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師 高薪的背後…

Mem116482

HOOK


發文數:21569

發表時間:2007-09-09 15:07:00 +0800

機師 高薪的背後…

【經濟日報╱記者劉芳妙、郭維邦】 2007.09.09 04:29 am

中華航空波音737-800機隊總機師薛安盛,半年後將滿50歲,從空軍飛行員轉到民航業,飛過越洋的波音747大飛機,也曾多次擔任總統專機任務。

長榮航空波音777客機副機師陳陽剛上線三個月,今年26歲,銘傳大學法律系畢業,三年前退伍決定報考長榮自訓機師時,對航空概念一片空白。

年齡、背景和資歷都不同,卻同處民航機師這個眾人欣羨的高薪行業,同時兩人對機師應具備的特質看法一致,也就是不管年齡或資歷,最重要的是「自律」,因為機師是一個必須「嚴謹自律」的行業。

除了自律甚嚴,機師也是把關嚴謹的行業,同樣都是「師」,律師和醫師只要考試通過,執照用一輩子,機師卻是每半年就要接受飛航體檢和專業技能檢定,任何一關沒有通過就要停飛。薛安盛說:「如果你只為薪水來,會有很大的挫折。」

外界都羨慕機師的高待遇,薛安盛認為,待遇要看年資、機種和職務,每個月從10萬元出頭到40 萬元都有,但「高薪」的背後卻有相對的付出。

尤其在家庭方面很難兼顧,薛安盛說:「暑假旅遊旺季,不能陪妻子小孩出國玩,都是載別人全家出國。」尤其在飛747長程飛機時,在家時間太少,寶貝兒子在周記上封他為「床上英雄」,讓他覺得很無奈。「因為兒子醒時我在睡,回家時他已經入睡」,兒子看到的爸爸都是在睡覺。

陳陽才剛上線三個月,而且又是步入社會的第一份工作,薪資是不是如外面說的20萬元,他聳聳肩微笑帶過,因為他無法廣泛做比較,但知道比大學同學多,但是工作後,媽媽開始抱怨他在家的時間變少了。

陳陽是誤打誤撞,進入機師這一行,退伍時原本想補習考個公職人員,當時看到機師招考開放近視度數限制,近視600度的陳陽決定一試,報考長榮航空自訓機師,69年次的陳陽說:「自己年輕,大不了失敗了再重來,至少給自己一個夢。」

每個行業都有職業病,機師也不例外,陳陽才剛上線,最難克服的還是時差,至於「老鳥」的薛安盛感受比較深,因為每半年就要體檢,很清楚自己健康狀況。

由於長期飛行容易疲勞,機師體檢表中,最常見的赤字就是肝指數過高,而且在高空中紓解疲勞的方式就是吃,因此,三酸甘油脂的指數也不低。

看到薛安盛壯碩的體型,看得出他平時很注重運動及保養,因為「我們一直接受考驗,平常還要保養身體和維持專業技能,飛長線多賺的錢,可能都用在保養」。

近年有愈來愈多年輕人加入機師行列,希望一圓飛行夢,在華航及長榮機隊中,除了運輸相關背景出身的人才外,也有高科技工程師半路轉換跑道;有念獸醫系的、戲劇系、農藝系,還有美國專業芭蕾舞團的舞者,甚至愈來愈多女性報考,打破外界對機師既有的陽剛及刻板印象。

長榮航行本部航員管理部經理許平說:「飛航是一個事業,不只是一份工作。」一語道出機師行業要求的穩定及忠誠度特質。

許平表示,學歷不代表飛行的學識,各種行業的人才,只要有興趣想進入飛行員這行業,經過培訓課程,都有機會加入機師陣容。例如陳陽經過兩年八個月的課程,通過相關檢定拿到執照,即以副機師身分進入波音777客機駕駛艙。

薛安盛認為,除了能力外,個性最好不要太內向,反應力要強、協調性佳,雖然聽來不易,但航空公司的訓練課程,就是要教機師方法,達到上述目標。

陳陽說:「積極的心也很重要。」因為飛行過程常會遇到氣候、人、機械等不可預期的變數,隨時隨地都要精進技能面對挑戰。

近幾年全球航空業對於飛行人員需才孔急,華航及長榮累計都已投入數億元,提高自訓機師比重,因為一個人才養成,投資金額至少200萬至700萬元,因此每位自訓機師至少都要簽下15年至20年的合約,也讓機師受限合約的時間,遠多於其他行業。

【2007/09/09 經濟日報】@ http://udn.com/
HOOK 於 2007-09-09 15:07:00 +0800 修改文章內容

留言(4)

  • Mem116482

    HOOK

    民航機師 大陸掀搶人大戰

    【經濟日報╱記者郭維邦、劉芳妙】 2007.09.09 04:30 am

    全球經濟復甦後,大陸、印度和阿聯等國展現經濟新興國家的氣勢,但所培訓的民航機師不敷所需,包括台灣在內,許多國家機師已經成為被挖角的對象。

    十多年前台灣經濟成長達到高峰時,國內外航線機場旅客年年創新高,但機師培訓不及,來自歐美的機師源源不斷進入台灣,有些航空公司外籍機師比重甚至超過三成。

    中國民航總局最近的一項預估指出,2010年時,大陸的民航機數量達到約1,550架,去年底是1,039架,估計還需要有6,500位機師,才能滿足需求,不算培訓成本,以培養一位機師需要二至三年時間,已經緩不濟急。

    深圳航空最近就引進一批巴西籍民航機師,幫忙開飛機,暫解機師不足窘境,可以看出大陸民航機師真的很缺,而且待遇已經快速追上世界平均水準。

    兩年前,大陸四川航空也錄用原在復興航空服務的台灣機師,去年台灣航空業者配合轉投資事業需求,技術「調度」具有第三國籍機師到大陸開飛機,台灣民航業每年都在招募自訓機師,現在卻成為機師出口地。

    從另一個角度看,台灣機師到國外當機師是另一種人生選擇,有的是合約滿期想換不同企業,有的是提早布局未來更安定的工作環境,於是近年特缺民航機師的南韓韓亞航空、阿酋航空和大陸,都有台灣機師的蹤影。

    長榮航空航員管理部經理許平說,台灣機師現有各項待遇,是比大陸要高一些,但未來五年和各國相比可能會偏低,大陸的工作環境對台灣機師最有吸引力,原因在於當地消費水準還是比台灣低,而且還有配房子。

    在眾多機師來源中,台灣機師雖然不一定是大陸發展民航業的優先選擇,卻是台灣民航機師優先考慮的選擇,因為機師是國際行業,只要有相關執照,沒有不良紀錄,儘管台灣民航業目前處於低迷,民航機師卻一樣可以行遍天下。

    【2007/09/09 經濟日報】@ http://udn.com/

  • Mem116482

    HOOK

    叢麗芳一念之差 空服員變飛行員

    【經濟日報╱記者 劉芳妙、郭維邦】 2007.09.09 04:30 am

    和所有年輕美眉一樣,遠航副機師叢麗芳唸書時的志向,就是成為空姐,環遊世界。中國海專畢業後,她跑遍各家航空公司的考場,考了不下十次,就在她正準備到空軍官校報到時,收到長榮空姐的錄取通知,一念之差,她的人生從後艙的空服員,變成前艙的飛行員。

    半年前,叢麗芳結束13年的軍旅生活,從空軍官校退伍,看到遠航招考機師,決定順勢轉換跑道,現在她是遠航的副機師。

    叢麗芳是空軍官校第二期女性飛行專科班的學員,遠航第二位女飛行員,也是台灣第二位空軍轉成民航的女機師,她笑說,她的人生和「2」這個數字很有緣。

    當年放棄當空姐,叢麗芳解釋,因為考空姐考得很辛苦,同是軍人出身的爸爸,剛好看到報紙上刊登空軍官校招考公告,鼓勵她報考,促成她加入飛官的行列。

    叢麗芳說,人生的轉折,如同廣告詞—「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她回憶當時到空軍空校報到時,當時的教官告訴她,飛行是難得的經驗,很多人終其一生都不會有這樣的機緣,那時她內心澎湃,決定放手一搏。

    叢麗芳瀟灑地說:「大不了失敗被淘汰,再回去考空服員。」當年和叢麗芳一起跑遍各大考場的同學,如今都已經是各航空公司的座艙長,一個念頭轉換,人生際遇從此大不同。

    83年空軍官校畢業後,叢麗芳被分派到屏東開機運輸機,在飛行員這麼陽剛的行業裏,叢麗芳的性別總是特別凸顯,她不諱言地說,從進空軍官校起,男性教官或同袍,多少都會因為她的性別,質疑「妳可以嗎?」

    面對周遭「異」樣的眼光,她也很直接的對教官說:「在機艙裏不要把我當女生,我和你是一樣的。」叢麗芳以能力化解外界的問號,證明女性在飛行這領域表現不比男性差,甚至更好。

    雖然在職場上力求性別平權,但私下叢麗芳仍不時顯露女性特質,例如長年在烈日高空下飛行,叢麗芳的皮膚還是很白晰,她笑笑的說:「我都有擦防曬乳液,而且防曬係數高達90。」

    叢麗芳表示,這麼高係數的進口品牌防曬乳,只有皮膚科通路買得到,一般開架式通路最高係數只有60。女人愛美的天性,飛上青天還是一樣。

    除了父母和先生,現在女兒也是支持叢麗芳飛行的最大動力,因為小女兒的志願,就是長大後,也能和爸媽一樣成為飛行員。

    【2007/09/09 經濟日報】@ http://udn.com/

  • Mem116482

    HOOK

    機師的風光 用生命換來的

    【經濟日報╱記者郭維邦、劉芳妙】 2007.09.09 04:30 am

    駕駛全球民航機師最缺的空中巴士A320客機,復興航空正機師宮翎豈說:「機師這行業就像玻璃杯,外界看是外表亮麗,但弄破就什麼都沒了。」

    宮翎豈最近幾年開國內線總是有幾分失落感,雖然明瞭旅客數減少是非戰之罪,幾年前他也動過心要到對岸開飛機,但考慮到照顧家庭的重責大任,還是決定留在台灣。

    宮翎豈不認同外界對機師只有高薪的表面印象,「只有同行才知道機師被認為是高薪的背後,要付出多少代價和承受多少壓力」,因為「錢是生命換來的」。

    由於在學校主修機械,進入機師領域並不在原先的規劃,85年時,女朋友(現在已經是妻子)看到復興航空登報徵自訓機師,26歲的他想想:「雖然對民航機一點概念都沒有,但厭倦了擺地攤跑警察的日子就去報名,沒想到被錄取,還送到國外學飛行。」

    在報名前,宮翎豈不僅擺過地攤,還推銷過納骨塔,也賣過裕隆汽車發電機。相較之前工作不固定、收入不高,擔任機師十多年,宮翎豈認為,這份薪水比一般人高,但也承擔更多的責任和壓力,平常還要不斷進修,並保持身體健康狀況及飛行技巧,才能保有適航資格。

    宮翎豈說:「開飛機並不難,誰都可以當機師,但最重要的就是守紀律、守規矩,製造商、公司、民航局等單位的規定全部要遵守。」

    飛行十年,宮翎豈因為飛的是區域型客機,不只在國內飛,也飛鄰近的國外航點,他表示,「由於要不時研讀國外專業資訊,有很好的國際觀,但機師生活的世界真的很狹小」。

    宮翎豈強調,民航機師的自律非常重要,一架飛機上的旅客和機組員,每個人的背後都有一個家庭,機師的責任就要把飛機和乘員安全送到目的地,也因為這個最高原則,機師更要好好管理自己。

    目前全球最缺A320客機機師,宮翎豈幾年前曾經被挖角到四川航空擔任機師,雖然條件不錯,但當時父親需要照顧,因此毫不考慮謝絕邀請。

    宮翎豈不後悔留在台灣的決定,但看到國內市場的班次和旅客量一直下降,心中總不是滋味,「以前飛機從機坪後推平均要等12分鐘排隊才能起飛,現在是後推不用排隊三分鐘,就拉起機頭起飛」。

    【2007/09/09 經濟日報】@ http://udn.com/