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欠調教

瀏覽: 51
回覆: 0
Default 20170418111334uid7478
發文數:1
發表時間:2017-07-29 12:23:52
更新時間:2017-07-29 12:23:52

 

神秘異世 001 怨念少女

瑞比斯公國最大的布迪斯皇家醫院内,所有的金鑽級别的醫生難得的一陣兵荒馬亂、如臨大敵的守在醫院大門口,面上是難掩的一陣急躁焦慮。

一輛頂着三色緊急避讓警示燈的急救車極速而來,緊跟在它身後的是一輛黑色炫麗,黑色銀邊的車牌上,隻有一個金色華麗嚣張的‘L’字母的加長版跑車。

急救車一停,所有的金牌醫生一擁而上,擁着一個擔架快速的擡進醫院,醫院裏的人看着這一幕都忍不住紛紛的探究。

到底是誰這麽大牌,讓布迪斯皇家醫院裏一診千金的金牌醫師這般緊張。隻有少數人看到在急救車後面的加長車的車牌時頓時面上一驚,表情驚懼不已,趕緊收回探究的目光,假裝目不斜視的做着自己的事。

隻因那是瑞比斯公國,甚至整個世界最特别的暗黑存在,無視所有法律、無視所有道德、隻要有足夠的錢就接受任何殺人生意的,羅生若家族,著名的殺手家族。

手術室門重重關閉,走廊上所有聲音都回歸靜籁,隻剩下一個年輕的男子倚在牆邊,中性柔和的五官極其俊俏,微挑的眼角帶着一絲魅惑,薄薄性感的唇可見其是一個薄情而花心的人,隻是此時斂下的眸中一片晦澀不明。

“踏踏踏……”一陣腳步聲傳來。

“涼翰,涼翰,小念怎麽樣了?啊?”一個看起來三十幾歲的美豔婦女一身黑金色晚禮服,踏着十公分的高跟鞋,腳步卻絲毫不受影響,反而健步如飛,此時姣好的面容上一片焦急。她身後一個西裝革履,沉穩英俊的男人邁着沉穩而快速的步伐,面上緊繃,銳利的眸中同樣帶着一抹擔憂。

“爸,媽,小念正在搶救。”涼翰站直身子道,與婦女較爲相似的五官,微勾的桃花眼一片擔憂。

“怎麽會這樣?小念怎麽跑出刑罰室的?還倒在大馬路上?”齊蔚藍說着擔憂的眉眼瞬間變得一厲看向涼翰。

“對不起,媽,是我的冒失讓小念跑了出去。”涼翰低着頭道,面上難掩的自責。

“回去自己去刑罰室領刑。”一邊的男子沉穩中氣的聲音平穩的響起。

“是。”

“切,都是那個女人自找的,幹嘛要罰二哥?”一道還未變聲略顯青稚的男聲不屑的響起。隻見一個身影從一片陰影處緩緩的現出身形,十二三歲的模樣,一頭蓬亂可愛的短發,精緻漂亮的臉上,一雙與涼翰極爲相似的桃花眼滿是不屑,雙手插在褲兜裏,一副拽拽叛逆的模樣。

“瑭剡,她是你三姐,要尊敬。”一道平穩得沒有半點起伏的男聲響起,隻見一個和涼翰差不多的男子,一身黑色的皮質緊身衣褲,腳下一雙高筒的靴子,留着半長微卷頭發的男子緩緩的走來,隐隐的血腥味從他身上傳出,五官同樣出色帥氣,隻是面無表情到與面癱這個詞貼近。

“大哥。”瑭剡看到男子過來,頓時有禮的喊道,然後嘴裏嘀咕着,“誰有這種廢物姐姐啊,要文沒文要武沒武,比我大兩歲工作卻要我幫她承擔,還跑到布迪斯皇家學院去丢人,真是丢盡了我們羅生若家族的臉,竟然還因爲受不了刑罰而逃跑,姐姐的話,有四姐不就可以了,真是balabalabala……”

“涼禮,剛做完工作嗎?”沉穩的一家之主典治嗅到男子身上的血腥味,蹙了蹙眉問道。

“是的。父親。母親。”涼禮面無表情的喊道,然後看向涼翰,面無表情的臉上仿佛帶上了一層寒冰,“讓小念逃離家,這個月的零用錢扣押在我這裏。”那語氣依舊毫無起伏。

涼翰看着涼禮,心下一陣苦笑,他的錢到了你的口袋裏,這輩子都别想要回來了,上流社會誰都知道,羅生若家族的大公子羅生若涼禮是個面癱加死要錢,誰都别想讓他從他口袋裏掏出一毛錢。不過這次是他的不小心才讓小念跑了出去,他無話可說。

“有誰通知了爸爸嗎?”齊蔚藍突然問道。

三兄弟齊搖頭,齊蔚藍微微松了口氣,“不要告訴你們爺爺,爸爸他要是知道小念又出這種問題,隻怕……”

“隻怕什麽?”齊蔚藍話音才落,隻見一個腦後編着一條白色長辮的老人一臉嚴肅不悅的出現,銳利的眼中一片怒火。“那個丫頭丢盡了家族的臉,你們還想縱容她到什麽時候?!爲了一個男人跑到布迪斯皇家學院去,甚至連一套灰色校服都得不到也就算了!現在竟然還因爲受不了刑罰而逃跑,說出去簡直要讓天下人笑掉了大牙!”

“爸爸……小念她……”齊蔚藍急切的出聲。

“閉嘴!你當了羅生若家族這麽多年的媳婦竟然還如此心軟!回去領刑三百鞭!”

“是。”齊蔚藍低頭應道。雙手緊緊交握,不爲自己要受的三百鞭,而是擔憂在急救室中的女兒出來後要受到的懲罰。

——回憶分割——

陽光燦爛之下,美麗的偌大學院之中,一個穿着黑色校服的少女鼓着一張并不出彩的面容瞪着眼前,穿着白色校服的看起來如同百合一般清純柔弱的少女。

“羅生若悠然!你擺着這一副模樣給誰看?!”少女氣急敗壞的模樣把她本就不出色的五官扭曲得越發的猙獰——羅生若悠念,羅生若家族上千年曆史以來第一個女孩,一出生便受盡了萬千矚目,萬千期待,然而這本該是天之驕女,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少女卻絲毫沒有繼承到羅生若家族的資質天賦,就連容貌在兩個哥哥和一個弟弟中也顯得如同小草一般蒼白無力。讓本來期待萬分的十三爵都失望萬分。

“我……我沒有,姐姐,你不要生氣了,小然不是故意的……”嬌弱的小美人低頭委屈的哽咽着——羅生若悠然,是真正的衆人眼中折翼的天之驕女,如果說羅生若悠念是醜陋的野鴨子,那麽羅生若悠然便是真正的白天鵝。

“你還狡辯,明明是你跟我說單姜恒喜歡黑薔薇的,明明是你跟我說他喜歡我的,憑什麽我付出一切之後,得到好處的人是你,而不是我?!你知道我爲了得到黑薔薇險些死掉嗎?羅生若悠然,沒想到啊,原來你心機這麽深,這麽多年我白信你,白疼你了!”

羅生若悠然委屈的擡頭,看着羅生若悠念身後越來越靠近的人影,眼中的淚扒拉扒拉的落下,嬌弱的面容下,說出的卻是惡毒的話語,“姐姐,你在怪誰?明明是你自己沒用,不是嗎?”

“你說什麽?!”羅生若悠念瞪大雙眼,氣急了上去推了她一把,卻不料羅生若悠然仿若受到什麽嚴重的沖擊一般,猛地倒退狠狠的撞在一棵樹上,臉色驟然煞白。

斂下的眸中閃過一抹恨意。

天不遂人意,白天鵝雖美,卻隻是因爲在母親肚子裏多呆了兩分鍾而身體帶有一星半點的先天性缺陷,體弱得多,所以本該隻有她得到的寵愛被這一個廢物給平分了去,這一次,她一定要把羅生若悠念趕出羅生若家族,公主,她一個就夠了!

“你……”羅生若悠念看了看自己的雙手,有些呆怔的看着倒在地上的羅生若悠然,她沒用力啊。

“羅生若悠念!”不等羅生若悠念想出個所以然,身後一道怒火滔天的吼聲便響了起來。

時間定格,快速轉動,黑暗的地下室,血腥味濃重的刑罰間,鞭子無情的落下,妹妹假意的求情,一雙雙看不出情緒的冷漠又複雜的眼眸……

“我沒有錯!我就是沒有錯,憑什麽我要跟她道歉?!憑什麽我要接受這些懲罰?!爲什麽不相信我的話?你們就是喜歡那個隻有臉蛋搶我喜歡的人的賤人!惡心,太惡心了,你們一個個都讓我覺得惡心!有本事就打死我,否則我會一輩子,永永遠遠的詛咒你們——”

------題外話------
-_-!思-_-!兔-_-!在-_-!線-_-!閱-_-!讀-_-!
新坑~求支持喲~!PS:前面五章爲過度,可能引不起親想看下去的心,但是請堅持多看兩章,蘋果保證會讓你覺得至少還不錯~!麽!

神秘異世 002 穿越少女

天空湛藍得如同水洗過的藍寶石桌面,泛着盈盈的水光,透徹水亮。

春風吹拂着細細的柳條,吹得細細的柳絮伴随着粉白色的櫻花漫天飛揚,在藍色的天空下映出夢幻般的色彩。

一片大大的長滿狗尾巴草的草地上,一抹白色的身影在草間若隐若現。

鋪在草間的滿地泛着幽幽光華的青絲看起來如同上好的天蠶絲,小小精緻完美的鵝蛋臉上,比櫻花瓣還要美麗誘人的雙唇泛着盈盈誘人的光澤,小巧透着粉色的瓊鼻,輕嗑的眼簾下兩排小刷子似的濃密的睫毛,沒有絲毫的瑕疵的五官,精緻得如同放在櫥窗中最爲珍貴的手辦娃娃,讓人遐想那閉着的眼簾掀開之時會有什麽竟然的景象。

她在睡覺?不,其實她是在閉着眼睛發呆。

一般人穿越的第一件事是做什麽?看看是身穿還是魂穿,然後想想自己是怎麽穿的,被車撞死了還是很狗血的遇上穿越之神了,再然後也會想想自己現在是什麽身份,一天三餐該怎麽來等等等等……

而,藍影穿來的第一件事:看天,天空很藍,萬裏無雲,貌似不會下雨;看地,都是草,還算挺幹淨,蟲蟲很乖不會跑到她身上;看四周,沒人,不會有人來打擾,然後躺下睡覺。

以上,花了不到三秒鍾的時間。

話說藍影爲何這麽淡定?時間倒帶到十五分鍾前,她那因爲有劃破空間能力的,各個世界到處跑的死黨突然跑回來打斷她的遊戲,然後一本正經的告訴她她戀愛了,愛上了一個雷打不動的有向面癱發展趨勢的悶騷男。

於是藍影把她教訓了一頓,結果她那本來乖巧聽話(……?)死黨竟然在回去那個玄天大陸的時候笑得很奸詐的道:“嘛嘛~藍影啊,我突然發現總是被你教訓卻不反抗很不符合我的風格耶~。”

接下來就是一個十五分鍾的時空隧道過程。

於是,統稱——由於死黨被壓製太久而爆發反抗造成的穿越。

以上,就是藍影穿越原由。

至於自己所在的世界是個什麽樣的世界,玄幻大陸、妖魔大陸還是古代異世大陸神馬的,怎麽可能比得上睡覺重要呢?
 

突然,藍影的耳朵微微動了動,有腳步聲,步伐不



隻因那是瑞比斯公國,甚至整個世界最特别的暗黑存在,無視所有法律、無視所有道德、隻要有足夠的錢就接受任何殺人生意的,羅生若家族,著名的殺手家族。

手術室門重重關閉,走廊上所有聲音都回歸靜籁,隻剩下一個年輕的男子倚在牆邊,中性柔和的五官極其俊俏,微挑的眼角帶着一絲魅惑,薄薄性感的唇可見其是一個薄情而花心的人,隻是此時斂下的眸中一片晦澀不明。

“踏踏踏……”一陣腳步聲傳來。

“涼翰,涼翰,小念怎麽樣了?啊?”一個看起來三十幾歲的美豔婦女一身黑金色晚禮服,踏着十公分的高跟鞋,腳步卻絲毫不受影響,反而健步如飛,此時姣好的面容上一片焦急。她身後一個西裝革履,沉穩英俊的男人邁着沉穩而快速的步伐,面上緊繃,銳利的眸中同樣帶着一抹擔憂。

“爸,媽,小念正在搶救。”涼翰站直身子道,與婦女較爲相似的五官,微勾的桃花眼一片擔憂。

“怎麽會這樣?小念怎麽跑出刑罰室的?還倒在大馬路上?”齊蔚藍說着擔憂的眉眼瞬間變得一厲看向涼翰。

“對不起,媽,是我的冒失讓小念跑了出去。”涼翰低着頭道,面上難掩的自責。

“回去自己去刑罰室領刑。”一邊的男子沉穩中氣的聲音平穩的響起。

“是。”

“切,都是那個女人自找的,幹嘛要罰二哥?”一道還未變聲略顯青稚的男聲不屑的響起。隻見一個身影從一片陰影處緩緩的現出身形,十二三歲的模樣,一頭蓬亂可愛的短發,精緻漂亮的臉上,一雙與涼翰極爲相似的桃花眼滿是不屑,雙手插在褲兜裏,一副拽拽叛逆的模樣。

“瑭剡,她是你三姐,要尊敬。”一道平穩得沒有半點起伏的男聲響起,隻見一個和涼翰差不多的男子,一身黑色的皮質緊身衣褲,腳下一雙高筒的靴子,留着半長微卷頭發的男子緩緩的走來,隐隐的血腥味從他身上傳出,五官同樣出色帥氣,隻是面無表情到與面癱這個詞貼近。

“大哥。”瑭剡看到男子過來,頓時有禮的喊道,然後嘴裏嘀咕着,“誰有這種廢物姐姐啊,要文沒文要武沒武,比我大兩歲工作卻要我幫她承擔,還跑到布迪斯皇家學院去丢人,真是丢盡了我們羅生若家族的臉,竟然還因爲受不了刑罰而逃跑,姐姐的話,有四姐不就可以了,真是balabalabala……”

“涼禮,剛做完工作嗎?”沉穩的一家之主典治嗅到男子身上的血腥味,蹙了蹙眉問道。

“是的。父親。母親。”涼禮面無表情的喊道,然後看向涼翰,面無表情的臉上仿佛帶上了一層寒冰,“讓小念逃離家,這個月的零用錢扣押在我這裏。”那語氣依舊毫無起伏。

涼翰看着涼禮,心下一陣苦笑,他的錢到了你的口袋裏,這輩子都别想要回來了,上流社會誰都知道,羅生若家族的大公子羅生若涼禮是個面癱加死要錢,誰都别想讓他從他口袋裏掏出一毛錢。不過這次是他的不小心才讓小念跑了出去,他無話可說。

“有誰通知了爸爸嗎?”齊蔚藍突然問道。

三兄弟齊搖頭,齊蔚藍微微松了口氣,“不要告訴你們爺爺,爸爸他要是知道小念又出這種問題,隻怕……”

“隻怕什麽?”齊蔚藍話音才落,隻見一個腦後編着一條白色長辮的老人一臉嚴肅不悅的出現,銳利的眼中一片怒火。“那個丫頭丢盡了家族的臉,你們還想縱容她到什麽時候?!爲了一個男人跑到布迪斯皇家學院去,甚至連一套灰色校服都得不到也就算了!現在竟然還因爲受不了刑罰而逃跑,說出去簡直要讓天下人笑掉了大牙!”

“爸爸……小念她……”齊蔚藍急切的出聲。

“閉嘴!你當了羅生若家族這麽多年的媳婦竟然還如此心軟!回去領刑三百鞭!”

“是。”齊蔚藍低頭應道。雙手緊緊交握,不爲自己要受的三百鞭,而是擔憂在急救室中的女兒出來後要受到的懲罰。

——回憶分割——

陽光燦爛之下,美麗的偌大學院之中,一個穿着黑色校服的少女鼓着一張并不出彩的面容瞪着眼前,穿着白色校服的看起來如同百合一般清純柔弱的少女。

“羅生若悠然!你擺着這一副模樣給誰看?!”少女氣急敗壞的模樣把她本就不出色的五官扭曲得越發的猙獰——羅生若悠念,羅生若家族上千年曆史以來第一個女孩,一出生便受盡了萬千矚目,萬千期待,然而這本該是天之驕女,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少女卻絲毫沒有繼承到羅生若家族的資質天賦,就連容貌在兩個哥哥和一個弟弟中也顯得如同小草一般蒼白無力。讓本來期待萬分的十三爵都失望萬分。

“我……我沒有,姐姐,你不要生氣了,小然不是故意的……”嬌弱的小美人低頭委屈的哽咽着——羅生若悠然,是真正的衆人眼中折翼的天之驕女,如果說羅生若悠念是醜陋的野鴨子,那麽羅生若悠然便是真正的白天鵝。

“你還狡辯,明明是你跟我說單姜恒喜歡黑薔薇的,明明是你跟我說他喜歡我的,憑什麽我付出一切之後,得到好處的人是你,而不是我?!你知道我爲了得到黑薔薇險些死掉嗎?羅生若悠然,沒想到啊,原來你心機這麽深,這麽多年我白信你,白疼你了!”

羅生若悠然委屈的擡頭,看着羅生若悠念身後越來越靠近的人影,眼中的淚扒拉扒拉的落下,嬌弱的面容下,說出的卻是惡毒的話語,“姐姐,你在怪誰?明明是你自己沒用,不是嗎?”

“你說什麽?!”羅生若悠念瞪大雙眼,氣急了上去推了她一把,卻不料羅生若悠然仿若受到什麽嚴重的沖擊一般,猛地倒退狠狠的撞在一棵樹上,臉色驟然煞白。

斂下的眸中閃過一抹恨意。

天不遂人意,白天鵝雖美,卻隻是因爲在母親肚子裏多呆了兩分鍾而身體帶有一星半點的先天性缺陷,體弱得多,所以本該隻有她得到的寵愛被這一個廢物給平分了去,這一次,她一定要把羅生若悠念趕出羅生若家族,公主,她一個就夠了!

“你……”羅生若悠念看了看自己的雙手,有些呆怔的看着倒在地上的羅生若悠然,她沒用力啊。

“羅生若悠念!”不等羅生若悠念想出個所以然,身後一道怒火滔天的吼聲便響了起來。

時間定格,快速轉動,黑暗的地下室,血腥味濃重的刑罰間,鞭子無情的落下,妹妹假意的求情,一雙雙看不出情緒的冷漠又複雜的眼眸……

“我沒有錯!我就是沒有錯,憑什麽我要跟她道歉?!憑什麽我要接受這些懲罰?!爲什麽不相信我的話?你們就是喜歡那個隻有臉蛋搶我喜歡的人的賤人!惡心,太惡心了,你們一個個都讓我覺得惡心!有本事就打死我,否則我會一輩子,永永遠遠的詛咒你們——”

------題外話------
-_-!思-_-!兔-_-!在-_-!線-_-!閱-_-!讀-_-!
新坑~求支持喲~!PS:前面五章爲過度,可能引不起親想看下去的心,但是請堅持多看兩章,蘋果保證會讓你覺得至少還不錯~!麽!

神秘異世 002 穿越少女

天空湛藍得如同水洗過的藍寶石桌面,泛着盈盈的水光,透徹水亮。

春風吹拂着細細的柳條,吹得細細的柳絮伴随着粉白色的櫻花漫天飛揚,在藍色的天空下映出夢幻般的色彩。

一片大大的長滿狗尾巴草的草地上,一抹白色的身影在草間若隐若現。

鋪在草間的滿地泛着幽幽光華的青絲看起來如同上好的天蠶絲,小小精緻完美的鵝蛋臉上,比櫻花瓣還要美麗誘人的雙唇泛着盈盈誘人的光澤,小巧透着粉色的瓊鼻,輕嗑的眼簾下兩排小刷子似的濃密的睫毛,沒有絲毫的瑕疵的五官,精緻得如同放在櫥窗中最爲珍貴的手辦娃娃,讓人遐想那閉着的眼簾掀開之時會有什麽竟然的景象。

她在睡覺?不,其實她是在閉着眼睛發呆。

一般人穿越的第一件事是做什麽?看看是身穿還是魂穿,然後想想自己是怎麽穿的,被車撞死了還是很狗血的遇上穿越之神了,再然後也會想想自己現在是什麽身份,一天三餐該怎麽來等等等等……

而,藍影穿來的第一件事:看天,天空很藍,萬裏無雲,貌似不會下雨;看地,都是草,還算挺幹淨,蟲蟲很乖不會跑到她身上;看四周,沒人,不會有人來打擾,然後躺下睡覺。

以上,花了不到三秒鍾的時間。

話說藍影爲何這麽淡定?時間倒帶到十五分鍾前,她那因爲有劃破空間能力的,各個世界到處跑的死黨突然跑回來打斷她的遊戲,然後一本正經的告訴她她戀愛了,愛上了一個雷打不動的有向面癱發展趨勢的悶騷男。

於是藍影把她教訓了一頓,結果她那本來乖巧聽話(……?)死黨竟然在回去那個玄天大陸的時候笑得很奸詐的道:“嘛嘛~藍影啊,我突然發現總是被你教訓卻不反抗很不符合我的風格耶~。”

接下來就是一個十五分鍾的時空隧道過程。

於是,統稱——由於死黨被壓製太久而爆發反抗造成的穿越。

以上,就是藍影穿越原由。

至於自己所在的世界是個什麽樣的世界,玄幻大陸、妖魔大陸還是古代異世大陸神馬的,怎麽可能比得上睡覺重要呢?
 

突然,藍影的耳朵微微動了動,有腳步聲,步伐不

商業贊助
發文數:1
發表時間:2017-08-20 13:34:51
更新時間:2017-08-20 13:3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