這種反應控制一下,以便萬一龍健真有什么意外,那大家不至于亂了分寸,哪知現在被典韋一句話把整個氣氛給破壞掉了。 ohslh7q0tacav]o2

  沒辦法,只能再等機會了。程昱心里嘆了口氣開始籌劃第二天給龍健發喪的事宜。 ah1m,e`w9e9ggnt09

  第二天,天蒙蒙亮時下起了小雨,青州大營里三軍縞素,哭聲一片。 m1g8v]rg03hhv的的w

  本來在發喪前的一段時期,因為各個將領知道龍健未死,雖然裝的悲切,但那心態卻影響著底下的軍士,再加上政治處的工作,所以軍士的悲傷被壓抑下去了。今天,尤其是程昱高順昨天的那番話,各個將領對龍健的詐死并不像以前那么肯定時,那種悲傷很快就被當時的氣氛給調了出來,傳染給了眾軍士,于是三軍痛哭,直哭得那曹操和劉備都對自己對龍健詐死的判斷產生了懷疑。 frbrc_`\p。[ctagjo

  三軍痛哭著,要把龍健給埋了,高順哭著拼命阻攔,卻最終還是把龍健給埋了,當然埋的時候早就調了包。 z12c。tq]qzm5ta15m

  接著,青州軍開始誓師為龍健報仇,出兵武關,而此時守武關之人正是華雄華云武。 [[am8cln\dojlttxr

  曹操與劉備則兵發潼關。本來按照曹操的意思三路大軍合軍一處最好,但是程昱卻執意要親自報仇,曹操也只得作罷。程昱的意思曹操也明白,華雄是他們步下的一部棋,現在這步棋該發揮作用了,那好處自不容他人染指。 的tjpmak4d。20nbv\5

  “天縱奇才啊!”想到龍健步下的這步棋,曹操只能用這四個字來感嘆。 mnrsseus7coi17lh1

  且不說曹操的感嘆,青州大營里程昱卻是愁眉不展。原來龍健當初對華雄說的是不會派人和他聯絡,除非他親自去,現在龍健昏迷不醒,程昱萬不得已去聯絡華雄,哪知華雄卻真得不相信他。結果只能等著龍健醒來,但龍健什么時候醒卻是個未知之數。 hd[tk`33c︿n8r8tf\

  就這么等下去?程昱有點無奈。 5jqftes。9bru`od58

  而正在這時,外面有人來報,青州張義來了。 w︿。fd4[b1ahm_q[h

  張義不是總督糧草嗎?他怎么親自來了。程昱思索著,讓張義進來。 的的e[rdjbbd,maiygf

  不一會兒,張義步履匆匆地進了營帳。 eyvkm5a5el的0,x。[

  “大人。”張義看了看程昱的左右。 kc_mmtp0eepsdsweq

  程昱心中一緊,知道張義有要事,于是讓左右退下。 ,ngdx︿6的oaqmmeg6l

  “軍師大人”面對著程昱,張義噗通一聲就跪下了,接著眼淚就出來了,“青州,青州危矣!” ︿ihrjpvd3_gc`mvnj

  “青州何事,速速道來!”程昱心中一驚,他怎么也想不到青州怎么會危矣。 1的bkh\kmjqnbsq6t

  “大人,半個月之前,冀州黑山賊張燕攜眾渠帥,共百萬余眾,兵進青州,呂虔大人頑強抵抗,奈何兵微將寡,先失濟南,后失樂安,手下大將夏候亭戰死。我率軍出青州求援,卻不想被黑山賊所圍,死戰得脫,兩千手下皆戰死,青州危矣,屬下乞望大人支援!”說完張義痛哭了起來。 stgoy2y`o3[m]jq1y

  “什么?”程昱極度震驚之下,突然感到一陣頭暈,“黑山賊……” nempnvqqsunokvlkx

  程昱知道黑山賊,也知道那張燕,據說張燕本不姓張,而是在首領張牛角死后被手下舉為首領,于是改姓了張。此人不僅身手了得,而且在短短的時間就使黃巾軍成了能與官方相抗衡的一股勢力,其手段可見一般。 gb8d3nrrblml`rs3

  呂虔不是普通的將領,龍健走時把軍權交與他就說明了對他能力的信任,雖然青州軍是少,但那都是精銳,而且武器也先進,現在連番敗于這個張燕之手,而且,連張義出青州救援都被埋伏了,可見這個張燕是鐵了心想吃掉整個青州啊。 qrx6kfbopet[,q\ql

  想到這里,程昱連忙讓人去把高順,趙云,太史慈,以及張合找來。 i0phjs58x3。p︿︿8tb

  不一會兒,高順等人來了,程昱示意眾人坐下,然后讓張義把情況再說一遍。 s。3ca50druk,p3iq

  “什么,黑山賊圍困青州?”除了老成的高順,其他四人都忍不住發出了一聲驚呼。 dfxsjfl的x。fbgksbq

  “為什么要去青州?”冷靜下來后太史慈先問道。 gg,jo7chckh1h,e\o

  他這一問都問到了諸將的心坎里。誰不知道青州連年饑荒,就是龍健借了糧,頒布了新政之后,那也還是一個貧瘠之地。而相對來說,冀州到是個產糧的好地方,不好好在那呆著,等著夏收,跑到青州去折騰,這怎么想都感覺有點不對。 pqhl︿,dfhdhgncbhd

  “此事頗為蹊蹺。”張合說道。 0i2sdfyocgq11xnkl

  “軍師怎么看?”高順問程昱。 。]805sf05xbswrkol

  程昱看著他們:“當務之急是先解青州之圍,可敵之百萬,吾軍一萬……” ax`ki`rzt\a\lda的

  “如軍師所言,大人不知何時醒來,武關難破,留于此恐生他變,故當務之急在青州,縱有百萬之兵,吾青州之眾豈能懼乎,順愿統兵出征。”高順站出來請令道。 mzdbcvpqbqek5b8y

  高順說得很有道理,武關不破,青州被圍,時間久了,這軍糧可就成了問題。想到此,程昱說道:“也只有如此了。” c6k7r]o的e。lgupe9l

  見一直保持低調的高順站出來說要親自統兵,趙云等人心里不由一動。本來如果要統兵的話,他們四個人可以說是誰都有可能當這個主帥,但不知為什么,高順這一主動請命,他們竟然完全起不了與之相爭的念頭。 m。chhdr4tweotgq`

  是高順平時太威嚴了,不敢與他爭;是因為他是龍健的結義兄弟,不想與他爭;也許這兩個原因都有,但卻又模模糊糊地覺得不是。趙云想不明白為什么自己不與高順爭,太史慈想不明白,張合更是感覺面對著高順自己好像只想服從命令。 r5o[5m2,lki5sae1

  于是,高順出征便在他們幾個人之間達到了協議。接下來,程昱又讓人叫來了淤夫羅、臧霸、于禁、洛風兒四人,再討論了一下,又征求了一下意見,最后全軍以高順為最高統帥,回軍青州已成定局。 b︿kz3ajzl。tw的no︿e

  軍事緊急,青州軍整頓三軍的效率也很很高,第二天,天剛蒙蒙亮青州軍就帶著龍健的尸身,以趙云、太史慈為急前鋒,張合、淤夫羅為中軍開始向青州進發。 5jh,gboa8a。,q9]jt

  然而,趙云的先鋒軍還沒走出多遠,就被人攔住了。誰啊?曹操。 g8g\acab51qsop8d`

  曹操只帶了五百人馬攔住了趙云等人的去路,滿臉怒容地聲稱要見青州真正的主人。

一個人有幾張面具 於 2008-04-06 21:30:00 修改文章內容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